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江戶男兒的時尚單品,經典潮流「印籠」小包包

江戶男兒的時尚單品,經典潮流「印籠」小包包

“Inrō”, Iconic Edo Period Fashionable Small Carrying Case for Men
若說現代紳士的流行是在腕上展演,手錶及袖扣成為個人品味的象徵,那麼回到百年前的日本,江戶男兒的時尚舞臺則在腰間的「下げ物」。當中最受歡迎者,必屬精緻風雅的印籠。

時尚配件不是女人專屬,它也是男人叱吒職場和情場的決勝關鍵。從古至今,流行不斷交流輪替。若說現代紳士的流行是在腕上展演,手錶及袖扣成為個人品味的象徵,那麼回到百年前的日本,江戶男兒的時尚舞臺則在腰間的「下げ物」(Sagemono)。「下げ物」是男性穿著和服時配戴的配件,包含根付(Netsuke)、印籠(Inro)和煙管( Kiseru),其設計彌補了和服沒有口袋的缺陷,也讓穿搭增添更多變化。當中最受歡迎者,必屬精緻風雅的印籠。

在浮世繪中,穿著武士服飾的男人手持印籠。(© Rijksmuseum)

顧名思義,印籠就是「裝印章的盒子」,但後來也用於收納隨身小物,如藥品、菸草等。武士早在室町時代就開始配戴,配戴時會用紐(Himo,即繫繩)串起緒締(Ojime)、根付及印籠。當緒締往根付的方向推動,就可開啟印籠,構造為上下分層;當緒締往印籠的方向束緊,這個隨身小盒就會闔上,內容物便不會掉落。印籠兼具功能性及裝飾性,多以木竹或金屬製成,又以漆藝印籠最為精密。匠人在方寸之間創造無限可能,有時應名門大族的要求,畫上莊嚴典雅的家紋,抑或配合時間流轉,創造具季節感的動植物和景物圖案。一流的工藝吸引江戶時代的富家子弟及武士追捧,有些講究者會按時節及場合的不同,配戴各類型的款色,彰顯自身品味,為不可或缺的潮流時尚單品。

印籠的佩戴方式。(Bonhams提供)
以印籠為主題的浮世繪版畫。(©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隨著中西交流的頻繁,這項藝術臻品跨越文化藩籬,受到西方社會的喜愛。許多重要收藏家來自歐美,如愛德華.王倫瀚(Edward A. Wrangham OBE),倫敦邦瀚斯(Bonhams)將在7月19日舉辦其專拍「滄海拾遺: Edward Wrangham東瀛藝術遺珍」,選擇以印籠作為重點拍品。日本藝術部總監及銷售主管葉淑英表示:「過去一個半世紀以來,西方熱衷收藏日本漆藝品及印籠者無數,當中唯獨Edward Wrangham脫俗而出。其慧眼識珍,雅好學術,所藏印籠千件,論工藝質素、原創性,乃至啟發性,無不精益求精,每件足以管窺日本藝術世界的絕美一隅。」

19世紀〈鏡石圖蒔繪印籠〉,上有「本阿彌枩悅」銘文及「枩悅」方印,將在倫敦邦瀚斯拍賣。(圖/Bonhams)
19世紀〈薩摩紋付春畫蒔繪鞘印籠〉,上有「桃葉(花押)」銘文,將在倫敦邦瀚斯拍賣。(圖/Bonhams)
19世紀〈薩摩紋付春畫蒔繪鞘印籠〉,上有「桃葉(花押)」銘文,將在倫敦邦瀚斯拍賣。(圖/Bonhams)

是次拍賣的印籠當中,匠人柴田是真(Zeshin Shibata)的〈中國古墨意匠黒漆印籠〉備受關注。柴田是真生於幕府政權傾頹的動盪時期,11歲開始學藝,在明治時代(1868-1912)接觸西方藝術,為其創作帶來大破大立的風格及技藝轉變,研發出漆繪(urushi-e,即以濕漆施於紙質材料上),與傳統的蒔繪(Maki-e,在漆器上以金、銀粉等材料繪製出裝飾紋樣)截然不同,可以仿造其他媒材的質感。此件印籠以漆模擬中式墨餅的啞緻質感,而邊緣碎裂的痕跡也是故意刻上,技巧出神入化。

印籠象徵的精湛工藝及華貴感,使它總是歷久彌新、永不過時,成為流行復古的首選。著名設計師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1977年推出的代表作「鴉片香水」,不難察覺宣傳海報上的香水瓶身設計巧思,靈感即是來自日本印籠。而近年來名牌大廠流行的「迷你包」時尚,將包包尺寸縮小至僅能存放鑰匙、零錢,佩戴在腰間上,與印籠的尺寸功能相對照,二者是否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鴉片香水的宣傳海報。(圖片取自parfumo community網站)
藍玉琦( 163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