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北京故宮「景德鎮御窯遺址出土與故宮博物院藏傳世弘治、正德瓷器對比展」(下)

北京故宮「景德鎮御窯遺址出土與故宮博物院藏傳世弘治、正德瓷器對比展」(下)

弘治朝御窯瓷器藝術風格延續成化朝御窯瓷器,仍以造型俊秀、胎體精細、釉質溫潤、裝飾文雅而著稱於世。目前統計弘治朝…
弘治朝御窯瓷器藝術風格延續成化朝御窯瓷器,仍以造型俊秀、胎體精細、釉質溫潤、裝飾文雅而著稱於世。目前統計弘治朝景德鎮御器廠所燒造瓷器品種大約有16個,幾乎只有前朝成化所燒造約29個品種的一半。其中尤以澆黃地青花瓷、白地綠彩瓷和澆黃釉瓷等取得的成就最高,最受世人稱道。尤其是澆黃釉瓷器(圖11),溫潤如雞油,色澤嬌嫩,博得「嬌黃」之美稱。
正德皇帝朱厚照在位16年,是明代近300年歷史中一位昏庸、荒唐、不正常的皇帝。朱厚照即帝位後,曾下令翌年改元以後暫停景德鎮御器廠燒造瓷器兩年,但不久即恢復燒造。正德十五年,正德皇帝遣太監尹輔前往饒州燒造瓷器,工部因正德十四年所發生「宸濠之亂」曾給江西民眾帶來很大災難,遂建議暫免差官前往督造,但正德皇帝對該建議未予採納。這說明正德皇帝對瓷器燒造也感興趣。
圖12 正德朝御窯〈孔雀綠釉青花魚藻圖盤〉,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圖∣呂成龍
圖13 正德〈礬紅彩阿拉伯文、波斯文盤〉,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圖∣呂成龍
正德朝是明代景德鎮御窯瓷器發展史上一個承上啟下的轉捩點,主要表現在逐漸擺脫了成化、弘治朝御窯瓷器胎體輕薄、造型較少、裝飾疏朗等特點,而變得器物胎體趨於厚重、造型逐漸增多、裝飾偏向繁縟等。正德朝御窯瓷器品種多達20多個,少於成化朝,但多於弘治朝,其中尤以孔雀綠釉青花(圖12)、素三彩、孔雀綠釉瓷等取得的成就最高、最受人注目,堪稱傲視明代御窯瓷器的名品。正德御窯瓷器在裝飾上最顯著特點是大量使用阿拉伯文、波斯文(圖13)作為裝飾。以八思巴文署四字年款(意為「至正年製」,圖14)亦為明代各朝御窯瓷器上所僅見,呈現一種非常有趣的現象。正德朝御窯瓷器上獨有的文化符號,成為學者熱衷討論的學術課題。
圖14 正德朝御窯〈青花雲龍紋碗〉殘片,2004年景德鎮市御窯遺址出土,景德鎮御窯博物館藏。圖∣呂成龍
後仿弘治、正德朝御窯瓷器
明代晚期以來,隨著文人品評和收藏古玩之風之盛行,明代永樂、宣德、成化、弘治、正德各朝御窯瓷器均成為收藏者競相獲取的目標,致使其價格驟增。一些利慾薰心的人趁機仿製,以牟取暴利,此風一直影響到清代。
圖15 清康熙仿弘治朝御窯〈黃地綠彩錐拱雲龍紋盤〉,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圖∣呂成龍
後仿弘治、正德朝御窯瓷器,一般係指造型、紋飾、年款等均模仿原作的一類仿品。除此之外,還有一類只署弘治或正德年款、但造型和紋飾則為當朝風格的瓷器,顯示出後人對弘治、正德朝御窯瓷器的推崇。清代康熙、雍正時期,景德鎮盛行仿明代各朝御窯瓷器,御窯廠和民間窯場均有仿製。所見仿弘治朝御窯瓷器品種有青花、白釉綠彩、白釉、澆黃釉瓷等;所見仿正德朝御窯瓷器品種有青花、鬥彩、白地礬紅彩、黃地綠彩(圖15)、白釉、澆黃釉瓷等。個別仿品水準較高,幾能亂真。在鑑別時,應著重從造型、紋飾、胎釉彩、底足處理工藝、繪畫風格、款識特點等尋其破綻。例如,從所署年款字體特徵方面看,仿品與真品就存在差異。
圖16 弘治朝御窯〈澆黃釉盤〉殘片,2004年景德鎮市御窯遺址出土,景德鎮御窯博物館藏。圖∣呂成龍
款識鑑別
弘治御窯瓷器大都在外底署青花楷體「大明弘治年製」六字雙行款,周邊青花雙圈(圖16)。這種格式的年款首創於宣德朝景德鎮御窯,成化、弘治、正德、嘉靖、萬曆朝御窯瓷器上均有使用。但在字體風格方面,以弘治朝六字年款字體最為清秀,素有「弘治款秀」之說法。因使用「平等青」料寫款,故款字筆畫色調淡雅。
