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妙手回春或弄巧成拙:文物修復的門檻與界線
Dark Light
Dark Light

妙手回春或弄巧成拙:文物修復的門檻與界線

專業的修復團隊,因為理解認知的角度各異,修復的結果也就會有迥異的呈現。如何讓文物在修復後「妙手回春」之餘不會有「弄巧成拙」的遺憾,除了修復專業的要求之外,社會對於文物修復的認識及傳統文化的理解,也是至為關鍵的因素。
日前西班牙發生了一件文物修復的憾事,一位收藏家花費1,200歐元(約台幣4萬元)雇人將一幅17世紀畫家穆里羅(Bartolomé Esteban Murillo)的作品《無垢聖母》加以清潔並整修畫框,沒想到臉部卻遭到重繪,變得面目全非。經媒體披露後,成為網路流傳的奇文軼事。
馬汀內(Elías García Martínez)的《看!是這個人》(Ecce Homo)因被當地信眾改繪,網路稱之為「猴子基督」。(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這類因為修復者擅自處理而使文物作品遭到破壞的例子,最著名的,應該是2012年的「猴子基督」。一幅由近代畫家馬汀內(Elías García Martínez)所繪製的耶穌戴荊棘冠冕的半身像,因為顏料剝落嚴重,當地信眾自作主張加以「修復」,未料耶穌面容卻變得猶如猴子一般。這件作品修復失敗的新聞,在社群網站廣為轉貼的情況下,變得極為知名,被網友戲稱為「猴子基督」,引來眾多遊客到當地參觀,也成為文物修復失敗的著名案例。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猴子耶穌」或這次慘遭重繪的《無垢聖母》,發生的地點都在西班牙,而且除了畫作之外,也發生過數起古代雕像用化學油漆「修復」的案例。(註1)文物修復失敗的例子似乎層出不窮,西班牙修復保存專業協會前主席卡列拉(Fernando Carrera)在接受當地媒體訪問時無奈提到,現行西班牙的法規並沒有限制修復的資格,所以常會有未受專業訓練的人進行修復工作。雖然古物修復不像醫生或建築師那樣關乎人命,但對一個具有豐厚文化遺產的國家而言,這種完全可以避免的人為破壞卻一再發生,確實是維護保存上的一大隱憂。
甘肅省隴南市西和縣的法靜寺石窟的佛像。(圖片取自微博)
約莫同時,網路上也流傳另一個「修復」案例,是位於甘肅省隴南市西和縣的法靜寺石窟。從圖片中可以看到兩尊立佛的面容與一般佛教造像毫不相類。據媒體報導,此處佛像因為毀損嚴重,曾在2000年7月由當地村民自行「修復」而致今貌。之所以舊聞重提,或許是因為此處被訂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於今年4月立碑,有網友到此處拍照上傳微博,才引起輿論注意。
四川省資陽市的安岳石窟佛像遭地方民眾上彩。(圖片取自微博)
這樣的「修復」爭議在中國並不少見。2018年就有網友在微博發布照片,指四川省資陽市的安岳石窟群有許多唐宋時期的造像被當地民眾重新上彩,同樣引起輿論熱議。當時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佛教考古研究所所長雷玉華澄清,這些重新上彩的造像是90年代當地居民的自發活動,在當地文物單位派專人看護後,便沒有再發生。
但雷玉華也在報導中指出,為佛像髹漆貼金是民間信仰一直有的行為,用現在的文物修復意識去指責過去的觀念並不公平。民眾保護文物的出發點很好,但需要對當地的文化脈絡來理解原委,方能夠較為持平去看待被視為破壞的現狀。
然而,相較於這些民間自發性的「修復」,由官方主導的修復工作,有時也會產生類似的「效果」。比如重慶市的大足石刻群,保留晚唐至南宋時期的大量佛教摩崖石刻,具有非常高的藝術價值。其中位於寶頂山8號龕的千手觀音石刻最富盛名,布滿崖壁向四周開展的手部浮雕,握拿持物、型態各異,交織出非常驚人壯觀的畫面。但由於岩體滲水與風化,千手觀音像顯得斑駁殘破。因此2007年起,由中國國家文物局聯合相關的專業機構,進行為期8年的整修工作,不僅修補破損,更重新上漆貼金,於2015年對外開放。
重慶市大足石刻千手觀音修復前(左)與修復後(右)。(圖片取自網路)
修復後的千手觀音雖然金光閃閃,但與修復前的落差甚鉅,衝擊之大,實在不亞於民間自行上彩的唐宋佛像。這種與翻新無異的修復模式,抹除掉千年歲月在雕像上所遺留下的痕跡,是否是最適當的做法,似乎後續也沒有任何檢討與質疑。
日本栃木縣鹿沼市醫王寺十二神中的「寅神」修復前(左)與修復後(右)。(藥王寺提供)
同樣是修復文物,日本卻採取了另一種方式。2018年栃木縣鹿沼市的醫王寺公開了13世紀所製作的「十二神將」修復後的樣貌。原本的木雕像有近代的修補上彩,但這次的修復卻將後來所塗附的顏色全部洗掉,只留下斑剝的原始塗層,修復者認為這樣可以更凸顯雕像本身的立體感及造型之美。
相較於西班牙案例顯而易見的失誤,像前述所舉的中日案例,除了專業技術的考量,也包含了修復團隊對理想樣貌的預期。即使是專業的修復團隊,因為理解認知的角度各異,修復的結果也就會有迥異的呈現。如何讓文物在修復後「妙手回春」之餘不會有「弄巧成拙」的遺憾,除了修復專業的要求之外,社會對於文物修復的認識及傳統文化的理解,也是至為關鍵的因素。

註1 2018年在那瓦拉(Nvarre)的「屠龍的聖喬治」與拉那多里奧(Rañadorio)「聖母子」像均發生遭到化學油漆「修復」的案例。
李孟學( 51篇 )

典藏ARTouch編輯。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