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酸」女不知亡國恨?用「愛」淨河水甘甘!

「酸」女不知亡國恨?用「愛」淨河水甘甘!<3在國軍英雄館遇見辣妹<3

「辣妹市集」可以是一個商業行為,也可以是一種策展實踐,又或是一個關於性別友善的社會運動,以上皆是、以上皆非。正如同召集人「酸六」,既是烈女也是壯士,可以是媽媽桑,也可以是觀世音或是聖母瑪利亞。
親愛的國軍官兵,您出差辛苦了!
需要找個地方住宿嗎?
歡迎到專為國軍官兵提供住宿的英雄館,
這兒以清優的環境、現代化的設備、低廉的收費,
服務勞苦功高的國軍官兵。
(註)
端午連假剛過,全台高溫籠罩,高雄每逢這個時候,就是要在愛河河岸上,隨著鼓聲與加油聲,看著身手矯健的男兒,以整齊劃一的動作,揮動手中的船槳,同心協力滑著龍舟,展現運動家精神,並彰顯我國之優良傳統;然而今年的高雄,因為國軍英雄館的活動,有了不一樣的風景與聲音。
高雄國軍英雄館外觀。(攝影/陳漢聲)
高雄國軍英雄館外牆以近似皮特.蒙德里安(Piet Cornelies Mondrian)的色塊混搭,讓英雄館外觀格外醒目。(攝影/劉星佑)
高雄國軍英雄館外觀,有于右任題字的「高雄國軍英雄館」,以及「英雄愛美人」愛河產業鏈的帆布條。(攝影/陳漢聲)
為了一窺「辣妹市集」的「妹」有多「辣」,筆者割捨中華兒女最期盼的龍舟競賽,捨棄河岸視角,行經聖母玫瑰堂,站在高雄市英雄路與五福路的交叉口,來到國軍英雄館,用手遮住刺眼的陽光,抬頭看見革命元老于右任先生題字,中鋒用筆、不溫不火,閃耀昔日軍人風範,近似皮特.蒙德里安(Piet Cornelies Mondrian)的色塊混搭,讓英雄館外觀格外醒目,一旁「英雄愛美人 一生一世1314」愛河產業鍊的宣傳帆布,與黃鶴樓餐廳結婚廣場的招牌,相得益彰;這是筆者自高雄出生、年過30以來,第一次拜訪這裡,走進建物,「歡迎光臨」四個大字,迎面而來,「軍民橋樑」的匾額,與一座樹瘤屏風在川堂,足見氣派與大方。
高雄國軍英雄館室內斗大的「歡迎蒞臨」字樣。(攝影/陳漢聲)
國軍英雄館內「軍民橋樑」的匾額,與前方一座樹瘤屏風在川堂。(攝影/劉星佑)
國軍英雄館內掛有《富貴長春圖》。(攝影/劉星佑)
人未至、聲先到,聽聲尋人,勝利廳傳來律動感強烈的電子音樂,場外「富貴長春圖」裡的牡丹,以及場內「九如圖」的鯉魚,彷彿都搖擺了起來,天花板垂吊著富麗堂皇的水晶吊燈,地板與牆面分別用實木與壁紙裝潢,紅色布幔綴飾而成的舞台,中間掛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以及國父孫中山的遺像,這裡應該是一個市集吧?對一件作品有疑惑,自然而然地想問藝術家,對一個展覽有疑惑,想詢問策展人,對一個市集有疑惑,當然想問問召集人,眾人所指的是一名叫做「酸六」的人物,究竟酸六是何許人也?