六字中以「弘」字和「治」字寫法最具時代特徵,即「弘」字右邊的「ム」明顯比左邊的「弓」短,而且寫的位置靠上;「治」字左邊的「」一般都明顯低於左邊的「台」字,而且「口」字最後一筆「橫」一般都右出頭,寫成「ロ」。
圖17 正德朝御窯〈澆黃釉盤〉,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圖∣呂成龍
圖18 正德朝御窯〈鮮紅釉拔白四魚紋盤〉,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圖∣呂成龍
正德御窯瓷器大都署有年款,分為「大明正德年製」六字(圖17)和「正德年製」四字(圖18)兩種,字體均為楷書,既有青花款,也有礬紅彩款和錐拱款。款識大都署於器物外底,六字或四字做雙行排列,周邊青花雙圈。高足碗上一般署四字年款,在足內邊沿順時針方向繞足環寫。四字年款也有署在器物頸部或近口沿處者,自右向左排列,有的還圍以雙方框。〈青花阿拉伯文筆山〉外底的青花六字年款,或作雙行排列周邊青花雙方框,或自右向左橫書一排。〈青花插屏〉上的青花六字年款,則自右向左寫於托座正中,周邊以青花雙長方框。正德御窯瓷器年款(圖19)字體較弘治御窯瓷器年款略大,款識結構略顯鬆散,但字體非常工整,筆中藏鋒,素有「正德款恭」的說法。
圖19 正德朝御窯瓷器上所署青花楷體六字雙行週邊雙圈年款。圖∣呂成龍
著名古陶瓷收藏家、鑑定家孫瀛洲(1893~1966),曾將明代永樂、宣德、成化、正德御窯瓷器年款和成化御窯瓷器上的「天」字款編成歌訣,為我們盡快從款識鑑定這四朝御窯瓷器,提供了一種行之有效的手段,而且這些口訣均朗朗上口、便於記憶。關於正德御窯瓷器上所署「大明正德年製」六字年款的歌訣為:「大字橫短頭非高,明字日月平微腰。正字底豐三橫平,德字心寬十字小。年字橫畫上最短,製字衣橫少越刀。」第一句是講「大」字寫法。意思是「大」字第一筆「橫」畫寫得略短,第二筆「撇」畫出頭不太高。第二句是講「明」字寫法。「明」字「日」、「月」頭部基本持平,略有高低,即「月」的頭部略高於「日」的頭部。第三句是講「正」字寫法。意思是「正」寫得上窄下寬,三個「橫」畫基本平行。第四句是說「德」字寫法。意謂「德」的「十」寫得小,「心」寫得寬。第五句是說「年」字寫法。意謂「年」字三筆「橫」畫最上邊一橫寫得最短。第六句是說「製」字寫法。「製」下半部「衣」的「橫」畫越過上半部右側立刀的較少。
民國時期,一些利慾薰心的人曾利用弘治、正德朝御窯白瓷後加彩。對於這類瓷器,由於其胎是真的,而彩是後加,因此具有更大的迷惑性,應格外引起注意。鑑別時應著重從彩色、畫工方面尋其破綻。
日月如梭,光陰荏苒。雖然弘治、正德朝御窯瓷器自問世以來,已經過大約500年風雨的洗禮,但相信這些造型俊秀、胎釉精細、裝飾文雅的瓷中佳品,仍會引人入勝,帶來美的享受。
此外,明年(2018)雙方還將合作舉辦「明代御窯瓷器—景德鎮御窯遺址出土與故宮博物院藏傳世嘉靖、隆慶、萬曆朝御窯瓷器對比展」,望觀眾朋友持續予以關注。
明代御窯瓷器—景德鎮御窯遺址出土與故宮博物院藏傳世弘治、正德瓷器對比展北京故宮博物院∣即日起~2018/2/28
相關報導
北京故宮「景德鎮御窯遺址出土與故宮博物院藏傳世弘治、正德瓷器對比展」(上)
兩朝御瓷工藝特色
統觀明代景德鎮御窯瓷器,弘治、正德朝產品雖不如永樂、宣德、成化朝產品名氣大,但亦算得上是品質精良、不乏精品,其中有的品種頗具特色。弘治皇帝是個好皇帝,在位18年,奉行恭儉節制、勤政愛民思想,不好玩樂,致使統治相對穩定、國家相對安定,弘治朝也因此被史學家稱為「弘治中興」,弘治皇帝則被譽為「中興之主」、「太平天子」。從文獻記載來看,弘治年間鑑於被派往景德鎮督造瓷器的太監往往假公濟私、用一造百,致使燒造御用瓷器擾民傷財,有關大臣曾多次奏請裁減或罷免前往督造的內官,弘治皇帝也採納了大臣的意見,但均未長久,不久即又復遣,這說明弘治皇帝對瓷器燒造感興趣。
圖11 弘治朝御窯〈澆黃釉尊〉,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圖∣呂成龍
呂成龍( 2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