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袁廣鳴在水戶藝術館

袁廣鳴在水戶藝術館

仲夏7月,難忘幾年前在東京駐村時,揮汗在炙熱高溫下騎車的記憶。已經一段時間沒去日本了,袁廣鳴在水戶藝術館的個展…
仲夏7月,難忘幾年前在東京駐村時,揮汗在炙熱高溫下騎車的記憶。已經一段時間沒去日本了,袁廣鳴在水戶藝術館的個展著實吸引人,同時,也想看看許久沒見面的藝術圈朋友。於是,7月20日一早,搭華航往羽田機場的早班飛機,到達後轉搭日本東海岸線快鐵,趕在開幕時到達水戶藝術館,在茨城縣水戶市住一晚,第二天早上再回到東京市。
水戶藝術館成立於1990年,由國際大建築師磯崎新規畫建造,以音樂、戲劇與藝術為三個主軸,館長為指揮家小澤征爾,各部門下有不同的負責人,藝術部分,由藝術監督淺井俊裕(Asai Toshihiro)負責。上次見到他,是在東京的TWS Hongo展覽開幕,他帶著行李,應該是剛下火車,在寄放行李的展區辦公室裡面,我過去跟他打招呼,他跟我同年紀,總是有些怯囁……有時候會懷疑是不是因為英文不好,但是跟他寫過郵件,不覺得是語言問題。我們是透過藝術家謝素梅介紹而認識的,剛開始少少的交換郵件,之後,在當年的VT Salon地下室,與他喝酒聊天,記得姚瑞中也在現場。他的個性靦腆,總是安靜地坐在一旁,互動不多,但是,水戶藝術館的展覽都是他策畫主導,展覽品質極好,對於年輕藝術家也多所鼓勵。例如幾年前的「高嶺格」個展,評價極高。
水戶藝術館外觀。
但Asai在規畫完「通過循環的記憶-榮榮&映里與袁廣鳴影像展」(Memories Through Cycles-Images by RongRong & Inri And Yuan Goang-Ming)後,今年5月,心臟病發,突然逝世;我在6月於柏林見到素梅時轉告這個不幸的消息時,她眼睛濕潤,許久後才說道,原本正準備給他寫信。這個展覽,後來由井關悠(Yu Iseki)掛名為策展人。
我來不及詢問Asai,為何在水戶美術館把廣鳴的作品,與榮榮映里作品放在一起?之後與幾位日本策展人─包含森美術館的片岡真實女士─交換意見時,片岡也提出相同的困惑。日常生活裡家庭與傳統的記憶,透過照片與新媒體形式,重新被這兩組藝術家詮釋的共同點是可以相通的;但是廣鳴作品件件強而有力,不僅記錄家的記憶、社會環境與政治更迭,同時透過影像科技與觀者玩起視覺遊戲,顛覆一般人看事物的習慣。榮榮映里則透過照片,讓自己的身體成為改變中的中國城市風景,流線型的人體與老舊或被破壞的古建築成了優雅的對比,兩組藝術家的風格迥異,放在一起,還是突兀。
就廣鳴這部分展覽,其實佔據了極大的空間(大約7個畫廊),動線規畫完整,在裝置與錄像間穿插,當代空間的白光與幽暗的影像裝置相應,堪稱我所見過廣鳴最好的展覽。巨大的「城市失格」照片中,空無人跡、白天黑夜的西門町,搭配著去年里昂雙年展作為主視覺的「能源風景」(Landscape of Energy);幾件輸出作品,搭配著長廊尾的「預言」動力裝置;而錄像作品《棲居如詩》與《指向》分別安置在左右兩間畫廊,入口則有《逝去的風景-II》三頻裝置。史詩般的巨作,展開個展的氣度與份量。這次展覽沒有新作,但卻在精心的安排下,感覺像是參觀了一回全新的袁廣鳴個展。
袁廣鳴在水戶藝術館
水戶市區離車站不遠處,約15分鐘的腳程,有一個美麗的「千波湖」。湖邊,茨城縣立美術館矗立,表演中心緊鄰隔壁,這個20多萬人口的小城,文化活動是生活的重心之一。第二晚,回到東京的慶功宴,東京重要的藏家與畫廊都到了,席間暢飲,高橋龍太郎精神科醫師,加上宮津大輔,從台灣趕回來的高嶺格,我們喝到餐館趕人才捨不得的離開。
袁廣鳴大家應該不陌生,他堪稱台灣錄像教父,德國留學背景,讓他對於錄像架構相當純熟,錄像的細節,只有在他的裝置作品裡面看得到。他花費大多數時間在北藝大任教,投入許多時間,也教育出一批優秀的年輕藝術家,目前為新媒系的系主任,這幾年,重新回到創作的路線,獲得許多國際關注。袁廣鳴的展覽經歷完整:包括利物浦雙年展、紐西蘭奧克蘭雙年展、新加坡雙年展、台北雙年展、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廣州三年展等;美術館部分有:舊金山現代美術館、首爾當代館的城市媒體展、東京寫真美術館。去年他在TKG+個展,東京森美術館就收藏了兩件其重要的錄像作品。
水戶藝術館「通過循環的記憶-榮榮&映里與袁廣鳴影像展」。(攝影/Yuzuru Nemoto)
來到東京,森美術館剛結束「六本木交叉口雙年展」,銀座的資生堂美術館(Shiseido Gallery)推出精彩的「石內都展Frida is」(Ishiuchi Miyako Exhibition : Frida is)。這是國際當代攝影大師石內都女士的個展,她以拍攝廣島核爆後的物件而聞名國際,連MoMA都典藏她的黑白照片。這個展覽,與過世50年的芙烈達.卡蘿(Frida Kahlo)有關。芙烈達.卡蘿美術館(由於外牆的顏色,也被稱為「藍屋」,該機構是卡蘿出生地),收藏這位偉大女藝術家生前使用的物件:包括衣服、鞋子、戒指、梳子、配件等,石內都使用35釐米的影片膠卷,以自然光,拍下這些物品色彩繽紛美豔、卻飽含物主經生命痛苦摧殘後的歷史印記。
東京的最後一晚,趕上東京大都會美術館的開幕,這個位於上野公園裡面的東京都廳營運的美術館,極少在我的參觀名單裡面。這是個極為保守的管理單位,那麼多年進出東京,沒遇見任何策展人來自這個美術館。「與樹木的對話」(Dialogue With Trees),是開館90年館慶展,4位藝術家,分別以木頭作為媒材創作,裡面的藝術家中,舟越桂與須田悅弘是我關注的日本重要藝術家。開幕式裡遇到須田與妻子,他有5件作品,分別藏在不同的地方,纖細擬真的藍色《朝顏》(朝顏又稱牽牛花),被陳列在有90年歷史的木頭窗櫃裡,記得直島的地中美術館裡,他的木雕上色小野草,放置在安藤忠雄的清水模上面,聽說安藤知道後很不高興。須田悅弘將在明年在南投的毓繡美術館有個展,讓人期待。
知名收藏家曾文泉,為前華特迪士尼台灣董事總經理, 如今是走訪全球各大美術館與博覽會的知名收藏家暨策展人。 近年來其藝術收藏範圍,從現代涵蓋到當代藝術,並跨入策展領域,活躍於藝術圈。
曾文泉( 10篇 )

曾文泉,為前華特迪士尼台灣董事總經理, 如今是走訪全球各大美術館與博覽會的知名收藏家暨策展人。 近年來其藝術收藏範圍,從現代涵蓋到當代藝術,並跨入策展領域,活躍於藝術圈。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