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眾善奉行:歷代高僧書法展

眾善奉行:歷代高僧書法展

當我駐足在作品前,彷彿親見高僧現身說法,如見其面,如聞其聲,正如《觀世音普門品》所說,「福聚海無量,是故應頂禮」,應當頂禮致敬。
雪浪洪恩《楷書自書詩扇》。(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提供)

1995年,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成立,以「明清近代高僧書法展」為開幕首展並出版同名圖錄,現已絕版;2020年,基金會25週年,歲末重磅推出「歷代高僧書法展」,分為「明代篇」、「清代、民國篇」二檔期,出版《歷代高僧書法選粹》,集114位高僧、147幅書畫真蹟作品,封面金印釋印光書「眾善奉行」,表彰內容且傳達正念,意義深遠。

25年的歷程,收藏漸益豐美,成就殊勝因緣。《歷代高僧書法選粹》以唐代、西夏寫經卷起始,接著呈現的是改變明朝永樂命運的獨庵道衍(姚廣孝);晚明高僧雲棲袾宏、雪浪洪恩、憨山德清、藕益智旭、澹居法鎧、雪嶠圓信、密雲圓悟;清代帝師木陳道忞、玉琳通琇;清初四書畫僧弘仁漸江、髡殘石谿、八大山人、原濟石濤。接續至近代寄禪大師、諦閑大師、虛雲老和尚、印光法師、弘一法師、太虛大師、倓虛大師、大醒法師;當代的印順導師、曉雲法師、聖嚴法師、惟覺老和尚、星雲大師、證嚴上人等等,不分宗派山頭,唯依佛法為歸。較之先前《明清近代高僧書法展》圖錄,本冊增加115件典藏,由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研究員廖肇亨主編,他說:「傳統學界的佛教研究多集中於唐代以前,宋代後的知識非常不足。這幾年學界對此有相當的反省,非常需要。宋朝後的佛教研究,有很大的一部分必須和文化史結合,明清的僧人與士大夫、文化圈的關係十分密切。在中國文化歷史重要的轉型時期,佛教總是扮演了關鍵性的作用。佛教很有必要進入我們的知識結構視野中,圖錄大大補足了我們對佛教史的知識。」除高品質精彩大圖,並列有研究專文、世系表、寺廟與高僧關係表、高僧籍貫、小傳等,內容扎實,有別於市面上選集館博界已知名高僧書法之圖書,本冊可謂目前於時代序列上(自明清以來)面向最完善廣博之高僧書法圖錄,利濟眾生。

見字如見人,是故應頂禮

「見字如見人。透過每一筆的提按頓挫,都可親見其人。當我駐足在作品前,彷彿親見高僧現身說法,如見其面,如聞其聲,正如《觀世音普門品》所說,『福聚海無量,是故應頂禮』,應當頂禮致敬。」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董事長何國慶如是說。基金會收藏以書法為介質,以人物和歷史為綱,透過翰墨手蹟,體現出人物事蹟與精神,讓今人去了解認識,進而學習效尤。值此全球疫情時期,亦希冀能以此展為眾生祈福,透過高僧行誼勸勉世人。

獨庵道衍(姚廣孝)《夏日遊天平山白雲寺二十韻》。(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提供)

何國慶胸中自有一部高僧傳,信手捻來,歷史故事無盡藏,「明代帝師姚廣孝,明成祖登基後給他美女要讓他還俗,但他不肯接受,因此上朝穿朝服,下朝穿僧服,堅持僧人身分。此後完成了《永樂大典》的編修,設計監造永樂大鐘,至今還在北京大鐘寺,鐘重達46多噸,內外刻了23萬字佛經,世界奇蹟啊。尤其佩服他勇氣很大,寫了《道餘錄》,對二程、朱熹等宋代理學家的排佛思想逐一辨析,這在明初以朱熹學術定於一尊的時代,真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大氣魄,可說是王陽明精神的先驅。」

雲棲祩宏《草書七律詩軸》。(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提供)

