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看不見的通道:岑龍與他的藝術

看不見的通道:岑龍與他的藝術

同樣出生於10月15日的卡爾維諾與岑龍,其看不見的城市和看不見的通道,皆讓我們體會到跳躍現實藩籬的美妙。傑作,絕不會因歲月消弭而逝去,其挑動靈魂的力量只會隨著越來越現代化的世界而越發強韌。

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所寫的《看不見的城市》(Invisible Cities,1972)是一本很了不起的文學作品。讀這本書時,總會聽到某個城市發出的奏樂聲,或是某個城市散發的香味。有時似乎聽到人群的絮叨,有時感覺自己步行在不同的城市當中……。很奇妙的卡爾維諾,他的文字堆砌出一個一個具體的時間和空間,但又跨越了虛實的分界,允許讀者多重解讀,令人讚嘆。作為岑龍藝術的研究者,我經常也從岑龍的作品中感受到閱讀卡爾維諾的奇妙感。前者利用文字表現,後者利用繪畫來表達。異曲同工之處就在於將虛實完美結合呈現,給予讀者(觀者)一個在腦海中恣意想像的精神世界。

岑龍繪畫中的人物與《看不見的城市》裡的城市一樣,其實是現實中並不具體存在的某個人,而是透過這些虛構的人物,令人重新認識過往那些似曾相識,或者是曾經熟悉過的人,又或是那些與你曾經朝夕相處的人。他塑造的人物無非是過去和現代人一些模糊的碎片,透過這些碎片重新組合成我們各自頭腦中對「人性」的認識和界定。

敏感的藝術家是人類歷史的晴雨表。大瘟疫暴發的時候,岑龍正處在疫情最初發生地武漢而被封鎖,人們恐慌且束手無策。所以他的心情時刻都受到疫情的變化影響。《殤》(2020)就是他當時心情的真實寫照。憤怒、追責、悲憐等等,一系列情緒的表現促使他創作了這件作品。他說:「我們是大自然的臣民。這埸瘟疫的到來,令我深刻思考我們是誰、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的這個問題。無辜的同胞逝去令人十分悲痛與無奈,我常常忍不住想放聲大喊一通。」他將這些感受畫在作品之中,他說:「芸芸眾生勤勞一輩子,無非是為了最基本的生存。」岑龍表達了自己對於無處不在的瘟疫的真實感受。

岑龍《殤》,油彩、畫布,120×200cm,2020。(涵藝術提供)

這幅作品透過八個人物來代表所有的老百姓,故事似乎是從右下方已經死去的中年人展開⋯⋯我們看到大眾的無助;老人失去了孩子,女人失去了丈夫,孩子失去了父親,面對突如其來的離別,他們哀痛不已,只能錯愕的叩問上蒼:「這是為什麼啊?」這是岑龍為2022年三月份即將在威尼斯蝸牛府(Palazzo Contarini del Bovolo)展開的一場學術展覽所精心繪製的第一幅巨作。《殤》讓我們再一次對「生命」進行了深思和反省,除了精神層次的高度外,為了呼應西方藝術史,畫面乍看以為是《哀悼耶穌》的內容,但卻是岑龍體驗到的獨特的人間煉獄。

《殤》創造了好幾條看不見的精神通道,既讓我五味雜陳的對畫中的人物產生了無盡的悲憐。我不禁時刻仰望星空,渴求造物的萬物之主大發慈悲,施以救贖,同時開始思索起我的生命存在的意義。

記得2019年於威尼斯馬爾他聖若望教堂所策劃展覽「蒼穹星光—岑龍和他的藝術」,其重要作品之一《蒼穹星光》(2019)裡閃亮的星光眷顧著辛勤的牧羊女,在暗夜中照亮回家的道路。抬頭仰望星空的少女感受到上蒼對她的憐愛,因而無懼大自然艱困的考驗,這就是堅定的信仰對於人性所產生的巨大影響力。岑龍為畫面營造了無所不在的光,隱藏了慈悲善良的造物者,這裡有一條通往上天、肉眼看不到的通道。

