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曾文泉談「抄襲與挪用」

曾文泉談「抄襲與挪用」

今年2月在韓國首爾參加梁彗圭(Haegue Yang)三星美術館的個展,第二天拜訪首爾國家美術館(MMCA),見到她的新作,與游泳池的思維相似。第二天,我看到新聞標題:「《泳池天台》爆抄襲名作,高雄駁二,無限期關閉」。新聞稿內文解釋,對於原創的堅持,以及對人的尊重,是作為一個藝術特區基本的責任與核心價值。
Sherrie Levine在1980年代早期翻拍一系列男性藝術家的作品,如Walker Evans(1903-1975)、Edward Weston(1886-1958)的攝影照片,藉著直接拍攝這些藝術家作品的複製品,除了對現代主義的「原創性」提出質疑外,同時也表現出後現代挪用攝影中一種不同的「在場」(presence)方式與自攝影術發明後,一直為現代主義所壓抑的「攝影的」(photographic)本質,試圖從中引出另一套對「原創性」不同的詮釋,使現代主義的「原創性」概念更能得到呼應時代現狀的解釋與擴充,而不單單只是對此概念進行解構與顛覆……。試想,到了2015年的今天,做為藝術創造者,拿著相機,翻拍某位攝影大師作品,沖洗後冠上自己的名字,是抄襲?抑或是挪用呢?
傅丹的挪用
傅丹(Dahn Vo),是今年威尼斯雙年展代表丹麥館的藝術家,同時,也在由安藤忠雄設計的私人美術館Punta della Dogana museum策畫「說溜嘴」(Sip of Tongue)的大型展覽,是目前最當紅的當代藝術家,他在挪用現成品的創作功力與研究精神,讓即將開幕的新加坡國家美術館(National Art Gallery),以及香港西九文化區裡的M+美術館,都在開幕時邀請他參與創作新作品。
傅丹《中國狗》。
傅丹著名的作品《中國狗》(Chinese Dog)挪用早期英國的歷史照片,英法聯軍時,英國Dunn將軍,從圓明圓裡抱走五隻雜色純種北京狗,當年,只有清朝皇室家族才可以飼養的北京狗,其中一隻送給了英國女王,並取名「Looty」,傅丹加上幾個英文字,記錄當年的英國軍官名字、狗的名字,寫下這段被遺忘悲慘的中國史。傅丹的另一件重要作品,以法國送給美國的「自由女神」雕像真人比例,切割成250片的《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更是成功挪用實際作品的例子。被拆解後,不同部位的銅片,被區分成五區塊,分銷到全世界五大洲,象徵美國借用民主的勢力,介入五大洲各個角落,其中大部分由美術館收藏,去年在紐約下城的公園,連到布魯克林的Dumbo區,在戶外草地上展出許多塊銅雕。
傅丹的藝術創作,透過一連串的研究,將過往的「歷史物件」重現,並賦予新意。中世紀一位越南傳教的教士,被砍頭前夕寫給父親的一封信,在傅丹父親親筆「復刻」下,成為這次威尼斯雙年展丹麥館裡的作品之一,這段子與父生命最後的對話,延伸成傅丹與父親的合作。殺人魔使用過的打字機;1970年巴黎和平協定簽約時,在Majestic Hotel裡的水晶燈,被挪用成為當時的「在場目擊證人」;越戰期間的黑白照片、家裡的家族照片、小時候的照片,或是遊行時使用過的紙箱,一再被傅丹運用成為他作品的一部分,他是當代藝術界成功挪用這些材料的藝術家。
駁二事件
7月18日早上,在「動新聞」上讀到一則來自高雄駁二藝術特區的新聞稿,配合畫面展示一件林德羅.厄利什(Leandro Erlich)的《游泳池》(The Swimming Pool)作品,我乍看嚇一跳,心想,怎麼沒聽說他來台灣。去年在上海期間,在林明弘的生日聚會裡遇見幾位重要藝術家,林德羅與太太、上屆文件大展的荷蘭藝術家Gabriel Lester以及他妻子。林德羅當時與Leo Xu Project在百貨商場合作一個大型案子,很成功。
今年2月在韓國首爾參加梁彗圭(Haegue Yang)三星美術館的個展,第二天拜訪首爾國家美術館(MMCA),見到她的新作,與游泳池的思維相似,只是更大,游泳池變成海邊漁港,水下方往上看,港邊的漁船、路燈、碼頭,與水面上往下望,海裡的水波,與灰色不見底的海況,視覺上產生不同的幻覺。
第二天,我看到新聞標題:「《泳池天台》爆抄襲名作,高雄駁二,無限期關閉」。新聞稿內文解釋,對於原創的堅持,以及對人的尊重,是作為一個藝術特區基本的責任與核心價值。這件作品對外開放一天後,無緣再對外開放,高雄駁二藝術特區的管理單位,應該是高雄文化局,面對當代藝術的「抄襲」應該秉持更小心的態度,我試圖尋找誰是「創作者」也得不到任何資訊。
Sherrie與傅丹的藝術挪用,成功的在當代史上留下紀錄,時間可以往下好幾個世代。攝影照片做為媒材,「時間」、「在場」,甚至之後照片沖印時的首沖與再製,都有專書介紹,甚至藝術學院有特殊課程談論,現成物的再製與利用,成為當代藝術裡重要的創作靈感來源,反觀駁二特區的游泳池,一天的壽命,這件作品產生的風波與負面效應,還在持續加溫中。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在8月中旬,推出一個「中國挪用藝術」(Copyleft)的展覽,策展論述提到,中國目前三種藝術現象:中國藝術傳統相關的臨摹、與西方當代藝術的挪用現象,以及和當下社會現象的山寨。通過梳理中國當代藝術中和臨摹、挪用、山寨相關的藝術創作現象,探討重複和創新與原創的關聯,藝術創作方式和新技術、新材料的關係,以及知識產權和共享的議題。此檔展覽參展藝術家有邱志傑、隋建國、夏小萬、周鐵海、倪有魚、楊泳梁、彭薇,以及來自台灣的姚瑞中與陳浚豪。策展的動機十分有趣,英文名稱Copyleft來自GPL(General Public License),是一個廣泛被使用的自由軟件協議條款。
曾文泉( 10篇 )

曾文泉,為前華特迪士尼台灣董事總經理, 如今是走訪全球各大美術館與博覽會的知名收藏家暨策展人。 近年來其藝術收藏範圍,從現代涵蓋到當代藝術,並跨入策展領域,活躍於藝術圈。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