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真偽疑雲,曾海文假畫風暴籠罩藝術圈
Dark Light
Dark Light

真偽疑雲,曾海文假畫風暴籠罩藝術圈

藝術品偽作,是每個區域市場,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爆出的問題。而至此曾海文真偽疑雲爆發,其實還有其他藝術家偽作的陳年舊案依舊擾亂市場,也提醒藝術圈的每一人,正視偽作帶來的影響,正面迎戰!
曾海文偽畫風波始末
而促成這件事,背後故事原來是這樣的。經營威廉藝術的陳威霖本身也是位收藏家;在2014至2015年期間,他花費新台幣2,000餘萬元,向台中大河美術負責人洪瑞鎰以及高雄光喆有限公司負責人曾義舜收購了30件曾海文作品。
由於市場傳聞曾海文假畫很多,於是陳威霖透過德薩畫廊(de Sarthe Gallery)負責人巴斯卡.德薩(Pascal de Sarthe)的介紹,於半年前請蘇富比、佳士得、羅芙奧等拍賣公司所信賴的專家古獨奇進行鑑定。根據古獨奇的鑑定判斷,他認為陳威霖手上34件藏品,除了早期零星買入四件小作外,向洪瑞鎰、曾義舜所購得的30件作品皆為偽畫。
為此,陳威霖回頭向洪瑞鎰與曾義舜提出退畫還錢的要求,但不被採納。於是,陳威霖決定透過法律行動,透過各項證據的呈現,由法院為曾海文市場正本清源。
日前,陳威霖透過瑞士蘇黎世大學(University of Zurich)的科學儀器輔助,由專家海吉妲絲(Irka Hajdas)博士主持鑑定。約在半年前,他送採樣到蘇黎世大學做碳14鑑定的結果送抵台灣,直接指陳該批作品全數為假畫,最明顯的理由是該30張畫作紙張全部是在曾海文過逝後6至18年後才生產出來的紙張。
真偽疑雲,曾海文假畫風暴壟罩藝術圈
陳威霖表示,根據他們抽絲剝繭的鑑定,把曾海文假畫的源頭,指向登記在盧森堡的一人空殼公司,負責人是現年約60歲的尚-羅伯特.佩洛捷(Jean-Robert Pellotier)。古獨奇指出,曾海文因為沒有結婚,也沒有子女,1991年過世後,財產無人繼承,法國政府乃透過公開拍賣曾海文遺作,佩洛捷從中廉價標得成捆畫作,之後他則陸續加價逐件售出作品牟利。曾海文生前非常重視繪畫的平衡性,因此留下為數眾多的雙聯、或三聯畫。佩洛捷整批買下作品後,零售了聯畫作品,部分作品有畫家簽名,部分沒有,佩洛捷為求銷售容易,不惜自己模仿代簽,造成市場中有許多曾海文作品不成對、偽作簽名的現象。後來連真畫假簽名都賣光後,便動起自己製造假畫假簽的問題作品的念頭。然後透過不同管道,把偽作便宜銷向亞洲地區,而台灣是海外華人藝術收藏的重鎮,曾海文的仿冒作品也因此流入包括台灣在內的亞洲市場。
古獨奇一口咬定,台灣的曾海文仿冒畫作,不管是大河美術的洪瑞鎰賣出,抑或光喆曾義舜出售的曾海文作品,大都來自佩洛捷,由他帶頭仿冒,然後再以不同空殻公司,提出附簽名的收據與保證書。「收據與保證書並列,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受陳威霖之邀,來台北協助處理曾海文假畫善後的古獨奇,秀出很不符合專業規格的假保證書。
