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那些年,被小偷竊走的張大千
Dark Light
Dark Light

那些年,被小偷竊走的張大千

張大千繪畫的高昂價格,讓不肖人士有非份之心,因而發生過不少「張大千繪畫」竊案,被偷者除了畫家知交弟子、收藏同好,公立博物館亦有失竊紀錄。
張大千為當代重要水墨創作大師,生前畫展接連不斷、豐沛的創作表現亦受眾人敬重喜愛,其潑墨潑彩作品更帶來巔峰的藝術成就。張大千過世之後,畫價也水漲船高、不斷飆升,根據法國資料庫Artprice的調查顯示,2011年張大千拍賣總收入打破畢卡索紀錄,金額高達5億670萬美元(折合台幣約152億元)。
張大千與畢卡索(左)相會,其身側女子為夫人徐雯波。(本刊資料室)
而這高昂畫價,卻也讓不肖人士有非份之心,發生過不少「張大千繪畫」竊案,被偷者除了畫家知交弟子、收藏同好,公立博物館亦有失竊紀錄,如文化大學華岡博物館在1984年曾被偷去張大千《荷花》與黃君璧《雙松巖壑伴》,最終張大千《荷花》在2004年的保利上海拍賣中出現,但館方卻無力討回。
失竊作品流落至拍賣場,時有所聞。今年10月7日即將在蘇富比秋拍登場的「中國書畫」拍賣,又再出現一件「贓物」,即從黃君璧家中偷出的張大千祝壽之作《春山雲瀑》。
 
71歲水墨大師黃君璧二次遭竊,《春山雲瀑》成心頭痛
近日黃君璧么女黃湘詅出面,希望和香港蘇富比斡旋,撤拍「中國書畫」拍賣的張大千《春山雲瀑》。張大千、黃君璧及溥心畬在台被譽為「渡海三家」,皆為台灣水墨藝術的重要大師,而《春山雲瀑》正是張大千及黃君璧大師情誼的見證。根據黃君璧弟子張福英表示,這幅寬63.3公分、長127.8公分的潑墨潑彩巨作,是旅居巴西的張大千繪製並上款「君璧道兄七十一歲生日。弟爰敬圖為壽」,特別以三萬多台幣的航空運費寄回台灣,給黃君璧祝壽。其情意深厚,黃君璧珍惜鄭重,掛在家中客廳近餐廳門口。
蘇富比近日要上拍的張大千《春山雲瀑》,63.3×127.8公分,潑墨潑彩金箋,估價3200萬至3800萬港元。(©香港蘇富比)
1990年10月27日,高齡94歲的黃君璧家中遭竊,其中遭竊畫作包含先總統夫人蔣宋美齡繪、蔣中正題字的《雲山聳翠》、徐悲鴻抗日時期為畫家所作之人物畫。而張大千《春山雲瀑》雖因掛鉤卡緊、難以卸下而逃過一劫,但盜賊不到一週又再次光顧,將這幅畫作帶走,至今仍未破案。這次《春山雲瀑》出現在拍賣場,是黃君璧弟子暨知名畫家劉墉及其夫人發現,趕緊與黃君璧么女聯繫。
如今離竊案已有30年之久,黃湘詅表示和蘇富比斡旋過程中,蘇富比希望她提出報案資料、父親遺囑,並詢問是否香港有房可作抵押。但她也十分無奈,一方面是父母的遺囑律師已找不到,另一方面是當時的報案資料已佚失,大安分局、刑事警察局因曾淹水,早期的報案資料已無從查起。但雙方仍持續溝通中,黃湘詅向媒體感性提出期盼:「希望這幅畫撤拍,為的是告慰先人在天之靈,這畫若爭取回來,也不是留給我個人,我願意捐給故宮或美術館,讓它屬於全台灣人。」
畫家生前也被偷,1982年摩耶精舍失竊案
這種偷盜繪畫的情況,早在畫家生前就已發生。但對於偷畫,張大千反應也是一絕,撰寫張大千傳記的王亞法就曾記錄1971年的香港畫展一段傳聞軼事。1971年是畫家在香港大會堂舉辦展覽,身體因素而未到場出席,拜託李祖萊協助,他則在環蓽盦作畫。結果展廳突然發生大事,李祖萊趕緊電話通知張大千,說有人在展廳順手牽羊了一幅畫,現在被警察逮到抓進局內。電話另一頭的張大千聽聞,便說:「偷畫著系文化賊,他一定喜歡我的畫才偷的,就把這張畫送給他吧,不要難為他,叫警察不必追究,放掉他算了。」不過交涉未果,最終這名「文化賊」還是得進監獄吃牢飯。
頭戴東坡巾的張大千,抱著鐘愛的孫女綿綿,祖孫情深。(本刊資料室)
在畫展偷畫,或許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的雅賊行徑。然而若是偷盜住家,不分青紅皂白的成捆帶走,何如?1982年,「盜帥」黑金城偷竊張大千住處摩耶精舍。黑金城為1988年至1991年著名的竊盜,犯案高達百起,由於多是有保全系統的大樓,犯案難度高而被媒體封為「盜帥」。除了偷竊銀行、鐘錶行,中國畫家范曾1990年來台舉辦畫展,其27幅作品也遭他盜走。1982年,黑金城和同夥隨機潛入住屋犯案,他負責開車,而同夥從屋中抱出錄放影機及一綑畫,兩人便得逞離去。隔天他看報紙,才發現自己偷的是摩耶精舍,帶走了多幅張大千繪畫。
士林摩耶精舍外觀,今為張大千先生紀念館。(©林高志)
黑金城後來遭判刑20年入獄,2011年出獄,而這些張大千繪畫仍在身邊。如今30年超過追訴期,台灣也無法可以追溯這批贓物。在《鏡傳媒》採訪黑金城報導中,他也不諱言會請人鑑價賣出。
 