漂亮寶貝口秋4~我
豔陽高照在港都是一種火上加油,然而日頭再怎樣毒辣,都沒有酸六火辣!2017年,酸六在VOGUEme的專訪文章〈跳脫男女框架,「ㄊㄚ」的美麗自己定義〉中,被形容成「眼神篤定、魅惑、美麗又帥氣,就像日本漫畫家荒木飛呂彥筆下角色。」「脂粉覆蓋著他的臉蛋,但仍無法掩飾他生來俊俏的模樣。」在〈同志族群中,不被看見的「跨性別者」〉的報導裡,記者李亞璇這樣描述著酸六的外表。
「辣妹市集」主辦人酸六與國父孫中山遺像的合影。(攝影/陳漢聲)
酸六本名黃志捷,人稱萬華鞏俐果然名不虛傳,在「辣妹市集」當天,身著黑色薄紗連身短裙,內襯黑色蕾絲內衣,胸口到腰身拼以豹紋圖樣的布料,性感嗎?賤人見仁見智,但絕對超級有魅力!為了更加了解這個在高雄少見的市集,筆者經歷了最「吵」、最「分心」以及大開黃腔笑到失控的採訪,除此之外,這也是一個逢人就被要求合影,而頻繁中斷的採訪。
受訪中的酸六(左)仍頻繁地被要求合影。(攝影/陳漢聲)
「不要看我們這樣,我們其實人都很好,好嗎!只是看起來歹鬥陣而已。」除了跨性別的形象,酸六還擅長控制自己的聲線,沒有男聲女聲的差異,只有性感與感性的不同,「這樣的打扮,讓我的身體真正有一種自由的感覺,自從有這樣的感覺之後,我去任何地方,我就用這樣的方式去嘗試」酸六彷彿透過誇張、非「常」態但自在的打扮,成為一張石蕊試紙,在日常中找到那些酸鹼不平衡的地方。酸六提及自己有一次買鹹酥雞,與老闆對話的經驗,「你今天穿這麼辣去哪裡?」「沒有啊,我只是去上班」這時候老闆接著問:「你在做什麼特別的工作?」「打工啊」酸六這時候藏不住生理男的喉音,低吼回覆,「你打工穿這樣喔!」老闆終於講出心裡話,「你賣鹹酥雞也可以穿這樣啊!並沒有規定賣鹹酥雞要怎樣穿吧!」這樣的一個小對話,都可以變成酸六式的一對一性別觀念小教室,這些精心的打扮,讓酸六找到了「性別教育」的「禪機」。
「辣妹市集」現場,由喜酒圓桌組成不同攤位,攤主坐著有餐椅套的椅子,充滿「道地」的氛圍。(攝影/陳漢聲)
「辣妹市集」上南無無敵戰鬥陀螺攤位。(攝影/陳漢聲)
我們都是做「純」的
秉持著「讓高雄成為一個同志願意回家的城市」,高雄同志遊行聯盟的攤位在正門的入口處,用彩虹旗當桌巾歡迎每一位前來的朋友,「生存困難需要潤滑,潤滑大概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了吧!」酸六在臉書如此介紹一旁的体慾研究室,這個攤位正在販售肛交用水性潤滑液。另有「南無戰鬥陀螺」五彩打火機,和睡蓮、電子蠟燭「供」在桌上;一面連身鏡,一張椅子,在國父遺像旁,隨即變成造型師的舞台,繽紛髮片任君挑選,攤主身穿黑色網狀蕾絲,大露後背與腳踝的刺青,染金的平頭髮型,在牛仔短褲與羅馬厚底鞋的搭配下,男性氣質「滲」出藏不住的「媚」力。「全台幾乎所有的跨性,如果需要治裝,沒有人不認識他的」這是酸六口中的辣媽祖,活動當天的打扮完全不亞於酸六,大方秀出西瓜塑膠球是用什麼「原理」撐起你我眼前的「高峰」,而張狂的眼妝,隨時都知道哪一台攝影機在拍他,或者應該說,眼神看到哪,哪就是攝影棚。攤位衣架掛著滿滿的古著和名牌二手,刺青機的聲音此起彼落,底片相機整齊地擺在桌上等,這些攤位不都是喜酒宴客的圓桌嗎?回過神來,才會發現除了圓桌,連攤主座位,都還是有著餐椅套的椅子;「在這裡辦市集蠻好的,風格離奇但又很一致,原本聽酸六在那邊嘴,說桌子要多大有多大,沒想到到了現場,發現真的很大,我還得回家搬貨。」一位慣性購物,然後原封不動地,在市集賣出「全新二手」商品的美少女,如此地形容此次參與市集的「甘苦談」,言談之間,藏不住的愛與包容。
