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洋派作風的清宮嬌豔客:瀋陽故宮藏玻璃花插選粹

洋派作風的清宮嬌豔客:瀋陽故宮藏玻璃花插選粹

瀋陽故宮十餘件的玻璃花插,無論從造型、紋樣,以及銅飾件的搭配來看,都與中國傳統的花插有所不同。傳統插花器皿有瓶、盤、缸、碗、筒、籃六個基本器形,館藏的花插造型為「仿生」和「筒狀」兩種。
中西交流時尚工藝:琉璃vs.玻璃
玻璃器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佐證,在絲路貿易歷史上堪與絲綢媲美。據文獻記載,玻璃在中國有許多名字,如「瓘璆琳」、「流離」、「琉璃」、「玻」、「硝子」、「料器」、「瓘玉」等。考古資料表明,中國古代玻璃製造工藝始於西周,在漫長的中國玻璃發展史中,玻璃經歷了兩次中外交流:其一,漢代打通貫穿西域和前往南海的南北路徑後,異域的物產及技術通過陸路和海路陸續進入中國。唐宋以來的琉璃製品,存在著本土琉璃與外來琉璃的兩大分野。中國傳統的玻璃製造受到化學成分、工藝技術、仿玉傳統等諸多因素制約,發展緩慢,成品的堅牢性與耐熱度不足,無法與國外進口玻璃製品競爭。進口的琉璃成器價格昂貴,是中國上流社會喜歡的一種奢侈品。其二,明朝中葉歐洲人在海上開闢東方航線,使歐洲產品開始進入中國,其中便包括乾隆皇帝稱之為「奇巧」之物的玻璃製品。明張燮《東西洋考》卷六羅列荷蘭人對中國的主要貿易品種,即有「玻璃」、天鵝絨等。這些經歐洲人發展革新的玻璃製品透明、無雜質,具有良好的透光性、反光性,以及不易破碎等優點,很快就受到中國特別是達官貴人的鍾愛。新穎的歐洲玻璃被冠以「玻璃」的美稱,可以說是玻璃界的貴族。養心殿造辦處檔案中將進口的或者由玻璃廠以歐洲技術生產的玻璃器,統一稱為「玻璃」。此時,「琉璃」則指傳統工藝製作出來的土產玻璃製品。當然,這種稱呼上的界定也不是非常嚴格,略有任意性。
清代康熙年間、雍正年間共建立了兩處玻璃廠。康熙敕命建造的玻璃廠是在德國傳教士紀理安(Kilian Stumpf,1655-1720)指導下進行的,康熙三十五年(1696)開始籌建,康熙三十九年(1700)建成。清宮玻璃廠隸屬於養心殿造辦處,由歐洲傳教士負責,引進歐洲玻璃生產技術,並集結了廣東和山東的巧手工匠,是專門為皇室成員製作御用玻璃的作坊。為了滿足皇家對玻璃器的大量需求,雍正年間在圓明園又建立了新的玻璃廠。玻璃廠的建立體現了清代皇帝對玻璃製作的重視程度,有西方傳教士提供技術上的支援,使本土仿製歐洲彩色玻璃器獲得了一定的成功。文獻記載,康熙朝已有單色玻璃、畫琺瑯玻璃、套玻璃、刻花玻璃和灑金玻璃等品項;雍正朝又創製出描金玻璃;乾隆時期吸收了西方先進的玻璃工藝,創燒金星玻璃、亮藍玻璃等新品項。在小說《紅樓夢》中也曾多次提到過「玻璃」,說明當時「玻璃」已經成功融入貴族階層的日常生活中。「琉璃」與「玻璃」兩個詞是中西文化交流的產物,這種名詞上的轉換、替代,恰恰是中國玻璃史、外貿史、中外交流史重要轉折過程中的一種體現。
瀋陽故宮館藏玻璃花插精選