岑龍《蒼穹星光》,油彩、畫布,200×120cm,2019,於威尼斯「蒼穹星光—岑龍和他的藝術」展覽現場。(涵藝術提供)

數萬名來自世界的觀眾,非常認同岑龍作品的精神力量,所以有了2020年12月(因疫情延至2022年3月)的這一場展覽邀約—由義大利的歷史考古學家和我共同策展。除了展出岑龍的油畫創作外,還有三件從古蹟協會的藏品中挑出來的歷經數百年的出土文物,包括耶穌基督石雕,木製聖母像,以及聖母與天使像,另外還有一件非常珍貴的油畫:文藝復興晚期最偉大的藝術大師丁托列托(Tintoretto,1518-1594)的巨作《天堂》(Paradise)。丁托列托是文藝復興的大師,他神秘的色彩和在構圖中駕馭眾多人物的能力令人驚嘆,岑龍為之深受感動。而純真樸實的雕像所表現出來的宗教情懷令岑龍產生了強烈的共鳴,因此萌生了與之對話的慾望。

連結14到21世紀的橋樑正是上述的情懷,亦即純真精神的回歸和再現。岑龍認為:「這個世界無論經歷過多少變遷,對真、善、美的崇敬和執著的探索是至今恆古不變的追求。」針對這場展覽,岑龍預計完成尺幅100號以上的作品四幅,以及針對個別人物特意勾勒的40號作品12幅。除了上述《殤》外,目前已完成《追逐星光的人們》。星光是人們唯一的希望,生的希望,不應該被邪惡的力量強行剝奪。生存是人類最後的底線。岑龍認為:「人的本性是善良的,不應該被剝奪!」星光代表希望,如果連希望都沒有了,世界將會暗無天日,漆黑一團。屆時,我們將何去何從?

岑龍《追逐星光的人們》,油彩、畫布,200×240cm,2021。(涵藝術提供)

看不見的城市將我們帶入一個又一個美麗夢幻的城市,而看不見的通道則將我們帶往那一個又一個離天很近、無形的但又似乎無處不在的那一個處所。卡爾維諾說:「越是在遠方城市陌生的小區裡迷失方向,就越能了解到達該城所經過的那些城鎮。再回首追溯旅程各站,重新認識當初起航的海港和年輕時所熟悉的地方、孩提時終日奔跑過的威尼斯的小廣場和自家周圍的一切。」岑龍則說:「遠方,就是自由自在的無限寬廣天地,一片潔淨無瑕的淨土。」

岑龍《過河》,油彩、畫布,100×80cm,2021。(涵藝術提供)

這就是我想策劃的這一場展覽「看不見的通道」(Invisible Passages,註);上天的愛,人間的愛,上面的天堂,下面的人間。同樣出生於10月15日的卡爾維諾與岑龍,其看不見的城市和看不見的通道,皆讓我們體會到跳躍現實藩籬的美妙。傑作,絕不會因歲月消弭而逝去,其挑動靈魂的力量只會隨著越來越現代化的世界而越發強韌。

岑龍《酣夢》,油彩、畫布,100×80cm,2021。(涵藝術提供)

藝術家介紹

岑 龍
出生於1957年,他視繪畫為參悟生命和表達情感的方式,為了將作品內涵的情感共性擴延,在形式上摒除對現實場景的忠實刻畫,以具象手法創造出深具精神意涵的「表現主義」畫面。他凝煉出充滿個人語彙的人物造型和場景構圖,在畫面中開展「愛」、「希望」與「勇氣」等多重語境。其畫風樸實無華,筆法講究,造型嚴謹,色彩沉著厚重,極有力度。他以平實來表達抽象的深刻含義,並達到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和十分耐人尋味的目的。


 展覽「看不見的通道」(Invisible Passages)預定於2022年3月12日至4月17日在義大利威尼斯蝸牛府(Palazzo Contarini del Bovolo)展出。

林暄涵( 1篇 )

涵藝術創辦人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