「辣妹市集」當天出現不同風格的辣妹。(攝影/陳漢聲)
辣媽祖,全台幾乎所有的跨性者,幾乎沒有人不認識他。(攝影/陳漢聲)
「辣妹市集」上的南無戰鬥陀螺攤位。(攝影/陳漢聲)
「就是要在這裡辦『辣妹市集』才有機會突破同溫層啊!雖然場地是意外找到的啦!」酸六在這裡舉辦市集的緣起,如同他的生命經驗,常有意外,但都歪打正著。「辣妹市集」的風格,不是森林系小動物的棲息地,也不是多肉植物或是鹿角蕨的保護區,買不到蘋果派、肉桂卷與手沖咖啡,但是有泰式的芒果飯和香蕉粽,除了服飾,還有更多不知道哪個年代、哪種卡通角色的玩具,以及不知道可以用來幹嘛,連拿來當作裝飾品都會有點怪、拒絕百搭的「物」,這些太做自己的「無名物」,「它」就是「它」自己,彷彿是一個個攤主的縮影。現場約有30幾個攤左右,攤主多數來自高雄,部分來自台南甚至是台北。有的是酸六多年的朋友,有的是素未謀面,第一次見面的粉絲,攤主都各自有著自己的綽號或小名,而攤位幾乎都有自己的粉絲專頁,成立的理由與背後的故事都不盡相同,這可以說是一個僅靠臉書與IG號召攤主與買氣的市集,這樣的市集可以發大財嗎?毫無疑問的,這是一個「純」市集,說自己的「純」的往往都不純,因為這裡交換了更多不同生命態度,與包容的可能。生意興隆、財運滾滾當然是每個人都想要的,但酸六更期許自己的市集,是個性別友善、性別多元的空間,唯有在這份初衷下,發大財才更有意義。
「頂加甜點」一個專門販售芒果飯以及香蕉粽子的攤位。(攝影/陳漢聲)
「頂加甜點」一個專門販售芒果飯以及香蕉粽子的攤位。(攝影/陳漢聲)
「辣妹市集」上販售著各式各樣、拒絕百搭的「物」。(攝影/陳漢聲)
「辣妹市集」上販售著各式各樣、拒絕百搭的「物」。(攝影/陳漢聲)
榮耀回歸的真相
「『辣妹市集』繼上一次2017年,在高雄南瓜(一間鹽埕區的古著店)舉辦之後,事隔三年,才再次地在高雄舉辦,但是在國軍英雄館舉辦則是第一次。」酸六解釋了「榮耀回歸」的緣起,也細數自己與攤主認識的情誼「他們都是我這一路上,一起打拼的好夥伴。」酸六從高中認識到現在的朋友,在一旁睜大眼睛,頻頻點頭表示認同「這一次真的算榮耀回歸耶!」酸六側身甩頭,撥開肩上的頭髮「畢竟我也是鳳山莫文蔚!」,在成為萬華鞏俐之前,高雄就是酸六「闖江湖」的所在,擺攤並認識不同的朋友,到現在成為「辣妹市集」號召者,從募集攤主、宣傳主題、尋找場地、分配位置,為打造一個「友善」的空間,與夥伴一起努力著。
「辣妹市集」現場也有髮型造型師。(攝影/陳漢聲)
「辣妹市集」當天出現不同風格的辣妹。(攝影/陳漢聲)
市集辦在端午連假的星期五與星期六,我不禁好奇,為何星期日沒有市集?酸六彷彿被看穿般「嬌嗔」表示,「好啦,其實是因為這個星期日,我有高雄的朋友要舉辦同志婚禮,所以『辣妹市集』才選擇辦在這個連假,但星期日沒空來擺攤,我要去吃喜酒。」《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草案通過,開放同性伴侶登記結婚的感動,都不如「我要吃朋友喜酒」這樣的日常來得悸動。
「辣妹市集」上販售著各式各樣、拒絕百搭的「物」。(攝影/陳漢聲)
