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水彩「桃花園」 2017桃園國際水彩畫展
Dark Light
Dark Light

水彩「桃花園」 2017桃園國際水彩畫展

David Van Nunen River Escarpment 56x76cm 2016 圖片提供:桃園市政…
David Van Nunen River Escarpment 56x76cm 2016 圖片提供:桃園市政府文化局
前言
西方水彩畫歷史可溯自中古世紀,一般主要作為動植物插畫之用途,到了14世紀文藝復興時期始成為藝術媒材。當然,水彩藝術演變至今,已不可同日而語,當代表現的語彙也漸漸被演繹於水彩作品中。成語中的「水乳交融」說明一種融合的境界—水是彩、彩是水,水彩的精神若以「水彩交融」形容當屬恰切之詞。這也呼應本此展覽主題「活水」的字面意義,同時,不禁讓人聯想宋代哲學家朱熹的名詩:「為有源頭活水來。」
臺灣水彩畫始自日本殖民台灣時期近代美術教育之推動,日本美術教師石川欽一郎(1871-1945)引進英式透明水彩風格,培養了第一批青年水彩畫家,並帶動寫生風氣,因此對臺灣水彩之奠基居功厥偉。傳承這項藝術的臺灣弟子如倪蔣懷、藍蔭鼎、李澤藩等人,則持續經營這片新鮮的藝術園地直到戰後,加上許多新秀的投入而開枝散葉,本展覽中的臺灣藝術家承襲著這樣的歷史軌跡。
臺灣水彩畫有著戲劇性的過往,我們若從歷史的時光隧道看現在的展覽作品與創作者,會獲得不少有意思的觀察。從這個視野考察之,臺灣的水彩畫有朝向「臺灣的水彩學」的可能:既是本土兼有全球流動的意涵,又有藝術學意義的觀點演繹,最終讓水彩畫有其論述的主體,這是致力推動水彩畫藝術家應有的抱負。出發的前提必須是:歷史作為架構,採用本土的觀點邁出這一步,但是記得保持她的多彩與流動性格:多元、異質與開放競合。
John Salminen Amsterdam Tram 73.7×53.3cm 圖片提供:桃園市政府文化局
水彩「桃花園」
本次展覽的作品中的主題、技法、風格、表現殊異,因此欣賞的角度可以有不同的看法與態度。另一方面,藝術聯展不同於個展,其特色在於藝術家之間的對話所產生的趣味。我試圖以幾個字來貫串與解讀這場水彩盛宴:微、簡、謐、情、抒、意、映、寫、逸,企圖尋覓本次展覽中「眾聲喧嘩」下「和鳴」與「對唱」的天籟。
微:以極為細膩的筆法,近觀微世界的肌理變化,產生如英國詩人兼畫家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所描寫的微觀世界:「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林毓修的碎石、落葉,范祐晟的植草枯枝,Stanislaw Zoladz的水邊石群,都似乎拉近了我們和自然的距離。
簡:以水彩具有融合力的優勢,突破物件或界域之間的界線,因而產生極端浪漫的視覺語彙,一種詩意的抽象。梁丹卉表現「淡泊名利」式地描繪自然,趣味油然而生且怡然出眾。Janine Gallizia的霧中舶影宛如中國水墨般地「氣韻生動」,Antonio Masi將堅硬的鋼構轉化為線條的組曲。
謐:我發現水彩畫能表現油畫所不能及的細膩及靜謐的境界。黃曉惠旁觀街景光影的碎語,人聲寂然;而Dean Mitchell以尖銳的陰影線條刻劃時間的凍結,那份極致安靜所引發出來的清澈迴盪感讓人不得不動容;陶世虎的雪景已成為水彩畫的精彩傳統,表現出雪的輕柔質感,此自然介質讓天地有另一番面目,客觀中滲出濃濃的主觀情感。
