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御賜養老」:參加千叟宴的各式福利!

「御賜養老」:參加千叟宴的各式福利!

給皇上祝壽不但公費出遊,可領取走路工,更有機會在宴會中賦詩揚名,與皇帝同作一首詩,流傳千古。參加千叟宴,雖然對老者來說路程顛簸辛苦,但絕對值回票價!
繼上一篇〈「御賜養老」:皇上叫你快點退休!〉,介紹千叟宴的源起和參加資格,獲得了參加千叟宴的門票,就要來談談參加千叟宴的眾多福利!
雖然乾隆帝的千叟宴包容了不同身份、層級的人,但並不表示眾生平等,只是象徵了乾隆帝關愛子民、廣博天下的胸襟。與宴者當日不但需按身份依序入座,獲得的賞賜也按身份、年齡「賞賚有差」!賞賜可分成三種類型:賞銀、賞物以及賞名。
嘉慶元年皇極殿千叟宴位次示意圖。除了皇親國戚、文武大臣外,與宴者還包含各國使臣、農、工、商、兵……等等諸多不同身分、地位的人。(圖像來源:林京,〈為太上皇舉行的千叟宴〉,《紫禁城》,1991年第1期,頁29。)
賞銀、賞物
清代《大清會典》中本有明定旌表老者之條例,在皇帝或皇太后萬壽時,也有賞賜老者銀兩的慣例。千叟宴可說是皇帝「加碼賞賜」的機會!在乾隆皇帝登基50年的恩詔中,便直接指示擴大慶賀規模、辦理千叟宴,並表列賞賜內容,例如:
「八旗、滿州、蒙古、漢軍兵丁,及內扎薩克、喀爾喀等蒙古未經入宴之年七十、八十、九十以上者,分別賞賚。至百歲者,提明給與建坊銀兩,並加賞大緞一疋、銀十兩」
「軍民年七十以上者,許一丁侍養,免其雜派差役。八十以上者,給與絹一疋、棉一斤、米一石、肉十斤。九十以上倍之……。」
因殘廢疾病不能參與千叟宴者,也有著加恩賜。
高宗純皇帝御極五十年大慶恩詔(局部)。(圖像來源:陳熙遠編著,《天朝大慶:皇清盛典》,臺北:中研院史語所,2019,頁13。)
參與千叟宴的老人,依照年齡、身分也能獲得題寫「御賜養老」字樣的銀牌一枚,銀牌重量不同,現今所知有10、15、20、25、30兩五種規格,依與宴者年壽而有不同。鳩杖(壽杖)、如意、綢緞、詩刻、朝珠、貂皮、文玩、荷包、衣物等等也是常見的賞賜物品。同樣依與宴者的身份、年齡而有不同的賞賜,同一人也能獲得多種賞賜,身份較低者多獲得荷包、衣物、綢緞以及裝飾較不華麗的壽杖,例如:
「茅祚宏,字令聞……,乾隆五十年榮與千叟宴,聖恩賜福字竹杖、荷包、緞疋,並御製詩一函。」(註1)
「張宗純,字含萃,長山人……,嘉慶丙辰恭與千叟宴,蒙恩賜詩、杖、銀牌、衣物,給八品銜。」(註2)
荷包(示意圖,非千叟宴所賜荷包)(圖像來源:北京故宮博物院編,《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頁254。)
《太上皇帝御賜養老銀牌》,1796,北京榮祿家族墓出土。(圖片來源:北京故宮博物院編,《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頁64。)
茅祚宏與張宗純都是沒有取得功名的一般平民,荷包與緞疋皆是常見的賞賜品。荷包是滿族的重要配飾,逢年過節或各種喜事,都有贈送荷包的習俗,荷包原本多放置小物品、配飾,後來逐漸變成一種衣物裝飾配件。
