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當不成大提琴家,轉念開創自有品牌:府城女兒胡茵菲誓登藝術珠寶帝國

當不成大提琴家,轉念開創自有品牌:府城女兒胡茵菲誓登藝術珠寶帝國

現年45歲的胡茵菲(Anna Hu),是台灣府城女兒,走過運動傷害,大提琴家夢碎的低潮歲月,也曾面對父親生財寶石被劫洗的猙獰現實幫父親把虧損賺回來,在珠寶領域上,她創立「ANNA HU」品牌,成為世界的唯一,霸登藝術珠寶帝國,華麗轉身,成為十足的華人之光。

「如果老天爺可以多給些時間,我期許能超越現有珠寶設計藩籬,開創藝術珠寶帝國,為華人爭光。」——胡茵菲(Anna Hu),ANNA HU藝術珠寶鑑賞會所創辦人

現年45歲的胡茵菲(Anna Hu),是台灣府城女兒,她以92歲高齡、亦師亦友的珠寶設計前輩慕莎依芙(Alisa Moussaieff)為範例,期許自己也可以長命,在持續融合藝術派與傳統派的巧心探索下,必能讓她自創的「ANNA HU」品牌,成為世界的唯一,霸登藝術珠寶帝國,獨領永續風潮。

扮演現代花木蘭、催生「ANNA HU」品牌

走過運動傷害,大提琴家夢碎的低潮歲月,也曾面對父親生財寶石被劫洗的猙獰現實,哪裡跌倒、哪裡爬起來,胡茵菲矢志扮演現代花木蘭,幫父親把虧損賺回來,在珠寶領域上,她華麗轉身,成為十足的華人之光。

由胡茵菲獨創的「ANNA HU」品牌,除了受到國際名人與電影明星青睞,在國際珠寶拍賣會,一再改寫高價紀錄,也是唯一華人在法國羅浮宮舉辦個展,作品受俄羅斯莫斯科國家歷史博物館收藏,成果豐碩。

ANNA HU《中國紅喜鵲紅寶胸針》作品捐贈給莫斯科國家歷史博物館。(ANNA HU提供)

長年在國際飛行,足跡踏遍全世界的胡茵菲,目前定居摩納哥(Principauté de Monaco),難得在農曆年後返國,帶著她的品牌珠寶,在台北東方文華酒店,與各界好友,分享她在藝術珠寶設計上的傑出成就。

胡茵菲來自南台灣的珠寶世家,祖父輩開始接觸珠寶生意,等到父親胡俊義接手,拓展格局有成,人稱「鑽石胡」,成為從歐美國家採購寶石,行銷亞洲國家的出色批發商,是大家眼中「億來億去」的國際珠寶飛人。

胡俊義常年帶著007黑皮箱,親自洽接生意,怎奈,遭國際詐騙集團鎖定,1998年10月28日,當胡俊義在台南機場辦理劃位手續,稍一疏忽,前後51秒的時間,內裝鑽石的黑色手提箱,瞬間遭劫,損失價值連城的鑽石和美金現鈔,成為轟動一時的國際新聞。

當時胡茵菲人在海外,看到父親被劫的網路新聞,十分震驚與難過,打完長途國際電話,胡茵菲非常鎮定,從頭到尾沒有掉出一滴眼淚,因為她知道哭是沒用的,但剎那間,她成長了,毅然決定要更改人生跑道,回歸珠寶領域,扮演代父出征的現代花木蘭,為父親掙回損失與尊嚴。

從小,胡茵菲就讀音樂資優班,母親呂惠琴管教嚴格,父親就扮演白臉溫暖角色,愛撒嬌的胡茵菲,在練琴疲累之餘,常會躲進父親的工作室遛達,和父親一起把玩珍品。14歲那年,她還曾跟隨父親到國外批發鑽石,父親對寶石的內行執著與專業態度,給予她深刻影響。

其實,胡茵菲的母親也是玉石、珍珠專家,在孩子成長過程中,夫妻分工,父親飛東跑西,長年為珠寶接單忙碌,母親成為胡茵菲口中的「虎媽」,天蠍座的個性,對於子女管教嚴格,目標計劃導向,而且使命必達,母親希望她們姐弟倆,嬴在起跑線,培養紥實基礎。

