正在閱讀
竹中直人與大河劇《秀吉》

竹中直人與大河劇《秀吉》

……當時三十八歲的我其實很不安,畢竟多少被認定是個別具特色的演員,所以無論演出什麼作品,得到的回應都是「Cut !OK!」、「Cut !OK!」,這種感覺真的很恐怖。這樣下去好嗎?必須做些更有挑戰性的工作才行吧?什麼是有挑戰性的工作呢?譬如,一年內只挑戰一個角色嗎?
成為人生轉機的作品
周防正行導演的《談談情跳跳舞》,以及大河劇《秀吉》可說是我人生轉機的作品。我在《秀吉》這齣大河劇裡飾演主角豐臣秀吉,「毋須擔憂!」這句台詞也成了流行語;我從未想過自己竟然能得到世人的普遍認同。
雖然我不清楚用「轉機」這詞來形容是否貼切,總之就是得到世人的肯定囉!但因為還是有不少人沒看過這齣戲,所以對於這些人來說,也沒什麼感覺就是了。總覺得自己「應該不可能和暢銷之作沾邊」,所以能演出這種作品可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我自己也很詫異;加上《談談情跳跳舞》與《秀吉》恰巧同一年推出,遂成了一大話題。
記得當年我聽聞《談談情跳跳舞》叫好又叫座時,忍不住和哭喊著:「人家不想上電視和電影啦∼」的女兒一起去電影院觀賞。沒想到售票口前還真的大排長龍,我真的很驚訝;而且因為怕被認出來,我們還故意站在柱子旁有點隱密的地方排隊。
沒想到突然被一位歐巴桑怒吼:「你到底是要排還是不排啊?不要站得那麼外面啦!」而且還是當著我女兒面前這麼說,害我真的好窘(笑)。
我被大河劇《秀吉》相中擔綱主角的前一年,我受中村勘九郎(故.十八代勘三郎,1955-2012,歌舞伎演員、男演員,屋號為「中村屋」)之邀,參與演出東京電視台的十二小時時代劇《豐臣秀吉 奪得天下!》(1995 年),飾演德川家康,當然秀吉是由勘九郎先生擔綱。沒想到隔年自己竟然能演出秀吉,實在無法想像。
當時三十八歲的我其實很不安,畢竟多少被認定是個別具特色的演員,所以無論演出什麼作品,得到的回應都是「Cut !OK!」、「Cut !OK!」,這種感覺真的很恐怖。這樣下去好嗎?必須做些更有挑戰性的工作才行吧?什麼是有挑戰性的工作呢?譬如,一年內只挑戰一個角色嗎?
但是一年只演一個角色,實在太痛苦了,有其他作法嗎?對了⋯⋯在NHK大河劇挑大樑,但是鼎鼎有名的NHK 怎麼可能會找我演主角⋯⋯我在前往工作途中的車子上,思索著這些事。
沒想到幾天後,居然夢想成真。經紀公司聯絡我:「NHK 說要找你擔綱大河劇的主角。」不可思議的衝擊侵襲我。
「我想打破大河劇的傳統框架」
當我聽聞自己要演秀吉時,腦中立刻浮現緒形拳先生,因為小學時看過緒形先生演出的大河劇《太閣記》,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沒想到三十年後,我居然能飾演秀吉。
聽說《秀吉》這齣大河劇的製作人力排眾議推薦我,「這角色非竹中先生莫屬!」。
起初我的想法是難得有此大好機會,乾脆打破大河劇的傳統框架,創造嶄新的大河劇風格。
這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我想打破自己在大河劇傳統框架中感受到的東西,於是我在神樂坂和西村先生、編劇竹山洋(1946-,編劇。代表作品有電視劇《秀吉》、《天花》)先生,以及這齣戲的製作人開會時,我告訴他們:「我想將秀吉塑造成情緒超嗨,又邋遢的男人。」順利得到在座所有人的認同。「可是一年很長哦!會很辛苦喔!」雖然有人這麼提醒。總之,感覺這一年自己會光速成長,僅僅是一瞬間的事。
在《軍師官兵衛》再扮秀吉
《秀吉》播出後,收視率節節攀升,拍攝現場氣氛也越來越高漲,才會發生意想不到的事。
就像松田優作先生的電視劇《探偵物語》(1979 ∼1980 年)的預告片旁白是由我擔綱,《秀吉》的預告片旁白也是由我負責。因為那年正值東京奧運,所以拍了一段告知下週暫停播放一次的預告片。只見拿著日之丸國旗的秀吉突然現身,邊揮著國旗,邊說:「下週的《秀吉》因為轉播奧運賽事,所以暫停一次!晚安!加油日本!」而且還以秀吉聽到信長死於本能寺之變時,一臉驚怔的樣子劃下句點。
不知《秀吉》這齣大河劇為何允許這般惡搞呢?我想,八成是因為收視率不錯的緣故吧!
從那之後過了十八年,當《軍師官兵衛》(2014 年)邀請我再次飾演秀吉時,我真的很開心。基本上,大河劇的英雄都是掌權者。我認為英雄正因為有朝一日會失勢,所以才是英雄。
《軍師官兵衛》裡的秀吉
當我來到久違的大河劇拍攝現場,梳化好秀吉的裝扮時,「哇喔!這種感覺!」頓時進入狀況,也許是因為有什麼東西滲進自己的體內吧!被一種難以言喻的興奮包覆。這齣戲和當年的《秀吉》一樣,也是由秀吉還穿著兜襠布的時候開始演起,雖然這種感覺令人懷念,「哇!我老囉!」卻也不免心生感慨,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笑)。
我想將在《秀吉》無法表現的東西,在《軍師官兵衛》再表現一次,但這次描述的是黑田官兵衛的故事,所以也不能做得太過火。我起初還有點收斂,但從後半段開始,前川洋一(1958-,編劇。代表作品有電視劇《不沈的太陽》、《下町火箭》等)先生寫出在《秀吉》一劇中,沒有表現出來的獨裁者秀吉。
使壞的秀吉,看得令人血脈賁張啊!逐漸墮落的秀吉。儘管屢遭觀眾批評「又來了!」、「真是夠了!」但我覺得還不夠,想將更多東西傾注在這角色上。秀吉在「聚樂第」(秀吉晚年居住的宅邸)度過晚年時光,臨終前的他躺在床上做了個夢;年輕時的秀吉跳舞著,突然出現許許多多慘遭他殺害之人的鬼魂,他嚇得不停發抖,發狂似的跳舞⋯⋯。
還有秀吉與利休(1522-1591,千利休是日本戰國時代到安土桃山時代的商人、茶人,一代茶宗師)之間的互不相讓,本能寺之變其實是出自利休與秀吉聯手的詭計,我想再次挑戰這樣的晚年秀吉,因為六十二歲去世的秀吉和現在的我年齡相近囉!

竹中直人
1956年,生於神奈川縣。畢業於多摩美術大學視覺設計科。以演員、電影導演、歌手等身分,活躍於各領域。
除了1991年以初執導筒的處女作《無能之人》,榮獲第48屆佛羅倫斯國際電影節國際評審團獎、第34屆藍絲帶獎男主角之外,亦以自身執導、演出的作品獲獎無數。
更多內容請見《演員還是別太出色比較好》
竹中直人( 3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