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羅浮宮「萊登收藏展」 卡普蘭的黃金荷蘭

羅浮宮「萊登收藏展」 卡普蘭的黃金荷蘭

荷蘭畫派精品 萊登收藏裡畫作涵蓋的主題也是荷蘭畫派最主要的:神話和宗教畫作,以及大量的肖像畫;後者包括了「Tr…
荷蘭畫派精品
萊登收藏裡畫作涵蓋的主題也是荷蘭畫派最主要的:神話和宗教畫作,以及大量的肖像畫;後者包括了「Tronie」,是荷蘭畫派的特殊類型畫作,描寫不同社會階級、職業角色的肖像畫,例如乞丐、神父、老婦人或將對象扮著成衣著華麗的東方國王的角色,人物經常有著誇張的臉部表情,一方面練習光影在各具特色臉部的變化,一方面也是對角色衣飾的研究和繪畫技法展現。例如這次展出的《穿戴頭巾與披風的年輕人》就是個典型,由林布蘭的同窗與第一間畫室合夥人揚.立文斯(Jan Lievens)在1631年所作。畫中這位普法爾茲的魯伯王子,穿著當時荷蘭與英國皇室中流行的異國情調服裝,藍金色頭巾織品經過細膩刻畫,配上天堂鳥羽毛,顯現王子身分的華貴,然而臉上仍稚氣未脫。
具有東方情調的穿著流行在畫家手下忠實呈現。揚.立文斯《穿戴頭巾與披風的年輕人(普法爾茲的魯伯王子肖像)》.油畫.66.7×51.7 cm.約1631。© The Leiden Collection, New York
另外展覽中最大幅的一件《彌涅耳瓦》(Minerva),出自林布蘭一系列描寫神話中女神與女英雄的作品,是於1635年,畫家在阿姆斯特丹成立他的畫室時所做;目前一系列畫作分布在世界重要美術館中。彌涅耳瓦也就是雅典娜的羅馬名字,她是戰爭與智慧、藝術、醫藥、紡織女神,畫中周遭擺放的物品象徵女神掌管領域:書本、地球儀、頭盔和盾牌、華麗的織布。林布蘭將女神用慣常來表現男性知識份子的姿勢呈現,神態自信,頭戴桂冠,也根據荷馬史詩中對女神的描繪,讓她穿著她自己織的衣服、披戴美麗的披風,黑暗背景襯托下,她全身籠罩在林布蘭畫作中特有的神聖金黃色光線。
萊登收藏中最大幅的林布蘭之作,拍賣價碼卻比安迪沃荷畫作要低。林布蘭《彌涅耳瓦》.油畫.138×116.5 cm。© The Leiden Collection, New York
展出作品中當然也有幅1634年林布蘭的自畫像:林布蘭一生完成上百張自畫像,從年少到年老,有的意氣風發,也有憂傷老邁,不僅是肖像練習,也真實地記錄了他的人生境況。這一幅畫作於年輕的他迎娶嬌妻莎斯奇雅(Saskia)的那一年,雖然該是充滿自信的時候,但雙眼籠罩在圓帽產生的陰影中,觀者不易直接對視。他穿著綴有皮草邊,卻略為過時的褐色舊大衣。可能是這個形象太為落魄,畫作完成後不久,約1636、1637年間,他要求一個學生加筆改成比較好賣的樣子,改成一個穿異國華麗服裝的老人,加上皮草做的高帽。但這些改造在1950年,多數被修復師去除,好還原本來林布蘭的手筆樣貌。
林布蘭畫作在1950年修復過程中去除修改部分,才得以還原大師手筆。林布蘭《眼神在陰影中的自畫像》.油畫.71.1×56 cm.1634。© The Leiden Collection, New York
卡普蘭夫婦也在此次展覽正式贈送給羅浮宮一幅《井邊的以利以謝與利百加》(Eliezer et Rebecca au puits),由林布蘭得意門生費迪南.包爾(Ferdinand Bol)所繪的。這個捐贈緣由於2009年在凡爾賽的一次拍賣會,卡普蘭以130萬歐元買得畫作,事後才獲知原來羅浮宮當時也注意這件作品,卻沒有足夠蒐藏經費,於是大方向羅浮宮提議出借,這幅畫從2010年就開始在羅浮宮的荷蘭繪畫部門展出,直到今日正式出讓。畫作描寫聖經舊約的一景,述說阿伯拉罕希望為兒子以撒找個媳婦,所以派遣他的僕人以利以謝出發尋找;以利以謝向神禱告,要求一個提示的跡象。而井邊的年輕女子利百加提水給以利以謝喝,回應了他向上帝的禱告;利百加臉上柔和帶著憐憫的表情,似乎已接受了上帝的旨意,而這個舊約故事經常被描繪用以勸世,因為利百加在當時被視為妻子典型。費迪南.包爾是林布蘭的門生,以肖像畫出名,但也留下不少神話與宗教畫作,這張畫作中強烈的光影,還有人物間的互動關係,明顯受到林布蘭的影響。
卡普蘭夫婦藉展出機會捐贈這張描寫聖經舊約的畫作給羅浮宮。費迪南.包爾《井邊的以利以謝與利百加》.油畫.171×171.8 cm.1645-46。© The Leiden Collection, New York
關於萊登收藏
