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假正經,真上流 李承道的滑稽之舞
Dark Light
Dark Light

假正經,真上流 李承道的滑稽之舞

貫以獨特古典繪畫技巧戲謔地結合俗世議題的李承道,推出了人生第三回個展「西恩那的恰恰」,展出創作十多年來的三系列…
貫以獨特古典繪畫技巧戲謔地結合俗世議題的李承道,推出了人生第三回個展「西恩那的恰恰」,展出創作十多年來的三系列「國王遊戲」、「英雄本色」、「妖精打架」新作。尤值一提,昔日形式不僅畫作內容更多地捨棄援引藝術史經典與象徵物件,將焦點放在人與人之間關係,同時離開繁複華麗雕工的畫框,改而自製特殊造型的金箔框,更完整將作品視為「繪畫的雕塑」,甚至發揚光大其面具語彙,製作疊合兩個漫畫英雄的立體面具,突顯創作精神。
展名嫁接了出產赭色礦物顏料的義大利古城名,以及稍早流行於台灣部分族群的社交舞名,目的在於以一種奇異的扭曲談論藝術家想要的浪漫與上流情調。
李承道《英雄本色III》.油彩畫布.145×112 cm.2016。圖/也趣藝廊
透過觀察流連於夜店、賭場族群的生活方式與處事態度,李承道以坦露肚腩、臉戴面具、著紅內褲的西裝男,以及持槍裸女,象徵當代社會的虛假、縱慾與偽裝,企圖喚出缺席的真實與美好。集其大成的《妖精夜襲》寓意兩角間的複雜關係,彷彿一場起義,偽裝與赤裸對峙,一方先天條件居弱但仰著文明依然強悍,一方既是知識與身分階級的象徵,理應文質彬彬,實際滑稽平凡。人們努力抗爭心底黑暗但於事無補,只能投降。種種二元觀的文本脈絡,在形象一一破滅後,藝術家呈現的是相對消極與黑暗的世界:「我談的是一種頹廢。人們總想擺脫過去包袱,卻礙於許多潛規則而無從抉擇,同時,心底慾望不斷掙扎與拉扯,好比受教化的野獸。並非悲哀,而是現實殘酷。」
過去與當下、現實與理想之間的落差,是閱讀面具的另一線索。以「Somebody wanna be」系列來說,面具下,體態臃腫,髮絲散落,卻投射現實無名的你我;面具上,叫得出名字的政治領袖、演藝明星……以不同前者細膩膚質處理的色塊、變調、平面,甚至「特別假」等視感,翻轉既定印象,流瀉一種無法被滿足的期待。
李承道《BFF V》.油彩、金箔、畫布、框.120×60 cm.2016。圖/也趣藝廊
這份期待扣著其作回應了當代社會的規訓與教條原則,一如他刻畫既定的男女形象來挑戰權利與機制,卻在圖像即將衝破禮教之際,被沉重黑幕壓抑了下來。由著自由憧憬,作品必須顯得浮誇、表面,也假正經。這種不得不,是藝術家平衡現實與理想的手段:「過去的認知正迅速瓦解,自由到了一種快崩潰的臨界點。是時候該發生什麼事了。」他說,為了重拾選擇與決定權,只好把畫愈畫愈明。
為迎接這睽違8年的再出發,展方也趣藝廊大動作地於開幕前一晚舉行派對。入場每位「客人」皆獲美麗女郎發放的定額代幣,可以換購美食美酒,也可參加遊戲、答對主持人問題或想方設法與他人交易,取得更多籌碼,成為現場贏家,巧妙回應李承道畫作題材背景。
李承道《妖精打架—相親相愛》.油彩畫布.113×91 cm.2016。圖/也趣藝廊
此外,欣賞李承道畫作的雀客旅館董事長戴東杰,經也趣藝廊規劃,鏈結另一樁藝企合作。雀客以藝術家工作室為概念發想,借其畫筆、顏料與模特兒扮裝道具如面具、雙節棍、拳擊手套等,以及未完成草圖和小幅畫作,提供入住客不同體驗,並開發未來主題風格房間的新契機。
陳芳玲( 62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