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當代的藝術探索:亂書
Dark Light
Dark Light

當代的藝術探索:亂書

在繼承傳統書法方面,王冬齡的「亂書」承繼了墨線的動勢韻味、墨色的濃淡枯榮、以及構圖的黑白搭配。欣賞王冬齡的亂書,不能沿用傳統書法的觀念和標準。亂書的藝術魅力不僅限於對傳統規則的叛逆,更在於突破書法與繪畫之間的分界線。
書法是一門歷史悠久的藝術。最初從商朝的甲骨文開始,歷經十多個朝代,先後演變出篆、隸、草、楷、行等五大類書體。回溯三千多年的書法發展歷程,每個朝代的書法各具特色。雖然不同書體各有其「章法」,並且各個時期的書法趣味截然不同,但歷代書法家都遵守著一種千年不變的鐵律,即行列之間留有間隔,同時作品四邊都要留出空白;然而,當代書法家王冬齡卻打破了這種沿襲千年的金科玉律。
作為林散之、陸維釗、沙孟海等書法大師的弟子,王冬齡在繼承傳統文脈的基礎上不斷探索,試圖在中國書法與當代藝術之間找到契合點。近幾年,精於草書的王冬齡以一種被命名為「亂書」的新穎書體,將中國書法引入了一個嶄新的境界,讓人們感受到水墨書道的玄妙感和震撼力。
王冬齡,《佚名 金縷衣》,2016年,水彩紙、水墨,71×57公分,本書作者收藏。
最先將「亂書」一詞用於書法的,是明代書法家董其昌。他在一件書於一六○三年的行草手卷中寫道:「癸卯三月,在蘇之雲隱山房,雨窗無事,範爾子、王伯明、趙滿生同過訪,試虎丘茶,磨高麗墨,並試筆亂書,都無倫次。」此件書法行筆瘦勁流暢,字體忽大忽小。雖然字體大小「都無倫次」,但董其昌在書寫過程中仍然嚴格遵守行距之間留有空白、以及作品四邊「留白」的書法規則。
與董其昌相比較,王冬齡的「亂書」則是另外一種面貌。在王氏「亂書」中,行列之間的空白不復存在,書寫筆劃時而相依、時而交錯,有些作品的運筆甚至越出了紙張的邊緣。顯而易見,王冬齡的「亂書」顛覆了傳統的章法規則,降低了書法的可讀性,開創出一種通過圖像表現水墨韻味的書藝形式。
王氏「亂書」的誕生不是一個偶然現象,它的問世有著特殊的時代背景,而上世紀末興起的「現代書法運動」無疑是背景中的一個地標物。
王冬齡,《李白 贈汪倫》,2016年,宣紙、水墨,180×97公分,本書作者收藏。
一九七八年中國政府實施開放政策之後,西方現代主義思潮傳入國內。在日本現代書法的影響下,古干、王學仲等廿六位藝術家於一九八五年十月在中國美術館舉辦了《中國現代書法首展》。此展覽在「書法革新」理念的指導下,展出了與傳統書法有很大區別的書藝作品,其中很多都帶有繪畫的技法和元素,還有一些作品採用了色彩,突破了傳統書法的純黑白模式。
《中國現代書法首展》在學術界和社會上反響很大,引發了一場持續三十多年的「現代書法運動」,吸引了許多藝術家投身到與書法相關的藝術實驗之中,湧現出風格各異的現代書法流派。如果我們以漢字書寫作為劃分標準,這些流派可以歸納為兩大類別。一類主張「現代書法即反書法」,通過解構漢字或者錯位漢字筆劃,消除漢字的可識性,創作出非漢字書法。徐冰的《析世鑒──天書》和谷文達的「偽篆字」系列應該是此類別之中的代表作。另一類則繼承傳統書法的精髓,以漢字及書寫為基礎,融入現代藝術形式,開創具有當代特色的水墨視覺藝術。王冬齡的「亂書」就是第二類之中最具代表性的創作。
在繼承傳統書法方面,王氏「亂書」承繼了墨線的動勢韻味、墨色的濃淡枯榮、以及構圖的黑白搭配。但是狂草書寫與筆劃交叉,使得作品看上去似書非書,似畫非畫,亦書亦畫。欣賞王冬齡的亂書,不能沿用傳統書法的觀念和標準。亂書的藝術魅力不僅限於對傳統規則的叛逆,更在於突破書法與繪畫之間的分界線。
有人將王氏「亂書」歸類於抽象繪畫,認為「亂書」類似於波洛克的滴彩畫或者賽.湯布利(Cy Twombly)的塗鴉式書寫。其實,將王氏「亂書」與波洛克或賽.湯布利的作品相比較就會發現,「亂書」具有四個獨有的特性:第一,運筆的功力;第二,水墨的韻律;第三,「造白」的空間;第四,可識(或部分可識)的漢字。這四個特性都來源於書法,因此王氏「亂書」仍應歸類於書法。它是一種呈現繪畫視覺效果的書法。
有學者認為,王冬齡的「亂書」將會繼「篆、隸、草、楷、行」之後成為第六類書體。這種觀點有其道理,但仍需時間的檢驗。回顧幾千年的書法史,任何一種書體都需要數代人的追隨和推崇。然而,一旦王氏「亂書」站穩腳跟,成為第六種書體,這不僅是王冬齡本人的榮幸,也是同代收藏家的福分。
雖然我們還不能確認,王氏「亂書」最終能否會成為第六種書體,但如下一點卻可以做出預測。
清代書法家梁撰曾在《評述帖》中評論歷代書法:「晉人尚韻,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明尚態」。可以推測,如果百年之後的學者沿用梁撰的方法評價我們這一代的書法趣味,他們肯定會說:那是一個尚圖的時代。

劉鋼
律師執業三十餘年,是亞洲資本市場著名律師,曾協助百度、新浪、網易、中移動等多家知名公司海外上市。2010年榮獲國際著名法律評級機構Chambers and Partners頒發的亞洲律師界「終身成就獎」。
在律師生涯之外,劉鋼熱衷收藏藝術品,是大陸最早收藏中國當代藝術的藏家之一。經過二十多年的積累,他已收藏了三百餘件繪畫藝術作品。劉鋼在收藏的同時,深入參與中國當代藝術的推廣與評鑒。他不僅是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的贊助理事,而且還是藝術雜誌的專欄作家。
更多內容請見《時光收藏者:品味中國藝術三百年》
劉鋼 ( 7篇 )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