陳威霖在古獨奇作證陪同下,採取了三個步驟:一,向台北市警察大隊外事科正式舉發,向洪瑞鎰、曾義舜及在盧森堡的佩洛捷提告。二,向法國在台北打擊仿冒部門的白龍先生,舉發曾海文偽作,並立案追查佩洛捷的偽造製造與販售管道。三,向中華民國畫廊協會(簡稱畫協)檢舉,並將案件送畫恊催生中的鑑定組織,期能透過科學鑑定,作成具備法律效果的鑑定案例。他挺身而出,希望還以畫家及畫作清白。讓這些被鑑定出的假畫從此不再回流市場,持續造成傷害。
威廉藝術負責人陳威霖。(威廉藝術提供)
陳威霖不諱言,曾海文畫作近期陷在假畫泥沼與風波後,市場行情節節敗退,許多藏家對收藏曾海文作品開始保留,令人憂心忡忡。
古獨奇也表示,曾海文的作品,看似簡單,外界以為很容易仿畫,其實不然,因為曾海文崇尚自然,以自然體驗為師,特別是自由與快樂,他常掛嘴邊。尤其個人自幼學習書法、道家學養也深厚,底蘊非凡。與一般假畫工匠有別。他因喜歡繪畫而生活,與一般為生活而作畫賣畫,出自完全不同心境,無生涯壓力,也沒有目的性的作法,特別快意自然,節奏、動感十足,也非一般人能登堂入室的。
洪瑞鎰出面喊冤
而大河美術負責人洪瑞鎰則於6月23日下午,透過畫協前副理事長卓來成陪同下前來典藏,百感交集訴說他購藏、交易曾海文遺作的困擾與苦衷。
他對所謂「曾海文著作權代表」古獨奇身分,及鑑定结果的公正性與代表性存疑,希望尋求其他的專家作鑑定,以提供第二種鑑定報告激濁揚清,讓真象儘快水落石出。
洪瑞鎰強調,他還沒收到法院任何訊息,如果經過法律訴訟程序,證明作品是偽作,他願意退回畫款,負責到底。「假如那些作品是贗品的話,我也是受害人,但截至目前,我還是認為,(那批畫作)是真跡!畢竟我手中還有20張。」洪瑞鎰無奈地補充。
T”ang Haywen, Birth of the Dragon, 1970, Ink on Kyro card, Diptych, 70 x 100 cm, ©T’ang Haywen Archives, M+ Collection, courtesy of de Sarthe Gallery.
藍色襯衫、吊帶西裝褲是洪瑞鎰的制式裝扮,然而,此次來訪他眼神焦慮,攤開一曡疊佐證資料,一改過去給人開朗外向的印象。他說,曾海文假畫風波傳開後,他的壓力罩頂,同業眼光外,家人也痛苦不堪,因此邀請卓來成副理事長同行一吐為快。
當問起,「對方覺得畫作有問題,您退款,拿回作品,再把作品同樣退回前一手,不就解決問題了嗎?」洪瑞鎰表示,「喔,不,不可以,先前這些交易,符合程序正義。藝術界二手交易,自有行規,不能說退畫就退畫,這是嚴重違反商業運作傳統、破壞行規之舉,同時,不能僅憑一家之言,就說是贗品,指控過於粗糙。」
那該怎麼辦?洪瑞鎰只能無奈地說:「靜待司法調查、處理。」
洪瑞鎰細說從前,進入畫廊產業,已經逾30年,以資深藝術產業的專業判斷,曾海文的作品是中西合璧的產物,甚具時代性,值得收藏與推廣。因此,積極介入曾海文作品,經手過的作品不下數十幅。作品來源,大多從瑞士的藝術商,少數則從高雄同業曾義舜輾轉購得,除了部分賣出,還留20幅左右,準備留待自己畫廊舉辦展覽之用,或與同業合併擴大展覽,完全正向對待曾海文遺作。
洪瑞鎰承認收到台北威廉藝術陳威霖以畫作有問題,要求退款,不惜尋求法律途徑的事實,他出示與陳威霖的Line通訊對話,表情顯得相當無奈。