情:水彩畫和「風景如畫」(picturesque)的西方風景畫傳統似乎密不可分,但是,水彩畫家更翻轉這種看法,將水彩的細膩應用於人物的描繪,刻劃如實的人生。林毓修將兒童真摯的眼神、高慶元畫筆下少女的迷惘眼神、Dmitry Rodzin或閉或開的無邪目光,這些淋漓盡致的表現彷彿讓觀者可以與畫中人物的眼神和心靈交會。程振文則以皺紋代替目光的接觸,「歲月的刻痕」和前面的童稚、青春有了對照。
抒:水彩擅長展現筆刷的肌理表情,技法與情緒合而為一,為表現的目的而表現,尋求其自身的目的。蘇憲法的風景精彩之處隱藏在那些介於實體描繪邊緣的撇點交雜處,隨意卻是精華盡現。黃進龍以具速度感的刷筆將人體與風景包圍,個人語彙所帶出的修辭成為作品的主角。國際藝術家也有類似的創作表現,如Marc Folly的角落靜物,自在揮灑、暢快淋漓。
意:藝術基本的功能在於表「情」達「意」,這兩者都是我們「萬物靜觀皆自得」下的性情投射。郭明福的山景系列,透過細膩調子的調理與細節的排佈,將山巒的天光雲影共徘徊的精神狀態襯托得活靈活現、飽滿溫潤。吳冠德以樹枝和水影共譜出自然協奏曲,悠揚而深遠。洪東標讓平凡的取景表現得不平凡,足見他反芻自然、梳理大地的獨特見解與手法。以鄉土寫實聞名的謝明錩,掌握了彩的流暢特質,處處情感真摯濃烈。
水彩「桃花園」 2017桃園國際水彩畫展
映:光影交錯是風景畫的生命,展現出天地的脈搏,水彩畫家自是不會放過這種視覺激情的。郭心漪匠心獨具,蓮池光影的描繪有如此戲劇張力,讓人驚艷。不論水景或靜物,簡忠威的高光處理讓作品有視覺高潮的落腳處,活生生地跳脫出日常。Alvaro Castagnet墨染般的效果讓街景另有一番況味,然而最精彩的地方還是光影強烈映照下的對比。此時的風景主題已成為襯托,焦點是那道藝術之光所帶來的能量匯聚。
寫:「書寫」雖然大多指向文學,在中文的意思裡,也意味著情境的刻劃,因此無礙於視覺藝術的引申。以誠謹平實的態度描繪所見所聞,是人類原初的藝術能力,這種樸素的藝術行動,水彩畫最能實現它。張柏舟踏查台灣各處角落,紀錄點滴風雅;資深水彩畫家楊恩生寫出台灣特有的禽鳥姿態,再現臺灣生態風華。
逸:「逸出常格」一詞往往用來描述那些跳脫出規範的創作者。表現上,除了深入水彩畫的內在肌理,不斷深刻化水彩的描繪功能,David van Nunen 以極為獨特的彩色線條重組自然景象,我曾經評論他的作品是:以野獸派般的色彩、塞尚般的手法描寫自然景觀,強烈的衝擊性挑戰觀者的視覺接受度,構成一幅視覺的音樂詩歌。Toyomi Hoshina帶有超現實與表現主義式的揮灑,藉由水彩的自由度盡情地馳騁其想像力。我欣見水彩有這種溢出格局的表達,展現多元潛能。
如果每一張水彩畫都是一片桃花林,那麼,這場藝術盛宴就是水彩的「桃花園」。我個人對「2017桃園國際水彩畫展」有一種有趣的想像:來自各國及本土的藝術家們齊聚於桃園展出,而桃園很容易讓我們聯想「世外桃源」的典故—一種人類理想中的天堂。其實,18世紀中,大量來開墾的移民在此地種植桃樹,開花時節,整個地區想必就是如假包換的「桃花園」,閉上眼睛想像一下當時的「桃仔園」,應該是宛如仙境般的美麗吧?就像水彩藝術般的變化多端、眩惑迷人。
程振文 慈母 101×107cm 2013 圖片提供:桃園市政府文化局
活水-2017桃園國際水彩大展
時間:2017.10.13-10.29
地點:桃園市政府文化局全館
地址:桃園市桃園區縣府路21號
電話:(03)332-2592
網址:http://culture.tycg.gov.tw/
廖新田 ( 1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