「雲棲袾宏在萬曆十六年(1588)禳除杭州一帶瘟疫,他曾寫的〈戒殺文〉、〈放生文〉影響很大。晚明發展出的慈善事業就是由他起來的,比紅十字會還要早上百年,且一直延續到民國。日本學者夫馬進《中國善會善堂史研究》,裡面談到九一八事變後,日本人到東北作田野調查,發現中國的民間慈善組織,追溯起來和雲棲袾宏都有關。晚明高僧中,雲棲袾宏從事的社會志業讓我非常佩服。」

憨山德清《行書遺偈軸》。(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提供)

「1991年,中國大陸華東水患,當時我參加慈濟基金會賑災團,前往安徽全椒等地進行賑災,安徽全椒正是憨山德清的故鄉。講一個故事:萬曆九年(1581),憨山為萬曆帝生母慈聖皇太后啟建祈求皇嗣之法會,後太后贈他三千金,憨山不願受贈,時山東發生災荒,他建議將這筆鉅額轉發給災民,並編造清冊。後來有人以憨山貪污內府銀錢誣告他,憨山請官府去內庫查帳,每一筆帳目都清清楚楚,免去了一場災禍。這時憨山才30多歲,卻能運用智慧解決這麼多複雜的世間事,真是一位奇人。憨山的傳奇故事太多。他的真身(肉身菩薩),在廣東南華寺和禪宗六祖惠能的真身放在一起,就可以知道他有多重要。」

「在萬曆二十七年(1599),雪浪洪恩和天主教傳教士利瑪竇有過一場教義上的激烈辯論,堪稱晚明東西方文化交流的一大盛會。雪浪洪恩是中國佛教的代表,學問很好,利瑪竇稱雪浪是一位『熱情的學者、哲學家、演說家、詩人,十分熟悉他所不同意的其他教派的理論』。他一生致力弘揚《華嚴經》且擅文藝,弟子眾多,影響甚大。」

歷代高僧都有著悲願度眾的菩薩道路,不僅於關心自身的悟道、法門的傳承,就像憨山德清辭世前所寫下的〈自贊〉:「無論為俗為僧,肩頭不離扁擔。」何國慶表示,晚明以來的這些高僧非常重要,他們很多人即使歷經險阻,面對群眾運動或政治苦難,卻始終不忘救助眾生,有著深厚的學養、圓融的智慧,在處世修行中利於國家社會,既能弘法當時,也能教化後世。

收藏如覓菩提,因緣殊勝

何國慶侃侃談起高僧行誼,猶如親晤。對於長期致力於歷史研究和慈善志業的他來說,生動自然地說故事並不難,難的是搜羅高僧翰墨,好似大海撈針。流通於市場的高僧作品多是書畫史上已建立名聲者,如清初書畫四僧、近代的弘一法師等,其餘直是鳳毛麟角,難得有識者,珍重寶藏之,能否收藏且看因緣,基金會許多典藏正可謂人間孤品。廖肇亨表示日本佛教學界對佛教文物非常重視,於日本求學期間,友人紛紛問及絕版多時的《明清近代高僧書法展》,後有機緣與基金會相識,在2015年「萬曆萬象─多元開放的晚明文化特展」時,與何國慶談及應把高僧書法再編印為專門圖錄。對於晚明四大高僧雲棲袾宏、紫柏真可、憨山德清、蕅益智旭,彼時基金會尚無蕅益智旭,展覽數個月後,因緣際會下收藏到蕅益大師於乙酉(1645)浴佛日楷書之〈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其書端正恭謹,並經近代書家沈尹默復以楷書於1931年賞鑑題字。四僧之一的紫柏真可,堪稱絕世、未能見其手蹟,後於日本購藏到其關門弟子澹居法鎧的行草書長卷,證見其法脈承繼,明燈相續。此外,收藏到江南千年名剎杭州淨慈寺,一脈相承的六位住持高僧:漢月法藏、大恆明中、際祥主雲、六舟達受、南屏雪舟、太虛大師之書法,更是殊勝難得。