然而就此,他也有話要說,並提出五項疑點:
一,他對陳威霖引薦的專家古獨奇的公正性與代表性存疑,他本身也是畫商,既收鑑定費,又作交易,並非隸屬於學術或鑑定機構。
二,古獨奇以1法郎的象徵金額向曾海文胞弟買下「曾海文遺作全部著作權」。這個說法,並無具體證據,也不可考。
三,古獨奇與旅法華人藝術家朱德群夫人董景昭,曾有法律訴訟,董景昭追討古獨奇1,700萬港幣畫款及賠償。該案業經媒體公開報導,因此認為古獨奇的人品有其爭議性,不應盡信其說詞。
四,古獨奇提供鑑定結果,似嫌草率,因為對於鑑定儀器、過程、參與人員立場、以及古獨奇與鑑定單位的關聯性,並未作完整交代,也引起爭議。
五,市場傳聞,古獨奇希望透過不斷指控畫廊交易、拍賣公司徵件的曾海文作品,來墊高自己的地位,圖謀成為曾海文「權威鑑定者」賺取個人私利。這個意圖,需要特別防犯。
藝術鑑定專家菲律普.古獨奇(Philippe Koutouzis)與典藏藝術家庭社長簡秀枝會晤。(本刊資料室)
既然已走上法律途徑,洪瑞鎰願意坦然接受,也會耐心地等待與接受法律的定奪。「若贏官司,證明自己清白,水落石出,激濁揚清,是件可喜可賀的大事。倘若輸掉官司,也會虛心接受判決,並依判決結果,退回畫款。」
最後,洪瑞鎰語重心長地表示,台灣一直欠缺偽作的鑑定機制。「如果這個官司、曾海文假畫疑雲,能成為案例成為偽作教材,未嘗不是產業之福。」雖身處風暴,他也滿心期待,期待留給台灣產業界,多些啓發與助益。
來自巴斯卡.德薩的意見
偽畫的低成本以及優厚的利潤,加上台灣缺乏公正的藝術品鑑定制度及鑑定機構,且在無法源依據下,對贗品買賣更是採取不告不理的被動處理原則,長期下來嚴重影響藝術生態及市場的運作。不只是曾海文偽畫疑雲,台灣藝術圈更長期被某家不肖拍賣公司販賣偽作所困擾,該公司長期推出台灣前輩藝術家偽作,成為破壞市場的一大亂源。
此次曾海文偽畫事件,除了當事人洪瑞鎰做出回應,《典藏ARouch》(以下簡稱「典藏」)亦請來介紹古獨奇作為此次鑑定專家的德薩畫廊負責人巴斯卡.德薩(簡稱德薩)談及此次曾海文偽畫事件,並提供寶貴意見進而期望能改善不健全的機制。德薩畫廊亦是近年來推廣曾海文畫作的重要畫廊,巴斯卡本人更是這些年在香港拍賣上,為畫廊、為藏家客戶舉牌蒐羅曾海文佳作的重要買家。(採訪|林琬娸)
右起:德薩畫廊負責人巴斯卡.德薩(Pascal de Sarthe)夫婦與其子文森.德薩(Vincent de Sarthe)。(攝影/林亞偉)
典藏:可否和我們分享您對這次曾海文偽畫事件的看法?
德薩:一旦一位藝術家的作品的價格開始浮動向上升,冒充者便有利可圖,開始著手偽造作品的工作。幸好,在大多數情況下,藝術界皆有應付此問題的方法。
典藏:就您看來,曾海文現在的市場狀況如何?
德薩:和大多數住在西方的藝術家一樣,很幸運地,曾海文的作品有一位專業、知識淵博的學者進行透徹的審查和分析。這位學者(古獨奇)正在編纂藝術家所有作品,更即將集結出版成有完整目錄分類的藝術家全集。這無疑為藝術界帶來秩序,並保護市場免受不誠實的偽造者和不道德的藝術代理人之負面影響。
典藏:出售曾海文作品的台灣畫廊質疑古獨奇的專家身分,因為他本身也有債務糾紛,公正性備受爭議。可否分享你對此的看法?
