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李傑 SOMETHING YOU CAN’T LEAVE BEHIND

李傑 SOMETHING YOU CAN’T LEAVE BEHIND

李傑個展「SOMETHING YOU CAN’T LEAVE BEHIND」展出現場。(Massimo De …
李傑個展「SOMETHING YOU CAN’T LEAVE BEHIND」展出現場。(Massimo De Carlo畫廊提供)
已移居台北工作、生活數年的香港藝術家李傑,於5月中旬在香港Massimo De Carlo畫廊開幕睽違數年的香港個展,展覽維持一貫的詩性與曖昧語調,以十件包含投影、平面繪畫、錄像及裝置等媒材作品,講述藝術家自言的「人生總是有些不能放下的事。」一貫於展覽當地進行創作的脈絡,李傑感覺到現下的香港正被一股絕望的低氣壓壟罩、悶蒸著。做為香港公民與藝術家,他近乎嗤之以鼻地不認同藝術改變社會的說法,但也並未妄自菲薄地遁入藝術創作的空門,而是用每一次展覽,每一件作品,調和濃稠膩滯的現實,用藝術稀釋出模糊的喘息空間。「身處不論本土社會或國際地位上都每況愈下的香港,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總覺得有些事是我們不能遺忘的。我覺得人生總是有些不能放下的事。我不太確定那是什麼,那未必會是很特殊的東西。」
展覽場自成一整體,由多個場域性投影、紙本、卡紙板及木板油畫組成,每件作品都被納入整體,其獨立的意識中心,同時為己身也為他者存在,「一個展覽就是一個大構圖,每一個角落也各自有不同的構圖,影像是光源,其畫面也是構圖的一部分。」展覽中的投影作品多為靜止畫面,刻意偏離牆面中心投影,不在意漏光的隔間,自然漫射的光源也將天花板管線與逃難照明燈納入作品的氣場,這些佈展安排,部分是經過營造的隨散,部分是意外與巧合碰撞之下的成果。觀者於場中游移,身影與投影畫面交錯,在某一重疊的片刻中,看見作品,也看見自己。《This is something in my head》是一件繪畫、投影及裝置作品,投影機的光束穿過淺藍色透明塑料箱,投射出近乎靜止的影像畫面,在光暈中又掛上一件畫作,「畫面」成為穿透虛實隔層的影像,展間、投影牆、塑料箱,層層疊疊的投影,在已定義、未定義、將要定義的空間中存在著。任何遲鈍的目光都難以錯過這些「刻意」,這雙「莫名的手」與任何敘事主題或象徵意義的關係極度開放,其他作品也是如此;如果有任何話語存在,那並不是刻意要說什麼,而是這當下的時空,在欲言又止的寧靜當中,有些不起眼、微小的存在。
李傑的展覽與作品,在視覺之外,更擅於改變空間的調性;在這場展名、作品名、字句、創作自述等文字都像歌詞、詩或意識流文字的展覽中,低限的光影與清淡的圖像,藝術家刻意壓低了自我的姿態,「我的作品看的東西很小、很細微,也沒有在提醒些什麼,我覺得自己沒有這個資格;但至少我想要提醒自己,類似這種感覺,那些東西一直都在。」
呂學卿( 21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