胡茵菲4歲開始學鋼琴,音感極佳,而且自動自發,小學三年級,胡媽媽接受教會牧師娘的觀察與建議,說小茵菲具音樂天份,可以報考音樂資優班,當時連山葉音樂教室都沒上過的胡茵菲,果真天賦異稟,一考就上。5年級之後,選擇以大提琴為主修、鋼琴副修,為了讓自己拉奏更有力,她苦練手指、手臂,全力投入,後來如願進入當地唯一的大成國中音樂班。國一那年,胡茵菲跳級參加全省音樂比賽,面對都是比她有經驗的國二、國三的學長姐,但她還是拿下比賽第三名,令全校師生,對她刮目相看。翌年她升上國二,繼續參賽,便就拿下「1990年台灣省音樂大賽」大提琴組冠軍寶座。

眼看著許多醫生家庭小孩,都在國中階段送子女出國念書,有為者亦若是,來不及等女兒念完國三課程,胡媽媽帶著女兒,參加出國甄試,一切順利,在獎學金的補貼與鼓勵下,她就讓女兒在14歲,以「音樂傑出人才獎」的身分,出國深造。

當年胡茵菲的目標是美東地區,也被錄取了多所音樂學校,包括知名的紐約茱莉亞音樂學院的茱莉亞中學,但母親刻意為她挑選位馬薩諸塞州波士頓的胡桃山藝術高中,主修大提琴。原因是波士頓是文教區,安靜環境對成長中的孩子,比較有利,較能專心。胡茵菲非常用功,適應得很好,1992年便與國際知名大提琴家馬友友,同台演出,倍受鼓舞。3年後順利取得新英格蘭音樂學院奬學金,進入該學院,事師該學院院長Mr. Laurence Lesser,全力朝向國際大提琴家的養成方向衝刺。

1992年,胡茵菲與國際知名大提琴家馬友友同台演出。(ANNA HU提供)

胡媽媽分析,縱使她是「虎媽」,孩子出國,遠在千里之外,做父母的,心有餘而力不足。雙魚座的女兒,獨立自主,好勝心又強,不管做什麼事,都希望自己勝出,她的在地監護人,讚不絕口。不過,身處國際名校,全世界優秀學生齊聚,人外有人,胡茵菲倍感壓力,為了讓自己繼續拔尖出群,經常苦練到三更半夜。當時不把運動傷害當一回事,拉筋與放鬆肢體運動做得不夠,每當練習練到肩膀酸痛,身體已經發出警訊,但得獎心切的胡茵菲,還是忍痛繼續練習,最後就因練習過度,惡化為左肩肌鍵炎。1996年雖然取得音樂學士,順利畢業,但胡茵菲心知肚明,她與閃亮的國際大提琴家之夢,完全絕緣破滅。

胡茵菲好勝心強,沒想到她朝思夕盼的音樂明星夢,因為運動傷害,嘎然而止,頓時她陷入人生谷底,挫折感十足,迷惘痛苦不堪。 一番掙扎之後,她想起自己是府城女兒,更是寶石世家的後代。家,是她情感依附的後花園,而珠寶傳承,更是她唾手可得的機會與出路。

1998年父親遇刧的事件,成為影響她抉擇的關鍵,鄉土的召喚,讓人在他鄉,陷入沉浮的胡茵菲,彷彿看到水中浮木,她全力抱住讓自己結束迷惘。尤其,虎媽的聲音,又在叼絮中響起:「想走珠寶的路,很好,但不能是江湖術士,一定要透過正規學習,嚴格的專業養成,同時取得一定的專業證照,路才能越走越寬廣。」

知女莫若母,呂惠琴在跟隨胡俊義,闖蕩寶石生意多年,清楚珠寶市場結構,倘若只靠老王賣瓜的江湖話術,經銷寶石,路是走不長遠的。呂惠琴鼓勵女兒振作,重新上路,因為她清楚,一向拼命三郎的女兒,一旦選擇投入,必然全力以赴。

所以,胡茵菲後來透過正規養成管道,報考珠寶專業課程,取得證照,更充實跨域知識,最後推出經過國際博物館、國際拍賣公司認證的品質與品牌,讓家鄉的父母親,為後繼有人,倍感驕傲。

胡茵菲在20歲那年,給自己的生日功課是考取專業證照。於是她打起精神,努力作準備,順利進入美國G.I.A寶石學院。無法繼續拉琴的胡茵菲,一樣鬥志高昂、效率十足,很快通過寶石專業門檻,更獲得珠寶設計、珠寶鑑定證書。

