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藝術與神湯,道後温泉の卷
Dark Light
Dark Light

藝術與神湯,道後温泉の卷

2014年時,為慶祝愛媛縣松山市的道後溫泉本館改建120周年,催生了首屆道後藝術季,至2015年更邀請擅長時尚…
2014年時,為慶祝愛媛縣松山市的道後溫泉本館改建120周年,催生了首屆道後藝術季,至2015年更邀請擅長時尚攝影的當代藝術家蜷川實花創作,讓日本最古老溫泉籠罩在瀾漫花海中,不但溫泉本館換上鮮豔花卉暖廉、商店街門口大花燈籠高高掛,就連老派的市區路面電車也挾著亂花迷眼的速度行駛。向來散發文靜氣息的愛媛松山市,忽然颳起一陣蜷川式的浮花浪蕊旋風,憑著這股高人氣,成功帶動了地域性藝術季話題。今年,道後溫泉本館及街區歛起花俏的表情,邀請日本中生代畫家山口晃作為代言人,用安靜細膩的風格來詮釋神話之湯。
道後溫泉商店街門口,經山口晃設計而成《鈴生り門》(すずなりもん)。攝影|游如伶
1969年出生於東京的山口晃,擁有東京藝術大學美術研究科繪畫專業油畫碩士學位,作品乍看如古典的「大和繪」及「浮世繪」,但若定睛細瞧玩味,便能覺察突異之處—古今庶民群像、建築及民俗風土物事同時存在畫面中,展現了精巧的畫工、構圖布局功力和奇詭有趣的跨時空魅力,這也是山口晃最具標誌性的繪畫風格。
掛於「椿館」大廳上方的三幅山口晃作品《大和撫子》(なでしこジャパン)。攝影|游如伶
作為電影《神隱少女》中「油屋」的建築參考原型而更加馳名、散發一股奇幻氛圍的道後溫泉本館,其實自遠古時代以來便傳說聯翩,最初是雙足受傷的白鷺因溫泉而得以療復,其後又有日本醫藥之神少彥名命,前往當時稱為伊予國的愛媛途中身染重病,同樣也託靈湯之福而重獲新生。就日本古籍所載,這一泓神話之湯歷來亦備受皇族喜愛。重造於1894年的道後溫泉本館為典麗氣派、樓高三層的木造建築物,一樓闢為湯泉浴池,二樓的「又新殿」稍晚於1899年完成,作為日本皇室的私密湯浴會所,室內展現了桃山時代金碧璀璨的居邸樣式,即使此刻牆面的金箔大片斑駁脫落,舊時輝煌的光澤轉為深沉黝暗,其上精細描繪的靈動的白鷺仍一隻隻振翅飛舞,散發著沒落的寧靜的貴氣。
位於愛媛縣松山市的道後溫泉本館。攝影|游如伶
三樓廊道盡頭為紀念日本文豪夏目漱石的「少爺房間」─夏目漱石於1895年赴愛媛松山市教書,這段經歷影響他創作以此地為背景的小說《少爺》,道後溫泉更是書中少爺流連之處,後人為表達對這位國民作家的敬意,便將他於道後溫泉本館下榻的房間設為紀念室。建築屋頂上的振鷺閣每日敲響晨鐘,入夜後,建築物從木質暖廉後透出燦爛燈火,暗紅閣樓燃放光芒,盤旋其上的白鷺雕刻,為三千年神話之湯誌寫一股幽異的魅力。
山口晃的作品《廄圖》(うまやず)(局部)。攝影|游如伶
今年是夏目漱石逝世一百周年,道後藝術季也由此發想,讓山口晃有如夏目漱石透過「外來者」的目光引領民眾認識這座城市。道後藝術執行委員會與周遭的溫泉旅館、商店街合作,讓山口晃的作品不但在道後溫泉本館內展出,也分別設置於街區內的9家溫泉旅館。例如「茶玻瑠」旅館大廳裡,山口晃的油畫代表作《階段遊樂圖》(かいだんゆうらくず)(2002)沿著柱體四面轉折,畫作呈現多視點的鳥瞰構圖,將各式建築空間堆疊起來,銜接成繁複曲折的階梯動線,不同時代的人物遊賞其中、擦身而過,既有獵奇的古老江湖賣藝,也有象徵工業時代的火車冒著煙氣橫衝進來。
山口晃的作品《階段遊樂圖》(かいだんゆうらくず)。攝影|游如伶
2016道後藝術季主視覺設計。(翻攝自DOGO ART 2016官網)
「道後館」旅館喫茶室的《廄圖》(うまやず)(2001)也饒富趣味,將馬廄裡一匹匹蓄勢待發的駿馬嵌合現代摩托車金屬構件,運用日本美術傳統繪畫技法創造出科幻物種,無論主題或形式,皆隱喻了日本文化古老與現代並馳的力量。除了陳設展品之外,當地也發行《山口晃道後百景》圖繪手冊,主打藝術家的私房景點,介紹值得一訪的道後勝地,而收錄於手冊的圖像之原畫,將於今年9月1日至11月20日在愛媛縣美術館展出。2016道後藝術季即日起展出至2017年8月31日止,歡迎民眾在享受療癒身心的神湯之餘,也漫步老街品味當代藝術的魅力。
游如伶 ( 37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