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外向的文化語境 M+重現「廣東快車」

外向的文化語境 M+重現「廣東快車」

2003年,中國原本決定第一次以國家身分參展第五十屆威尼斯雙年展,但因為一場從廣東開始爆發並最終擴散全球的SA…
2003年,中國原本決定第一次以國家身分參展第五十屆威尼斯雙年展,但因為一場從廣東開始爆發並最終擴散全球的SARS疫情,而取消了中國館的展出。在這樣的情況下,一群沒有中國官方支持、活躍於廣東的藝術家卻開始了他們的威尼斯之旅,他們獲原籍廣東的知名策展人侯瀚如先生邀請,參加雙年展Arsenale主場館的其中一個展覽,更命名為「廣東快車」(Canton Express),向世界展示生活於「世界工廠」的藝術家,如何回應高速發展的社會。「廣東快車」這個名字的由來,或許也正好說明廣東文化的外向。
反映獨特的珠三角文化
1992年末至1993年夏期間,侯瀚如與幾位藝術家在蘇格蘭格拉斯哥為一個展覽做準備,他們經常到當地一家廣東燒臘快餐店吃宵夜,店名就是「Canton Express」。展覽囊括了14名藝術家及獨立藝術空間的作品,包括陳劭雄、段建宇、馮倩鈺、蔣志、金江波、梁鉅輝、博爾赫斯書店(陳侗和魯毅)、林一林、劉珩、緣影會(歐寧和曹斐)、維他命藝術空間、徐坦、楊勇以及鄭國谷的作品。作品時間由1979至2005年橫跨26年之久,形式多樣、內容豐富,涉獵的媒介廣泛,有攝影、雕塑、錄像、裝置藝術以及檔案資料。展品著重反映珠三角地區的日常生活,其充滿活力與獨特概念的當代藝術實踐,與早前那些側重於現實主義、具象風格,以及政治可讀性的中國當代藝術生產形成鮮明對照,帶出對珠三角文化風貌上的影響,揭示當年背後複雜的歷史和所面對的挑戰。展覽結束後,整個展覽獲得專注於收藏觀念藝術的中國山東收藏家管藝購入並運回中國,又在2013年捐贈予M+視覺文化博物館。
徐坦作品《雙年展.狗》,圖中抱狗者為另一藝術家鄭國谷。攝影|林琬娸
此次展覽「廣東快車:珠江三角洲的藝術」是這批藏品的首次公開展示,重現具遠見的前瞻式實驗及塑造珠江三角地區獨特的藝術語言,再現此區如何以藝術回應全球化的趨勢,亦突顯收藏家和藝術社群在實現原展覽中所扮演的獨特角色。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M+博物館行政總監華安雅女士表示,作為M+的第四個展覽項目,「廣東快車」由別具一格的概念藝術風格塑造而成,讓訪客有機會一睹這個曾在國際藝術平台綻放光采的重要展覽。負責這次策展的M+希克資深策展人皮力博士指出修復是今次展覽最大的挑戰,並表示:「展覽取名為『廣東快車』,是想表現快速的都市化進程對珠三角地區的藝術帶來緊急而深刻的影響,相信本次展覽可以讓參觀者從一個較為廣闊的視野下瞭解有關珠三角地區的當代藝術。人們常以為『當代』如此之近,無需刻意維護。但重構『廣東快車』令人感到紀錄和保育刻不容緩,『當代』轉瞬即逝。我們希望是次展覽不僅重現當代藝術發展的一個瞬間,更延伸對上述問題的思考與行動。」
蔣志根據當年中國南方的髮廊常見的霓虹轉燈創作的《吸管人》,英文名為「Sucker」,他請來朋友和藝術家扮演圖中的「吸管人」。攝影|林琬娸
修復還原作品當時樣貌
事隔14年,「廣東快車」部分作品已經佚失,或者受到破壞,M+方面須進行修復整理的工作,經過一年多的準備,力求還原至原展覽上的質感。例如段建宇的《藝術雞》雕塑本來共有100隻雞,如今只剩下40隻。又如林一林的裝置作品《溫床》由他的6個以磚為題材的行為藝術錄像組成,當年就未能按照他的原意在威尼斯展示,因為在當地找不到灰磚而唯有用紅磚代替。其餘作品修復後的狀態,大多與在威尼斯展出時相仿,如這次展出的鄭國谷作品《樣板房》,仍可親身感受到當年廚具樣板、掛在貼滿討論雙年展電子郵件的房間,並從經濟層面展示了香港和廣東在全球化中的關係。《樣板房》選用了陽江出產的廚具,這些中國製造的產品正是通過香港這個中介者銷往全球。「有趣的是,他們當年參加的威尼斯雙年展,也是向世界輸出中國藝術的窗口。」M+助理策展人譚雪凝說。
廣東藝術家有一種「走地雞」(放山雞)的精神,圖為段建宇作品《藝術雞》,原有100隻,因運輸和儲存問題導致的損壞,已所剩不多。攝影|林琬娸
林一林裝置《溫床》,包含6個錄像作品。攝影|林琬娸
如果說廣東藝術在中國藝術裡是邊緣的,那參展的這些廣東藝術家就是「邊緣中的邊緣」。他們沒有官方美術機構背景,沒有政府資金,於是自發組織展覽,在城市不同的空間中打游擊戰。段建宇作品《藝術雞》表現出自由行走的「走地雞」(放山雞)精神,或許正好用來形容這群藝術家。皮力博士說:「這群廣東藝術家具有『反藝術』的色彩和『反傳統』的特色,他們的藝術在特定場所中發生,不強調藝術的永恆性。他們皆甚少以繪畫媒介及政治符號表達對以商業為主導的社會的懷疑與批判,而是以多元媒介呈現全球化影響下的城市景象和市民的日常生活,以及都市人複雜的心理與情感。」譚雪凝亦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九○年代中國藝術最為人熟知的是政治波普,但同時南方藝術家正處於中國全球化的前端,關心的問題多與自身有關。」例如陳劭雄的《花樣反恐》,對全球化議題作出一種幽默的回應。2001年美國911事件後,飛機及高樓這些現代化的產物忽然成為了恐怖主義的象徵,藝術家意識到中國的大城市如廣州和上海等同樣有很多高樓大廈,於是他以動畫和錄像形式,戲謔地虛構出城市中的高樓大廈以各種「花式」躲避飛機撞擊的畫面,人造的工具被賦予了人的意識。
陳劭雄的《花樣反恐》包括兩個錄像和一個棋盤裝置,以幽默方式回應全球化議題。攝影|林琬娸
林琬娸( 46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