成衣則是平民老者常見的獲賞品,康熙六旬萬壽時,各地耆老前來祝賀,康熙賞賜了部分耆老黃色袍掛,在描寫康熙六旬慶祝盛典時的《萬壽圖》卷中,也可以看到。
《萬壽圖卷》局部,圖中著老者多著黃衣,身上所穿衣物應為康熙皇帝賜與的黃色袍掛。(圖片來源:北京故宮博物院編,《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
而本身有功名、任官或其他身份較高的與宴者,比較常獲得鳩杖、如意、朝珠、文玩等,賞賜品的材質或做工裝飾也較為華麗。例如:
「韋謙恆,字慎旃,蕪湖人,乾隆丁丑拔貢、迎鑾召試一等,賜舉人,授内閣中書,癸未一甲三名進士,授編修,充一統志纂修官,升左春坊左庶子,督學山東,晉侍讀學士,歷雲貴二省按察使,晉貴州布政使,護理巡撫印,以失察謫戍軍臺,旋蒙恩宥,補編修典試,雲南歷贊善中允,充武英殿四庫全書提調,以年逾六十與千叟宴,蒙賜金牌、壽杖、朝珠、貂、緞等物。」(註3)
韋謙恆不但有一甲進士的功名,且曾任二品大官,獲得的賞賜等級也較高,所獲「壽杖」雖未寫明材質,但相比茅祚宏獲得的「福字竹杖」等級應該較為優良,老者身體機能逐漸退化,多有腿腳不便的問題,壽杖便成為賜與老者的常見賞賜品。北京故宮收藏的一件鳩杖上便刻有乾隆御題詩句:「白玉鳩頭刻杖扶,即今健步尚非須。山莊置待耆艾用,耆艾猶能至此無。」說明乾隆對老者的體恤之情,壽杖杖首為玉製鳩鳥,源於《後漢書‧禮儀志》:「年始七十者,授之以玉杖,餔之糜粥,八十、九十禮有加,賜玉杖,長九尺,端以鳩鳥為飾。鳩者,不噎之鳥也,欲老人不噎。」(註4)
鳩杖(示意圖,非千叟宴所賜鳩杖)。(圖片來源:北京故宮博物院編,《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頁54。)
另外有一些身分比較特別的與宴者,也會在千叟宴上獲得特殊賞賜,例如乾隆50年的千叟宴上,朝鮮使團「遣正使安春君李烿、副使吏曹判書李致中入貢,預宴比於內臣。帝聞算好學能詩,賞仿宋板五經全部,並筆墨諸物。」(註5)宋代雕版的五經本身即為珍貴賞賜,在一般朝貢活動中,也經常賞賜藩屬國儒學經典、文房筆墨等物,體現儒學道統中教化外藩的功績。
「商人」也是比較特別的與宴群體。傳統上「士、農、工、商」,商在四民之末,但實際上並未因為他們的身分而缺席這場盛宴。在康熙《萬壽盛典初集》版畫中,長蘆商人單獨擺設了一個祝壽棚子。長蘆位於天津,是清代海鹽的主要產區,長蘆鹽商聞名,經營鹽業利潤可觀,乾隆皇帝也曾巡幸長蘆,並作詩一首。乾隆50年的千叟宴,也記錄了乾隆對於長蘆商人的諸多賞賜:
「乾隆五十年正月初八日恩宴千叟於乾清宮,長蘆商人徐永鑑、楊伯壎、張長庚皆蒙恩入宴。賜給徐永鑑賞賚一分:御製千叟宴詩一幅、如意一柄、壽杖一具、大縀一匹、錦一匹、宮紬一匹、羽紗二匹、貂皮六張、絹箋十張、福字箋十張、湖筆十枝、徽墨五錠、端硯一方、洋烟一瓶、鼻烟壺一具、大荷包一對、小荷包一對;楊伯壎賞賚一分:御製千叟宴詩一幅、如意一柄、壽杖一具、貂皮六張、錦一匹、銀絲茶盤一面、鼻烟壺一具、福字箋十張、大縀一聯、絹箋十張、洋烟一瓶、端硯一方、湖筆二匣、荷包一匣;張長庚差同。」(註6)
從賞賜內容來看,長蘆商人獲得的賞賜遠高於一般百姓,甚至比一般官員的獲賞內容還好!