德薩:法國最高法院(The Court of Cassation)甫裁定解除對古獨奇的控訴(編按),稱他為鑑定並研究藝術家曾海文作品的專家,以及家屬授權曾海文作品所有智慧財產權的受益人。全球主要拍賣行及畫廊都尊重這項裁決,事實上目前多家國際拍賣公司只要將曾海文作品上拍,都會附上古獨奇的鑑定報告,足見他在鑑定界很受尊重。
T”ang Haywen, Inner Sky, 1971, Ink on Kyro card, Diptych, Signed middle right, 70 x 100 cm, ©T’ang Haywen Archives, Private Collection, courtesy of de Sarthe Gallery.
典藏:請問怎麼看現代偽畫作品在台灣藝術市場流傳的情況?
德薩:雖然贗品只佔藝術品交易的一個很小的百分比,但藝術市場仍然一直存在偽畫問題。萬幸的是,與世界各地一樣,台灣大多數藝術代理人都是專業而誠實的,他們遵循國際行為守則,並以非常具道德意識的方式營運業務,買賣交易如趙無極、朱德群、常玉、吳冠中、曾海文等華人(裔)藝術家的作品,有藝術家的家庭成員和學者的鼎力支持,也能編錄藝術家真正的作品圖輯。但仍也有一些不幸的狀況,很多華人藝術家的後代看到市場不斷受到偽畫流入的打擊,由於沒有人能確實鑑定作品的真偽、揭發偽畫,因此未能控制市場。
典藏:在你經營畫廊的北京和香港,旗下的中國現代藝術家市場是否亦有偽畫流通的嚴重問題?另外,在歐美的情況又如何?
德薩:與我合作的中國藝術家均有其家庭成員和學者嚴格監管其市場,他們對這個問題認真看待,確保遇到贗品後便會立即公開譴責,因此我從未遇到過類似的重大問題。
典藏:德薩畫廊是推廣曾海文作品的重要畫廊,這幾年,是否也深受偽畫於市場上流通的困擾?
德薩:曾海文是一位非常複雜的藝術家,贗品其實容易被發現注意。首先他崇尚自然,勇於親身體驗感受一切。幼時學習書法,更累積了深厚的傳統修行。再者,他純粹因為喜歡繪畫而繪畫,並非為了買賣餬口。可以說畫技上全然沒有心機與目的,尤其顯得飛快飄逸、動感十足,筆墨跳脫活躍於畫布上。不過在過去幾年,我們畫廊並未受到在市場流傳的少數個別偽畫事件影響。
編按 2018年3月15日,法國藝術雜誌《Le Journal des Arts》報導法國最高法院頒布駁回對古獨奇的指控,此為不可撤回的裁决。
藝術品偽作,是每個區域市場,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爆出的問題。今年,威廉藝術負責人陳威霖,他身為畫廊主與收藏家,不畏懼他人的眼光,亦不做「再次流通」疑似偽畫的脫身之舉,反倒挺身而出公開自己所藏的曾海文畫作,有嚴重的真偽問題。曾海文、陳威霖、菲律普.古獨奇(Philippe Koutouzis),他們成為今年亞洲市場偽畫事件的關鍵字。那麼,事情始末如何?至此曾海文真偽疑雲爆發,其實還有其他藝術家偽作的陳年舊案依舊擾亂市場,也提醒藝術圈的每一人,正視偽作帶來的影響,正面迎戰!
其中,終於有人挺身為假畫採取行動了,5月底台北威廉藝術(William gallery)負責人陳威霖,帶著藝術鑑定專家古獨奇來台,說明他們為打擊曾海文假畫所做的努力,包括風格鑑定、科學鑑定與尋求法律訴訟等。現年62歲的古獨奇,是研究曾海文的專家,並擁有家屬授權的曾海文作品所有智慧財產權。目前多家國際拍賣公司,只要將曾海文作品上拍,都會附上古獨奇的鑑定報告,足見他在鑑定界舉足輕重。
曾海文的作品《紅菱》。(威廉藝術提供)
簡秀枝、林琬娸( 1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