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三年一會•前進越後妻有

三年一會•前進越後妻有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從2000年開始已邁入第六屆。位於新瀉線北國國境的越後妻有,有長達五個月積雪漫長的冬天,…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從2000年開始已邁入第六屆。位於新瀉線北國國境的越後妻有,有長達五個月積雪漫長的冬天,加上在地產業不多,以務農為主,居民多為老年人與小孩,年輕人口外移嚴重,使得山景幽靜、水質甜美的世外桃源,卻成為無人國度。
日本政府邀請福武先生以及北川先生(Fram Kitagawa)共同規畫,以活化土地以及當地經濟為訴求的三年展;福武應該是日本最大的藏家,直島美術館的開發以及之後的「瀨戶內海藝術祭」都是他跟北川的成就。
在新幹線越後站,換乘當地火車到十日町時,巧遇建築師青木淳,他熱心的介紹在同班火車上的北川先生。不過,在規畫前往該展覽時就遇到許多問題;分散在大約11個大聚點的交通並不像我們想得容易到達,車子穿梭在山間小路亦有其危險性。而語言障礙,如何與導遊溝通?還有如何在有限的時間裡,瀏覽300多件作品成為一個大問題。我透過日本藝術家介紹,幸運的找到了本屆在「十日町」市區的策展人山口祥平(Shohei Yamaguchi),他開著租來的小車帶著我跟施俊兆先生,在一天半中看到大部分的重要作品。
2003年作品《Potemkin》。
歷屆的經典作品
蔡國強在2000年以福建「燒窯」方式起造的「龍美術館」形狀像龍,美術館建造後,他做館長在裡面展出藝術家作品;然而,因為天候與保存關係,現今已無法進入內部,但外型保留下來了。今年在里山現代美術館(KINARE)展出的新作品,是曾在日本居住10年(1986-1995)、了解日本文化的蔡先生,特別在抗日70周年以《蓬萊山》為主題,探討人類得以長生不老的國度,提出近期東亞國家為了幾個「島」而爭喋不休的狀態。
1000個當地人以「稻草」編織的物件,包括:飛機、大砲、武器等不同大小,以魚線陳置在美術館兩旁、中庭,一小叢樹堆成的小丘時而冒煙,下方則是人工水池。
每次藝術祭大約80%作品只在50天的展覽裡展示,但累積六屆還是有不少作品留下來了。在第一屆三年展留下許多很好的作品,James Turrell的《光之屋》(House of Light),每年夏秋季節還是有對外開放。我在8月初上網,已經預定到10月,一晚接待24位客人,主臥房裡的四方形天窗在沒下雨的時間會開放,能躺在榻榻米上看著天空,享受無邊界的宇宙,而屋內同時還有幾件光雕作品。
《夢之家》(Dream House)由Marina Abramovic 改裝自農舍的民宿計畫,提供住宿服務,設計了幾個長方形的木頭箱子,讓客人可以躺在裡面、睡在水晶的枕頭上、穿上她設計的睡衣,據說這樣比較容易做夢。原籍前蘇聯的藝術家卡巴柯夫夫婦(Ilya & Emilia Kabakov)作品《稻田》(The Rice Field),結合詩詞,雕刻與水稻田的地景,描述傳統農耕與四時耕作的稻田景觀,Kabakov之前在德國文件大展所做的《廁所》作品,也讓許多人印象深刻。
在2003年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有兩件重要作品值得說明。第一件,由芬蘭的建築師事務所Casagrande & Rintala所設計、占地很廣的Potemkin。原先,當地人把許多垃圾丟棄在這塊緊連神社、水稻田以及河邊,有著十幾棵巨大樹木的區塊裡,而Casagrande將之清除乾淨,接著將巨大的鋼塊,堆砌成Richard Serra的排列形式,打造出當代的日本庭園,裡面極簡的線條配合鞦韆,成為可坐下來休息沈思的空間。另一件作品,奈及利亞裔的紐約藝術家Olu Oguibe,作品《最長的河》(The Longest River),日本鐵路公司JR在當地透過建造水庫發電,提供東京山手線的用電,但導致了信濃川的水流變小;透過社會運動,當地政府在簽新約時嚴格限制用水量,讓這條日本最長的河流保留原樣,藝術家後來與當地高中合作,遴選出18首美麗的詩都跟「河的記憶」有關聯。
由法國藝術家Christian Boltanski和Jean Kalman合作《最後的一堂課》(The Last Class),2003年夏天的作品經過風雪摧殘後,真的成為最後的一堂課,而村民仍常常懷念這個案子。在2006年的冬天積雪打破紀錄,兩位藝術家到達原先的學校時嚇壞了,他們覺得這間學校快要被冰雪吞噬,在與村民交談後,許多人拿出年輕時記憶的物件,陳列在某間教室裡面。
2015年新作品,ME 作品《投幣式洗衣店》。
今年的巧思新作
2015年裡超過百件新作品中,有兩件讓我難忘。其一是大卷伸嗣(Shinji Ohmaki)的《當靈魂的影子往下沉》(Where the Spiritual Shadow Descents),大卷在整修這間老房子時,發現舊房子存在著某些物質摻雜在空氣裡,他想呈現這個狀態。所以,整間房子成為他的藝術品,走入漆黑的屋內看見搖動的昏暈燈火,撤身走入二樓,隨著等待而來的煙霧,幾粒如頭大小的氣泡緩緩上升然後破滅,破掉後的煙霧增添好奇感。
另一件作品來自一個團體,叫做ME(發音為媚,日文「目」的意思),在2012年成立的「目」由三人組成,成員包括:荒神明香(Haruka Kojin),以及Wah-Document裡面的Kenji Minamigawa 跟Hirofumi Masui。作品《投幣式洗衣店》(Coin Laundry Shop),走入狹小、填滿各種大大小小投幣式機器的小店時,被告知不能從原先的門出來,於是拚命找出口,在一個沒有運轉的機器找到出口,爬進又爬出後,來到別人家的後廳然後往地下室走,通過B1、B2後接著又看到一個一樣的大脫水機器,打開門,爬進、爬出。怎麼可能?又回到原先的地點?原來,不是原先的店,但是店內陳列完全跟第一家店相同。
曾文泉( 10篇 )

曾文泉,為前華特迪士尼台灣董事總經理, 如今是走訪全球各大美術館與博覽會的知名收藏家暨策展人。 近年來其藝術收藏範圍,從現代涵蓋到當代藝術,並跨入策展領域,活躍於藝術圈。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