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宋代人的中秋夜:開趴、觀潮、撈月亮

宋代人的中秋夜:開趴、觀潮、撈月亮

Mid-Autumn Night in Song Dynasty: Partying, Tide Gazing, and Moon Fetching
中秋夜除了泛舟、浣月之外,北宋《東京夢華錄》記載:「中秋夜,貴家結飾台榭,民間爭佔酒樓玩月。絲篁鼎沸,近內庭居民,夜深遙聞笙竽之聲,宛若雲外。」
 「八月十五日中秋節,此日三秋恰半,故謂之「中秋」。此夜月色倍明于常時,又謂之『月夕』。」 在如此中秋美月下,人們總會忙裡偷閒,找時間欣賞月色。 而對文人來說,更愛用「玩月」代替賞月。玩月帶有一種優雅及趣味,唐代詩人歐陽詹〈玩月〉詩序「月可玩。玩月,古也。謝賦、鮑詩、眺之庭前、亮之樓中,皆玩月也。」南北朝時期謝靈運、鮑照和謝眺等詩人,都喜愛玩月,並留下了許多玩月詩。
古代常見玩月方式,不外乎登樓望月、庭中賞月或是把酒問月。據載宋代中秋夜,江浙地區觀潮賞月蔚為流行,尤其8月16至18日是最佳觀潮玩月的日子。《夢梁錄》:「西有湖光可愛,東有江潮堪觀,皆絕景也。每歲八月內,潮怒勝於常時,都人自十一日起,便有觀者,至十六、十八日傾城而出,車馬紛紛。」北宋文豪蘇東坡也曾作《詠中秋觀夜潮》詩:「定知玉兔十分圓,已作霜風九日寒。寄語重門休上鑰,夜潮留向月中看。」宋人對月夜泛舟的喜愛,不僅在8月中秋日。蘇東坡的前、後〈赤壁賦〉便是分別於7月16日和10月15日,與友人夜晚泛舟後有感而作。
南宋《赤壁賦山水人物銀盤》,美國明尼阿波利斯藝術學院收藏。 (圖版收錄於J. J. Lally & Co. oriental art《Silver and gold in ancient china》,New York,2012)
蘇軾《赤壁賦》詩文精彩豐富,因此成為許多藝術創作的靈感來源。《赤壁賦山水人物銀盤》,銀盤為八瓣菱花平底造型,直徑26.5公分,盤面裝飾「東坡泛舟赤壁」人物故事圖。故事畫面表現蘇軾與友人,夜間乘船遊覽赤壁賞月,吟詠玩月詩。畫面表現〈前赤壁賦〉詞意,「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文人月下飲酒賦詩的情懷,自古皆同。銀盤月輪內桂樹與玉兔搗藥的圖像組合,亦成為宋代工藝紋飾中常見的月亮形象。
細觀南宋《赤壁賦山水人物銀盤》局部(左),上方的月亮繪有玉兔擣藥(右上)。玉兔擣藥的圖樣常見於宋代文物(右下)。(圖版收錄於J. J. Lally & Co. oriental art《Silver and gold in ancient china》,New York,2012)
宋人過中秋除了月夜觀潮泛舟外,亦喜掬水映月,且留下不少以「掬水月在手」為題的玩月詩,如「無事江頭弄碧波,分明掌上見嫦娥」等絕句。傳說李白夜遊采石江中,旁若無人,醉入水中捉月影而死。因有一代詩仙在江上撈月而亡的前例,宋代仕女們傾向選擇較安全的水中撈月法,即在庭園等空曠處,備好水盆,雙手掬取盆中清水,使月光映照其上,如此便能輕鬆取得「掬水月在手」的浣月成就。南宋女詞人朱淑真曾作〈掬水月在手〉一詞,曰「不知李謫仙人在,曾向江頭捉得麽?」今日一看,怎有股似有若無的嘲諷意味在其中?
宋人《浣月圖》,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國立故宮博物院Open Data 提供)
仕女趁月圓之日,在庭中掬水浣月的人物圖像,也成為元、明時期女性金銀飾品中的人物故事題材。如元代湖南窖藏和明代江蘇武進黃明墓出土的金簪頭,皆以凸花浮雕工藝打造女仙苑中掬水玩月場景。
左為元代 《掬水月在手圖銀腳金簪》,湖南株洲攸縣ㄚ江橋元代金銀器窖藏出土;右為明代《玩月圖金簪》,明代江蘇武進黃明墓出土,武進博物館藏。二者皆描繪仕女掬水中月之情景。(圖版出自揚之水《奢華之色—宋元明金銀器研究》卷一,北京:中華書局,2010)
中秋夜除了泛舟、浣月之外,北宋《東京夢華錄》記載:「中秋夜,貴家結飾台榭,民間爭佔酒樓玩月。絲篁鼎沸,近內庭居民,夜深遙聞笙竽之聲,宛若雲外。」宋代冊頁《瑤臺步月圖》,描繪三位仕女娟秀纖麗,手中各持一供物、鎏金銀杯和銀盤;左右侍女持銀注子和團扇。畫面左側遠方空濛的夜色中,一輪圓月從東方漸漸升起,表現中秋佳節仕女們登高臺望月場景。南宋《醉翁談錄》記載宋人無論貧富,京城人家子女,中秋時皆有登樓或於中庭焚香拜月的習俗。男子祈願早步蟾宮,高攀仙桂考取功名;女子則祈求願貌似嫦娥,生子必多。
宋人《瑤臺步月圖》,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圖版出自段濱編《宋畫.人物》,杭州市:西泠印社出版社,2005)
實際上,宋人過中秋的熱鬧程度堪比春節,舉國不分男女老幼的通宵歡慶。《東京夢華錄》記載中秋夜「閭里兒童,連宵嬉戲。夜市駢闐,至於通曉。」南宋《堆黑樓閣人物文盤》盤面雕樑畫棟的屋堂前,十位孩童在庭園中嬉戲作樂,人物刻劃活潑生動,姿態各異。空中高掛的月輪內,如《赤壁賦山水人物銀盤》同樣刻劃了桂樹與玉兔的圖像組合。
宋人的中秋夜過得如此燈燭華燦,對比今日一家烤肉萬家香,也絲毫不遜色! 
南宋 《堆黑樓閣人物文盤》 ,直徑31.2公分,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圖版翻攝自西田宏子、多比羅菜美子編《宋元の美:伝来の漆器を中心に》,東京:根津美術館,2004)
朱佑霖( 7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