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細江英公 讓我忘我-與草間彌生的奇遇

細江英公 讓我忘我-與草間彌生的奇遇

「VIVO攝影團隊」時期的細江出版過《男與女》、《薔薇刑》、《鐮鼬》、《抱擁》等系列作品集,作品中以粗粒子、高…
「VIVO攝影團隊」時期的細江出版過《男與女》、《薔薇刑》、《鐮鼬》、《抱擁》等系列作品集,作品中以粗粒子、高反差,透過男女、黑白、動靜的對比,呈現個人獨特的前衛藝術視角,其中更常以疊影等後製效果,製造出超現實的畫面。此次於德鴻畫廊展出的作品皆為細江前往紐約拍攝草間的工作影像,包含「草間彌生工作室-紐約十四街」、「在她工作室前面的路」、「發生在華盛頓廣場」三個系列。作品中能見草間在自身充滿迷幻感的作品前擺弄姿勢,或躺或立,天真的晃動或直視鏡頭,草間的作品在細江的鏡頭下,顯現出強烈的生命感。不同於其他系列作品,拍攝草間時,細江不僅延續其作品中常見的高粒子、反差與疊影,似乎也因應著主題人物的不同而更加地自然、隨意。能見到草間在公園鞦韆上隨意的晃盪,將臉埋進充滿圓點的作品中,或在行為表演中讓一裸上身的健壯黑人男子抱著她。細江記錄下草間當時的生活、創作並且融為他自身的創作。
「細江英公攝影展─讓我忘我 與草間彌生的奇遇」於德鴻畫廊展覽現場。(攝影/侯昱寬)
在細江的作品之外,展覽中亦同時展出了草間在紐約創作活躍時的展出文件,圍繞著細江拍攝草間彌生的展出,更能夠詳實地理解當時的美國藝術圈如何看待草間當時的創作與表現。此次展覽亦同時展出細江拍攝著名文學家三島由紀夫(Yukio Mishima)的《薔薇刑》系列作品。細江形容他試圖以身體與肉探討生與死的議題,在健壯的男體與柔美有刺的薔薇之中,三島由紀夫從濃厚的眉毛與堅定的眼神中透露出他個人的堅強與果決。
圍繞著草間彌生強烈符號語言的作品,細江的拍攝亦同時顯現出其個人特有的創作風格與思維,如同兩道強烈的光譜映照出日本當代藝術的前衛特色。
年節之際,德鴻畫廊展出「讓我忘我-與草間彌生的奇遇」,細江英公(Eikoh Hosoe,以下簡稱細江)為日本戰後第一代現代攝影教父,展出1964年前往紐約時,拍攝草間彌生(Yayoi Kusama,以下簡稱草間)的系列作品,有著細江個人的疊影與超現實風格,也富涵草間在紐約生活、創作的自然感。此次展出作品的攝影者與被攝者均是日本當代藝術中重要的指標性人物,他們在1950年代紐約所留下的紀錄亦是歷史的見證。
做為日本現代攝影的一代宗師,細江在攝影史的地位已無須言說。出生於1933年日本山形縣,細江在1959年「十人之眼」展覽後,參與了日本現代攝影中極具代表性的「VIVO攝影團體」。「 VIVO」在世界語中的意思為「生命」,成員包含了東松照明(Shomei Tomatsu)、奈良原一高(Ikko Narahara)、川田喜久治(Kikuji Kawada)、石元泰博(Ishimoto Yasuhiro)等,對日本現代攝影往後的發展有著深遠的影響。VIVO成員的作品與日本前期新聞攝影有著顯著的差異,各自有著個人獨特性與創造力,也持續影響日本攝影藝術的發展。
「細江英公攝影展─讓我忘我 與草間彌生的奇遇」於德鴻畫廊展覽現場。(攝影/侯昱寬)
侯昱寬( 16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