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美麗與哀愁的時間風景:萬迪拉塔納
Dark Light
Dark Light

美麗與哀愁的時間風景:萬迪拉塔納

來自柬埔寨的萬迪拉塔納,1988年出生於金邊,原本就讀法律,後來投入攝影、錄像創作,熱愛歷史的他,透過創作記載…
來自柬埔寨的萬迪拉塔納,1988年出生於金邊,原本就讀法律,後來投入攝影、錄像創作,熱愛歷史的他,透過創作記載和保存歷史檔案,尤其關注柬埔寨於1975年至1979年在紅色高棉政權下的屠殺與迫害,而當時有不少重要的歷史文獻都在血腥的大屠殺毀於殆盡。在萬迪拉塔納的創作核心中,他透過錄像以極為隱諱的形式,在充滿詩意的文字與影像中,娓娓道來被禁錮的心靈,以木然的生活儀式,對紅色高棉時期帶來的迫害與傷痕,提出無聲的吶喊。提及他為何對這段歷史如此關注,萬迪拉塔納表示:「我想我已經被困在歷史裡。我沒有其他的選擇,想要它離開,就要了解它。歷史是不愉快的現實;每次就只能處理其不利的一面。」
攝影不是萬迪拉塔納創作的唯一手段,他認為自己是一名攝影兼影片製作者。2015年完成的《時間風景》,流瀉的是冷峻的詩意,以黑夜為起始點,一天的晨昏變化,在影片中緩緩而過,最後又回到黑夜。被命運無奈的操弄著的人類,彷彿落入生生不息的生命循環中,一如薛西佛斯推著石頭登頂,被大機器的命運轉輪推動著,永不止息。自我意志與意識被摧殘,毫無情感的起伏,自然的律動,藝術家彷彿是客觀的第三者,冷漠地看著一天的日子無聲無息地走過。
原來,在《時間風景》的創作背後,有著強大的哀愁,宛如史詩般的獨白與簡潔的影像畫面,傳遞的是柬埔寨在紅色高棉時期萬人坑的屠殺。萬迪拉塔納表示,他在撰寫《時間風景》劇本時,剛好完成了《獨白》這支影片,接著著手《時間風景》的拍攝,這是他離開柬埔寨後在回憶紅色高棉這段歷史時的作品。「我第一次看到集體墳墓,發現了我姐姐的墳墓,現在她的墳墓已經是一片稻田,而且底下還有其他的人。」他說:「他們都是稻田,果樹種植的園子,人們在上面建造房子和佛教寺廟,當然,遺骸還留在下面。」《時間風景》在法國後印象派德布西的長笛樂聲裡,充滿哀愁,獨白,畫面冷峻的優美。
2015 HUGO BOSS ASIA ART入圍名單:柬埔寨藝術家萬迪拉塔納。(上海外灘美術館提供)
對萬迪拉塔納而言,藝術的意義何在?他認為:「藝術是表達抗議的一種方法。」(Art is a way of protest.)2004年接觸攝影,2005年開始自修攝影。他笑著不諱言說,當初選擇攝影創作主要是因為很窮的關係,不過五年後他進行錄像製作。與攝影相較之下,他對流動的影像更為著迷,對他而言,影片的畫面具有一股神秘感,而且富有詩意。特別是,錄像媒介能夠透過對話與獨白,提供更為直接的表達方式。
目前紐約古根漢美術館收藏了他在2009年創作的《炸彈池塘》(Bomb Ponds)。除了攝影、錄像創作,年紀輕輕的萬迪拉塔納還跨足至其他領域。2007年他擔任Stiev Selapak / Art Rebels的創辦人之一,並於2009年成立莎莎美術館(Sa Sa Art Gallery),2011年在金邊成立首家經營當代藝術的空間,去年創辦Ponleu協會積極翻譯高棉書籍,熱愛知識的他,對哲學、科學與文學領域擁有深厚的興趣,近期也剛出版哲學書籍。對他而言,成立出版社是希望能夠重返戰後的柬埔寨社會,而成立畫廊也是如此。因為投入創作時間很長,目前他已經離開藝廊經營,萬迪拉塔納現在工作與生活的重心跨及柬埔寨、巴黎與台北。
延伸閱讀: 專訪Hugo Boss亞洲新銳藝術家大獎得主:Maria Taniguchi
Hugo Boss 亞洲新銳藝術家大獎(Hugo Boss Asia Art)入選六位藝術家,其中柬埔寨藝術家萬迪拉塔納(Vandy Rattana)以獨特的影像,優美冷絕的獨白,贏得評審青睞。2009年起,著手錄像創作,2014年完成三部曲中的第一部《獨白》(MOLOGUE),目前藝術家正進行第二部曲:《時間風景》(Landscapes of Time)。
萬迪拉塔納《獨白》(MOLOGUE)。
陳意華 ( 105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