館藏十餘件的玻璃花插,無論從造型、紋樣,以及銅飾件的搭配來看,都與中國傳統的花插有所不同。傳統插花器皿有瓶、盤、缸、碗、筒、籃六個基本器形,館藏的花插造型為「仿生」和「筒狀」兩種。仿生造型者,多為花形,惟妙惟肖,雖沒找到相似的清宮玻璃類參照物,但北京故宮院藏外國文物〈銀貼花卷口花插〉的花口、紋飾都與本館藏的仿生花插風格如出一轍。筒狀花插者,上有精美的粉彩裝飾或以磨、劃花紋裝飾,與北京故宮院藏外國文物〈白玉玻璃彩畫花插〉風格非常相似。根據《瀋陽故宮文物藏品檔案》顯示,這些玻璃花插都為1958年北京故宮博物院撥來之物,對比來看應為外國進貢或清宮玻璃廠以歐洲技術製造的。仿生花插驚豔,筒狀花插簡約,都散發著現代氣息。
◆仿生花插
清〈粉紅玻璃荷葉形花〉。(瀋陽故宮博物館提供)
清〈粉紅玻璃荷葉形花〉
全高58.7公分,全寬36公分。
清宮藝術品。此花插為玻璃吹製而成,百合花造型,由花插及底座兩部分構成,花插與底座的連接處飾以管狀銅插件。花插為四朵百合花枝,一朵粉色,三朵白色。粉色百合花略高於其他百合花,直挺插於座的中央處,其他三朵白色的百合花圍繞其插放,花枝略向外彎曲,高低不一的造型更具美感,且不死板。底座為荷葉形,口沿為波浪式花邊,外撇,深腹,葉形足九個。花朵及座口的邊緣處均為半固態下掐製而成。玻璃仿生花栩栩如生,造型自然、優美,具有歐洲藝術風格。
清〈粉玻璃喇叭花形花插〉。(瀋陽故宮博物館提供)
清〈粉玻璃喇叭花形花插〉
全高50.7公分,盤徑26公分。
清宮藝術品。花插整體為喇叭花造型,主要由花插、底座兩部分組成,花插與底座的連接處有管狀銅插件。花插為四朵粉色喇叭花,中間插的花高而直挺,四周的插花略低且向外彎曲,花朵外均纏有綠色藤蔓,自然寫實,清新脫俗。底座呈荷葉形,底座口沿與花邊的摺邊均掐製而成,花朵及底盤均由內白外粉色不透明玻璃套接製成。此種造型非傳統造型,頗具歐洲文化氣息。
清〈紅白料粉彩花形花插〉。(瀋陽故宮博物館提供)
清〈紅白料粉彩花形花插〉
全高22.5公分,全寬16.1公分。
清宮藝術品。花插為一對,造型、紋樣均相同。花插部分皆為玻璃吹製而成,喇叭花造型,兩朵花一前一後,參差不齊,錯落有致。花插通體粉色胎體上滿套乳白色玻璃,花內外壁皆粉彩繪花卉紋。底座部分由銅煨成,花插與底座以管狀銅插件及盤狀銅架相連接,兩花之間銅煨以如意雲頭形,架下附捲曲足。
清〈黃粉玻璃荷葉銅座花插〉。(瀋陽故宮博物館提供)
清〈黃粉玻璃荷葉銅座花插〉
全高53.7公分,腹寬30公分,底寬14.8公分。
清宮藝術品。花插為一對,造型、紋樣均相同,由玻璃花插及銅鎏金底座兩部分組成。一花插為馬蹄蓮造型,插於銅鎏金花莖造型的插管上,一花插為荷葉形,下承銅鎏金底座,座附鏤空花葉形足。花插整體造型獨特,設計新穎,宛如少女在荷葉上翩翩起舞。
清〈玻璃錦雞雙葉花插〉。(瀋陽故宮博物館提供)
清〈玻璃錦雞雙葉花插〉
高21.8公分,口徑11公分,全寬14.9公分,座徑13.1公分。
清宮藝術品。花插為一對,造型、裝飾均一模一樣。玻璃花插為吹製而成,呈喇叭花形,透明玻璃上磨製幾何圖案花紋。座為鐵質,塗色,製成綠色花莖與插花相連,座底為大荷葉形,上面鑄有一隻站立的雄雞,雞旁裝飾有兩片小荷葉。整體造型奇特,歐化的花插與寫實立體的荷葉、雄雞造型的組合毫無違和感。