《掐絲琺瑯九如如意》(示意圖,非千叟宴所賜如意),如意上方書寫「如南山之壽」,可知這套如意應作為祝壽之禮。(圖片來源:北京故宮博物院編,《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頁99。)
升官、賞名
談完了千叟宴上賞賜的「俗物」,千叟宴讓老者前仆後繼、不辭辛勞也想參加的原因,最實際的還是升官與獲得名望啦!
其中靠「年長」升官升最多級別的當屬92歲才考中秀才的福建人郭鍾岳,郭鍾岳一生僅考過秀才,但陸續獲賞舉人、進士、國子監司業銜,在乾隆50年千叟宴時也加入公費旅遊的行列,這次千叟宴郭鍾岳獲封「鴻臚寺卿」,相當於從五品官職,且能「隨一品大臣同趨黼座」、獲得皇帝「親與賜觴」的榮耀。(註7)
一般與宴老者可能無法獲得皇帝親自賜酒,但有皇家子孫倒酒的服務也是能誇耀一輩子的莫大殊榮!在康熙52年第一次千叟宴,與宴者便能「御前親視飲酒、受賞坐而受之」,而且喝酒時還能獲得「子孫宗室執爵授飲」的服務!而到了乾隆帝的千叟宴,愛寫詩、同時也愛賞賜詩句的乾隆皇帝,與宴者不論身分、年齡,都有機會獲得皇帝的詩句!
如果單純只拿禮物而感到空虛,不用擔心,參加千叟宴也有機會讓你名留千古!
一場宴會除了吃吃喝喝,一大重頭戲便是「作詩」!康熙61年第二次千叟宴,席上作七言詩一首,與宴大臣也跟隨唱和、賦詩,這些詩句在乾隆55年編成《御定千叟宴詩》,除了康熙帝所作詩句,還包含大臣恭和詩13首、與宴臣民賦詩1030首。
乾隆50年千叟宴,更出現了名望倍增的機會,與宴者可以加入「千叟宴聯句」。千叟宴聯句用「柏梁體」,源自漢武帝築柏梁臺,大宴群臣,席間凡是二千石以上的官員每人做一句詩,合成一首,詩句七言,句句用韻,韻字可以重複,漢武帝和官員們共合寫了一首26句的聯句詩。(註8)乾隆50年的千叟宴共集了柏梁體聯句100句,宴後由大學士王杰書寫記錄,摹刻上石,並拓印成冊。此次千叟宴也集成《欽定千叟宴詩》36卷,除了柏梁體聯句,包含大臣恭和詩23首以及與宴臣民千叟宴詩3429首。千叟宴上賦詩的盛況在嘉慶元年達到頂峰,宴上臣民賦詩超過三千首,列名邀賞未入宴而有賦詩者高達5000首。
《千叟宴聯句》拓片冊。(圖片來源:北京故宮博物院編,《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頁56。)
給皇上祝壽不但公費出遊,可領取走路工獎金(賞賜禮品),更有機會在宴會中賦詩揚名,與皇帝同作一首詩,流傳千古。參加千叟宴,雖然對老者來說路程顛簸辛苦,但絕對值回票價!

註1(清)成瓘,《(道光)濟南府志》卷53(清道光二十年刻本)。
註2 (清)成瓘,《(道光)濟南府志》卷55(清道光二十年刻本)。
註3 (清)何紹基,《(光緒)重修安徽通志》卷227(清光緖四年刻本)。
註4 (南北朝)范曄,《後漢書》卷95(百衲本景宋紹熙刻本)。
註5 趙爾巽,《清史稿》列傳313。
註6 (清)黄掌綸,《長蘆鹽法志》卷5(清嘉慶刻本)。
註7 趙爾巽,《清史稿》志七70(民國十七年清史館本)。
註8 北京故宮博物院編,《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頁56。
陳羋重( 7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