「沒有辦法親自讓自己家人,看到自己工作的樣子,還有自己那麼努力經營的人群,覺得很惋惜。」這是酸六在臉書上分享的心情,這麼「做自己」的「辣妹市集」,還需要透過別人認同才能認同嗎?「我的家人曾經一度以為我在賣淫」,因為穿著打扮的關係,讓家人忍不住「質疑」自己的小孩,「最好的解釋,就是讓他們知道我很安全,我的朋友很善良,很認真,也很努力。」在成為鳳山莫文蔚以前,酸六可是恆春香蕉公主,那是一個以出租香蕉船為家族事業才有的封號,關於社會與家人的認同,酸六絕對不是一帆風順的人生勝利組,但也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叛逆,榮耀回歸的另一個真相,是一個與家人之間的關係認同。
「辣妹市集」上販售著各式各樣、拒絕百搭的「物」。(攝影/陳漢聲)
愛與包容
創意市集在台灣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已從一個創意手作的新鮮事,變成營造文藝氛圍時必備的日常,筆者並非創意市集的研究者與追隨者,撇開創意市集的定義,仔細回想起來,也不經意地逛過許多、從南到北,包含台北華山藝文特區、松菸文創園區、四四南村、寶藏巖藝術村、台中勤美綠園道、審計新村、高雄駁二特區等,然而國軍英雄館的「辣妹市集」的經驗,仍然是一個很新的體驗。
與筆者一同前往的朋友,意外地與其中一位攤主相認,在雙方一陣寒暄後,我充滿好奇地想知道,外表看起來是不同生活風格的兩人,是怎樣認識的?「我們是參與繩縛活動認識的朋友」,或許只有在這樣的場合,才有機會進一步認識「已知」朋友在不同生命經驗裡,本來就存在的「未知」面向,所謂的分享自己,指的何嘗不是這樣的情境,一種安心、從容與自在。
「辣妹市集」當天出現不同風格的辣妹。(攝影/陳漢聲)
關於性別理論,為了「有效」,也就是客觀、理性、科學的討論,定義與論述往往無法顧及瞬息萬變的當下。而酸六本身就是一個把握現象、製造現象、回應現象的「藝術家」;「我想無論如何,我會一直變下去,畢竟我追求的,從來不是終點,而是更多的選擇以及改變。」對現在的酸六而言,素顏也可以是一種Look;「辣妹市集」可以是一個商業行為,也可以是一種策展實踐,又或是一個關於性別友善的社會運動,以上皆是、以上皆非。正如同酸六,既是烈女也是壯士,可以是媽媽桑,也可以是觀世音或是聖母瑪利亞。
「辣妹市集」的召集人酸六,被形容成「眼神篤定、魅惑、美麗又帥氣,就像日本漫畫家荒木飛呂彥筆下角色。」(攝影/劉星佑)
離開「辣妹市集」,將近晚上九點,手上多了一張酸六個人海報,今年的端午節很不符合中華傳統,再次經過愛河河岸,吸飽鹹溼的海風,開始覺得高雄有點不太一樣,有愛,什麼水都會甘甘。
 

註 國防部政戰資訊服務網-國軍英雄館
「辣妹市集」上販售著各式各樣、拒絕百搭的「物」。(攝影/陳漢聲)
「辣妹市集」上販售著各式各樣、拒絕百搭的「物」。(攝影/陳漢聲)
「辣妹市集」中的体慾研究室攤位。(攝影/陳漢聲)
劉星佑( 51篇 )

熱愛第一代神奇寶貝,熟悉庫洛牌使用方法。專長當代影像評論、書畫研究,關注農業環境與性別議題。現為獨立策展與藝術創作。文章發表於典藏、Art Plus、藝術家雜誌、等平台。曾策展於香港牛棚藝術村、臺灣國立美術館數位方舟、臺北數位藝術中心、臺北國際藝術村、台南總爺藝文中心等。影像作品曾獲「臺北美術獎」優選、「台北國際攝影藝術獎」Grand Prix大獎。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