清〈黃玻璃高足大花插〉。(瀋陽故宮博物館提供)
清〈黃玻璃高足大花插〉
全高71.4公分,全寬33公分。
清宮藝術品。作品由花插、底盤、高足三部分組成。花插為三朵含苞待放的花朵造型,中間的花直挺,兩邊的花略矮且向外彎曲,花朵旁的綠葉自然捲曲。底盤為花口,底足為高足。花朵、底盤及高足均為黃玻璃製成,花朵及底高均飾白邊。花插、底盤、高足連接處均為銅質,底足為銅質鏤空花卉紋三足。
◆筒狀花插
清〈金黃玻璃錦紋花插〉。(瀋陽故宮博物館提供)
清〈金黃玻璃錦紋花插〉
高35.7公分,口徑14.2公分,腹徑15.2公分,底徑12.8公分。
花插為六瓣花口微撇,長頸,垂腹,圈足。外壁為橘黃色地,口沿外部磨以菱形圖案花紋;頸部飾以三行圓點,每行圓點六個;腹部磨以菱形圖案花紋。整體造型獨特,工藝精湛。
清〈玻璃粉彩花卉方形花插〉。(瀋陽故宮博物館提供)
清〈玻璃粉彩花卉方形花插〉
高19.3公分,寬6.5公分。 花插為一對,均為菱形。
花插由玻璃吹製而成,口沿描金,器身為磨砂玻璃地,彩繪花卉紋,花為粉花三朵,黃花兩叢。近底處飾以藍色勾勒花卉紋。
清〈玻璃彩畫花卉菱形花插〉。(瀋陽故宮博物館提供)
清〈玻璃彩畫花卉菱形花插〉
高24.4公分,長徑9.8公分,短徑6.5公分。
花插為一對,均為菱形。花插由玻璃吹製而成,口沿描金,器身為磨砂玻璃地有砂粒狀凸起,彩繪花卉紋,花為兩粉一藍三朵花,花形似鬱金香,花蕊外露高於花瓣,花蕊及花莖、枝均以描金飾之,花枝繪成心形,十分浪漫。上面彩繪小綠葉,近根處繪以兩片大綠葉。
清〈紅玻璃三稜蓮瓣口花插〉。(瀋陽故宮博物館提供)
清〈紅玻璃三稜蓮瓣口花插〉
高28.9公分,口徑6.6公分,腹徑10.5公分。
花插為一對,為玻璃吹製而成。六瓣花口,長頸,垂腹,三平足。通體為紅色,素面,花口處描金邊,由口至足有三鼓稜。造型簡單,卻不失典雅。
清〈烏毛玻璃鑲銅條花花插〉。(瀋陽故宮博物館提供)
清〈烏毛玻璃鑲銅條花花插〉
高34.6公分,口徑6.5公分,腹徑10公分,底徑9.8公分。
花插為一對。花插均為花苞形口,腹小底大,呈圓錐形。頸處鑲銅鎏金飾件。通體為玻璃吹製而成,器身為磨砂面,由頸至底有藕荷色條紋裝飾。花插簡約、大方、貴氣,可媲美現代花瓶。
清〈玻璃凸花描金大花插〉。(瀋陽故宮博物館提供)
清〈玻璃凸花描金大花插〉
高49.8公分,口徑18公分,底徑15.4公分。
花插為一對。此對花插與現代花瓶非常接近,口微撇,直腹,足微外撇的筒狀。通體為玻璃吹製而成。玻璃為不透明狀,通體以涅白玻璃磨細葉狀紋為地,口沿描金裝飾,口沿下至底處描金一叢蘭花及鵝卵石,描金圖案均凸起,並以黑顏料繪飾邊緣及花、葉的陰暗面,極具立體感。

本文原載於《典藏古美術》第337期(2020年10月號)
更多古美術精彩圖文,請關注 典藏古美術Facebook 。
劉曉晨( 7篇 )

瀋陽故宮博物院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