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單色畫制霸拍場 金煥基獨占鰲頭

單色畫制霸拍場 金煥基獨占鰲頭

只有金煥基可以超越金煥基 回到《典藏拍賣大典》韓國Top10的討論。延續2015年單色畫(Dansaekhwa…
只有金煥基可以超越金煥基
回到《典藏拍賣大典》韓國Top10的討論。延續2015年單色畫(Dansaekhwa)的水漲船高,2016年藝市依然聚焦這幾位明星,但凡作品現身,眾藏家便不惜重本大膽出手。按照前述,不難得知這些藝術家的市場發展已從內需轉向國際跑道,除了高價出現地早在2010年左右便從韓國移轉香港或紐約戰區,個別藝術家如2016年仍拿穩韓國當代冠軍獎盃的金煥基,其拍賣主場雖仍以韓國61%最高,但最高價之作《12-V-70 #172》(1970)還是由首爾拍賣拿至香港拍出,成交價4千萬港元。
除冠軍之作,2016年刷新其個人前十高價榜的還有4件作品。包含緊接於後的是落槌價54億韓元的《無題27-VII-72#228》(1972),由K拍賣6月28日於韓國拍出,為Top10榜眼。落槌價3300萬港元的《無題》(1970),由首爾拍賣4月4日於香港拍出。另外,金煥基一人包辦了是這次《典藏拍賣大典》韓國Top10榜單的前3名,翻紅程度更勝上回,年度銷售額更從2015年2463萬2957美元增至2016年3773萬6319美元,無疑年度獨佔鰲頭的單色畫明星。
李禹煥《與風》.壓克力、礦物顏料、畫布.218×291 cm.1988。圖|本刊資料室
李禹煥以量制價拉長戰線
相對金煥基這兩年迅速翻紅,李禹煥的拍賣之路走得更為悠遠。其作品成交額曲線圖大致呈現3個波型,2007、2012、2014年冒出3次高峰,成交總額雖近3年約落在2千萬美元上下,仍不敵2007年巔峰2254萬4008美元,但低潮時卻不到500萬美元,起伏相當大。2016年成交總額乃入拍以來僅居第4高1833萬5917美元,件數卻有最大值188件。或可說其價格稍趨冷靜,刺激出更多需求量。反映在個人前十高價榜而言,僅10月3日崔勝鉉執槌時以1088萬港元成交的《與風》(1988)一作入圍。
朴栖甫《描法No. 9-79》.油彩、鉛筆、畫布.195.6×290.8 cm.1979。圖|本刊資料室
對朴栖甫寄予厚望
不若2015年單色畫成員個個屢破紀錄的盛況,2016年除金煥基、尹亨根繼續舵手的任務,其餘人則僅改寫榜單。但朴栖甫仍稱得上影響力十足。其前十高價榜中,第2至5與7名之作皆由2016年藏家買下。9月27日,首爾拍賣在韓國上拍的《描法No.1-81》,與2015年締造記錄新猷的《描法No.65-75》之間,僅差距落槌價5200美元,故退居個人排行榜第2名,落槌價11億韓元。與成交價121萬2500美元的第3名《描法No. 9-79》(1979),為目前唯3突破百萬美元大關的作品。緊追於後的有《描法No.222-85》(1985,成交價848萬港元)、《描法No.4-78》(1978,落槌價650萬港元)。第7則是《描法No.3-75》(1975,落槌價9億韓元)。
朴栖甫拍品年度成交量有79件,比2015年減少了14件,卻衝出更高的成交總額1333萬5541美元,透露了大夥對畫作價值的肯定態度與追高厚望。
回望名望卓著的藝術家
幾年間,一些年輕的藝術家成功地吸引了市場收藏家的注意,擠掉了一些老牌藝術家原本的位置,但2016年收藏家的目光又重新轉向名望卓著的藝術家身上。最近的幾次拍賣會顯示了收藏家重新定位的態度。一如祭出「2016當代藝術市場報告」的artprice首席執行官蒂埃里.埃爾曼(Thierry Ehrmann)所言:「當代藝術將是藝術市場裡永遠的『細微體』(inframince):它總是挑戰著已寫下的紀錄,其本質飄渺不定、難以捉摸,而其發展走勢更是詭譎多變。」
單色畫制霸拍場 金煥基獨占鰲頭
回味2016年韓國藝拍盛事,最讓人津津樂道的莫過由韓國男團成員崔勝鉉客座策畫的香港蘇富比當代藝術專場「#TTTOP」。這場話題性十足、關注度極高的拍賣有28件作品上拍,雖未得白手套,卻也交出4件逾千萬港元成交的首拍紀錄。總成交額1億3570萬港元,遠超過拍前預估約9千萬港元。又,不乏以韓國藝術家金煥基、朴栖甫、李禹煥、鄭相和及白南準的作品締造佳績。但在artprice發表的2016年全球前500強當代藝術家名單中,韓國藝術家吳治均(203)、孫詳基(259)、金泰浩(307)、吳潤(342)、姜堯培(348)、徐道獲(409)、崔素榮(445)則各自在南韓拍場取得最低近30萬美元、最高逾75萬美元的成交總額,換來韓國在地藏家的青睞。
在新一年度(2015年7月至2016年6月)當代藝術二級市場成交總額普遍下滑的狀態下;以領先地位的美國為例,總額雖有5億8240萬美元,為當代藝術市場最大宗,佔額38%,但仍比前年度減少24%。韓國卻與印尼、菲律賓共同受益於新一波的藝市活絡。Artprice在數據報告中指稱,這3個國家主要著眼於國內藝術家作品的銷售,但只要藝術家受到國際肯定,其最好的作品便均通過香港或新加坡拍賣售出,說明了前段所述的韓國國內外藝市各自精彩而呈現不同風貌的現象。
金煥基《12-V-70 #172》.油彩棉布.236×173 cm.1970。圖|本刊資料室C
陳芳玲( 62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