萊登收藏共有約250件油畫與素描,是圍繞在林布蘭和荷蘭黃金繪畫時期,調性非常協調一致的收藏,包括大量肖像畫以及在當時被認為是藝術最高表現形式的歷史繪畫。談起收藏的起源,卡普蘭說原本在41歲前從來沒有想過會成為收藏家或買得起林布蘭畫作,雖然幼年時第一次參觀紐約的大都會美術館時,深深受到林布蘭作品感動。他也受了妻子達芙妮(Daphne Recanati)影響,身為藝術家之女的她喜愛並收藏五○年代法國與義大利設計作品。直到2003年的一次機緣,倫敦皇家藝術學院院長羅森達爾(Norman Rosenthal)向卡普蘭說起這些荷蘭大師的作品在藝術市場上價格實在被低估了,才激起他的動機,也根據自己的喜好建立起荷蘭繪畫黃金時期的收藏方向。
卡普蘭記得買到第一張林布蘭作品時的興奮,也說這些大師之作比起當代藝術作品並不貴,他買下的《彌涅耳瓦》畫作比同星期安迪.沃荷的《綠色車禍》(Green Car Crash)拍賣出的價碼還低,也印證了羅森達爾所說。頭5年的狂熱讓卡普蘭夫婦幾乎一個星期收藏一張作品,除了林布蘭的11件作品,他們也買下200多張同時期作品,還有全世界唯—張私人收藏的維梅爾:也就是這位荷蘭畫家身後僅留下30幾幅畫作中的其中一張。
卡普蘭夫婦的收藏不冠上自己的名字,而以林布蘭的出生地萊登命名,顯現夫婦倆的低調謙遜,但更重要目的是向大師致敬。萊登位於阿姆斯特丹西南方30幾公里,在十七世紀是活躍的城市,有著名的大學和印刷工業,林布蘭出生也生長於此,直到26歲為了完成受委託的巨作《夜巡》(De Nachtwacht)才前往阿姆斯特丹發展。卡普蘭夫婦認為收藏的最大樂趣並不是掛在家裡欣賞,而是將之共享給大眾,因此萊登收藏創建以來,就已經無數次出借給歐洲、美國和日本不同機構展出。並將收藏在線上出版,高畫質照片與豐富資料,都自由供學者與大眾參閱。
餐前禱告是傳統的畫作主題,呈現一個虔誠、合諧又多產的家庭。揚.斯特恩(Jan Steen)《餐前禱告》.油畫.54.3×46 cm.1660。© The Leiden Collection, New York
傑哈.杜(Gérard D.u)是林布蘭在萊登時第一個收的門徒,擅長肖像。傑哈.杜《在畫家畫室窗邊的貓》.油畫.34×26.9 cm.1657。© The Leiden Collection, New York
卡普蘭其人
除了擁有世界上最豐富的林布蘭私人收藏,卡普蘭本身也是個非常傳奇性的人物。在英國牛津大學取得歷史博士後,他不僅依靠真知灼見成為知名的國際策略專家,也在珍稀礦業投資成功致富:1993年開始投資礦業,從南美的銀礦開始,到南非的鉑和德州的烴,在2008年經濟危機前一年,因為預感把所有股份賣掉,把賭注下在最穩定的金子上,成功避開經濟風暴影響。卡普蘭夫婦也有個不尋常的志業:保護大貓。他們在2006年創立Panthera基金會,致力於保護獅子、老虎、豹等野生動物的自然生長環境,現在基金會在全世界有超過100多個合作夥伴;2009年,卡普蘭夫婦也捐助成立在牛津大學的野生動物保護研究單位,是在大學中最出名的保護大貓中心。兩人還用女兒名字創立The Orianne Society,保護瀕臨絕種的靛藍大蛇,對動物保育的貢獻重大。
至於保護大貓和收集林布蘭畫作兩者間有什麼共通點呢?卡普蘭的回答是「都是令人窒息的美麗」。更珍貴的是,他將自己認為美好的事物用做適合的方式留存,不論是讓大貓能棲息於受保護的自然原生地,或是把藝術品收藏出借、捐贈給博物館,還有公諸於線上,讓更多人能一起分享;美麗對於卡普蘭,可說是種無私地擁有。在羅浮宮展覽之後,將有來自萊登收藏近70件作品,到北京的中國國家博物館,以及上海的龍美術館展出,讓亞洲區的觀眾們也可以把握一睹大師之作的機會。
此畫為林布蘭所作一系列關於五感的作品之一。林布蘭《無意識的病人(味覺的寓言)》.油畫.21.6×17.8 cm.1624-1625。© The Leiden Collection, New York
2017年春季在羅浮宮舉行一系列十七世紀荷蘭黃金時期繪畫的展覽,除了維梅爾大展外,就屬於美國收藏家湯馬斯.卡普蘭的「萊登收藏展」最值得注目了。全世界只有35件林布蘭作品屬於私人收藏而非位於博物館中,其中的11件就在卡普蘭的萊登收藏之中,是私人收藏中最豐富的;此次盡數在羅浮宮展出,讓觀眾一睹為快。此外也挑選了同樣是萊登地區重要藝術家的30幾件油畫與素描作品,許多出自林布蘭的門下,更清楚顯現這位荷蘭大師的影響。
美國收藏家湯馬斯.卡普蘭。© Sue Raya Shaheen
吳水柔( 4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