向拍賣場討回失物,並非史無前例
拍賣場上,買賣雙方皆無需公開個人資訊,優點是具有一定程度的隱密性,但缺點也是易於流入真偽難定、不法取得的藝術文物。這也是為何許多盜竊畫作,最終會進入拍賣場的原因。向拍賣公司提出擁有證明且討回失物,實有成功案例,如2012年的張大千《擬唐人秋郊攬轡圖》。
2012年,香港蘇富比預計10月8日拍賣張大千《擬唐人秋郊攬轡圖》,獲得買家同好關注,然而這消息一出卻迎來風波,建築大亨陸根泉女兒陸介鏗現身,表示本件拍品為家中所藏,他是從《典藏古美術》第240期雜誌及蘇富比網站得知拍賣消息,才緊急到香港警務處報案,希望終止拍賣。陸根泉,是曾承包上海百樂門舞廳的建築大亨,交友廣泛的他不僅與杜月笙、戴笠等人熟識,張大千也與他相交,常至家中聽戲。而《擬唐人秋郊攬轡圖》正為畫家所贈,畫上款題「根泉仁兄方家正」。1984年因女兒陸介鏗出嫁,陸根泉便贈畫作為結婚禮物。
張大千《擬唐人秋郊攬轡圖》,100.2×54.3 公分。2012年於香港蘇富比上拍,估價880萬至1280萬港元,最終因物權爭議撤拍。2015年春季再次現身拍場,再次由香港蘇富比推出,估價1000萬至1500萬港元,最終以5116萬港元成交。(©香港蘇富比)
為何流入拍賣場,陸介鏗指稱畫作後來交給弟弟陸介康保管,1996年弟弟委託父親經營的飯店員工暨老管家徐敦喜保管,然而最後被占為己有,並送進蘇富比拍賣。不願見家中收藏遭受拍賣,剃髮為尼的她因而出面與蘇富比協商,解決擁有權爭議。拍賣前一天,蘇富比發出聲明,表示獲悉該作品的物權爭議,最終撤銷拍賣《擬唐人秋郊攬轡圖》。而陸女也向台北地檢署提告,但將畫作出售的徐敦喜之女認為畫作是陸介康抵償積欠父親債務的抵押,她有權處分,申訴對方誣告。最終雙方提告皆未成。檢察官認為陸介康與徐敦喜二人間的債權、債務關係不明確產生誤會,因此罪證不足。最終雙方達成和解,全案不起訴。
ARTouch編輯部( 864篇 )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