印順導師《觀世音菩薩圖》。(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提供)

明清高僧翰墨收藏難度高,即使到了當代,亦非易事。承繼太虛大師「人生佛教」主張,畢生推行「人間佛教」的印順導師,慈濟證嚴上人為其弟子,對臺灣佛教影響甚大。何國慶進入慈濟後與印順導師有著善因緣,曾由臺北驅車前往臺中將導師接至臺大醫院,以利進行開刀診治,爾後印順導師康復,何國慶亦多次向其請益佛法,深感「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之道理。想來,基金會應藏有多幅印順導師之墨寶,其實不然。為了此次展覽,何國慶專程去新竹拜訪福嚴佛學院,然而要出借印順導師作品須經董事會開會,借展複製品還有可能,真蹟則十分困難。何國慶偶然間與朋友提及此事,沒有意想到朋友竟藏有印順導師之作品,書畫雙全,這也讓基金會除了唯一由印順導師所題之名稱墨寶,再獲寶藏,因緣不可思議。

大慈過人,以翰墨為佛事

對於歷代高僧書法,往往懷有既定印象,由清代陳鴻壽評月章弘瑜書《楷書顏氏家訓冊》跋語:「方外書多脫去禿筆便是可觀」得知,常見的僧人書法多取禿筆寫就,故產生枯澀飛白、蒼勁率意的視覺效果;而他緊接著說:「今白庵書得魯公正傳,非尋常僧流望其肩背。」可見月章弘瑜之顏真卿書風精到,端嚴樸茂,可謂正傳。

月章弘瑜《楷書顏氏家訓冊》取一開。(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提供)

憨山德清〈行書遺偈軸〉:「一念忘緣寂寂,孤明獨照惺惺。看破空中閃電,非同日下飛螢。」藝術史學者傅申評述,此軸用筆不慍不火,圓轉流灑,兼誦其偈語,直令人看破紅塵;而字距特大,遠超過行間距離的特點,則可能影響了書史上以行氣疏朗見長的董其昌,加以據董氏《畫禪室隨筆》記萬曆戊子(1588)曾與袁伯修等訪憨山禪師於龍華寺為禪悅之會,此推論應是合理。而該軸曾為梁啟超飲冰室舊藏,梁啟超慎重題籤,並有辛酉年(1921)題跋,益為作品增色。 

雪浪洪恩〈楷書自書詩扇〉,為法師在43歲英年所書五首自作五言律詩,其用筆結體,醇雅之極,略無煙火之氣,詩書雙璧,于右任曾云:「明朝詩僧眾多,當推雪浪為第一人。」傅申點評:「比較雪浪的生年,當早於董其昌十年,故能免於董氏柔媚之習。而另一書家文徵明亦尚在世,其書竟也能免於吳派末流乾枯之習,真是難能可貴。」綜觀歷代高僧書法,書體各異,面目多元,有積學功深來自漸修的,也有直出自性得自頓悟的,為中國書法史上的一個縮影。

今人該如何看待高僧書法?傅申言:「宋代的釋惠洪在題釋昭默遺墨時說:『道大德博,為叢林所宗仰,雖其片言隻偈,翰墨游戲,學者爭祕之非以其書詞之美也,尊其道師之德耳……斯人德高,而名往就之耳,借使此老書不工,當秘寶,況工乎?愈可寶也!』我們今天面對歷代高僧書跡的態度,就當作如是觀,因為他們的作品,絕不是與『近世栽培聲名,高自標置』者屬於同一層次,而是他們在『大慈過人』的心態下,『以翰墨為佛事』(惠洪語)的崇高心靈結晶!」

歷代高僧書法展

時間:2020.12.22-2021.03.31
地點: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創時講堂


本文原載於《典藏古美術》第340期(2021年1月號)。更多古美術精彩圖文請關注典藏古美術Facebook 。

藍玉琦( 166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