1999年胡茵菲再接再厲,再進入紐約流行理工學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簡稱FIT)的珠寶設計系,她變身為超級大海綿,對於流行時尚,她欣喜飢渴,每天聚精會神,全力吸吮,壯大自已視野。越是進了珠寶設計領域,胡茵菲越了解高端奢侈品牌的藝苛生態,登上那個利基市場(niche),非富即貴,天外有天,要掌握該領域,一定要有更紥實的專業內涵,以及更圓融的交際手腕,她再次抱定目標,展開八爪章魚式的知識大作戰。

2001年胡茵菲進入紐約知名的帕森設計學院(Parson School of design),那是設計界的國際聖堂,她攻讀藝術史研究所,希望以廣袤無垠的視野,鑽研藝術發展過程,作為未來事業引路,同時,飽實的藝術史觀,會是未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創意源頭。

胡茵菲的論文研究,以法國的新藝術潮流的演變作爬梳,「從法國Art Nouveau到Art Deco風格的演變」,真槍實彈地作學問,過程的艱辛,不難想像。接著,她聽說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的課程,極富啟發性,為了未來的藝術行銷與推廣,她希望從教育的角度下手,特別是群眾心理學,才能知己知彼,直闖受眾者的心靈深處,滿足他們的需求,於是她去哥大選修不少教育學分。

胡茵菲進了珠寶界後,她以打造藝術珠寶王國為人生目標,行遠自邇,不斷要求自己加強基本功,然而藝術行政,是藝術產業專業管理的基本原則所在,於是她再度報考哥大的藝術行政管理學系,最後以「戴比爾斯(De Beers)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的興衰」為論文選題,討論品牌策略的重要性。這個選題,功力深厚,一方面是研究者徹底了解巴黎的奢侈品產業生態,最接地氣的方法,同時也是對國際兩大知名品牌公司的實際營運,作剖析研究,果然鞭辟入裡。

ANNA HU品牌創辦人胡茵菲(Anna Hu)。(ANNA HU提供)

如眾所皆知,戴比爾斯是世界鑽石業的卡特爾、跨國公司,一條龍主宰了全球四成的鑽石開採和貿易。自從1888年塞西爾.羅德斯創辦了該公司,影響深遠。目前公司總部設在盧森堡,集團下的一間子公司鑽石諮詢中心,負責市場推廣,與全球珠寶交易息息相關。

至於路易.威登,更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法國時尚品牌公司,由路易.威登於1854年在巴黎創立,總部就設在法國巴黎香榭麗舍大道上。一個世紀之後,路易威登成為皮箱與皮件領域數一數二的品牌,如今路易.威登已經不侷限於設計和出售高檔皮具和箱包,而是涉足珠寶、首飾⋯等高端領域,以其品牌字母LV當奢侈品標示,聞名於世。

胡茵菲讓自己密集學習,帶著苦學換來的證照與文憑,可說打底有成,但是學術殿堂與實質產業,是否能有效扣接,她高度存疑,因為,不管藝術領域,或奢侈品牌產業,都是水深不見底,因此她急於進入跨國大集團,一探究竟。

然而,她至今慶幸,有如神助般,離開學校後實習的第一站,就是紐約佳士得拍賣公司的珠寶部門,這是所有莘莘學子擠破頭、一位難求的實習園地,從傳統與現代珠寶的真偽辨識、分級包裝、拍前徵件,上拍時的目錄取角製作編印宣傳,以及潛在買家的互動,鉅細靡遺,都有專業訓練流程,幾乎是滴水不漏。

胡茵菲藏身拍賣公司裡,貪婪地學習、思考與觀察,全是珍貴Know How ,對日後自己創業,品牌珠寶的創作,送拍賣市場的策略,不但深具啟發,也長期受益。

26歲那年,她正式進入職場,開始在珠寶品牌梵克雅寶(Van Cleef and Arpels)的訂製鑲工與設計(Design production/ Special order)部門任職。這個成立於1906年的高級珠寶世家,位在巴黎芳登廣場,擁有百年珠寶設計與傳奇腕錶歷史,承襲完美工藝,是頂級品味人士體驗珠寶曼妙迷人魅力的殿堂,從高級珠寶首飾,到細緻腕錶,是鑑賞精湛演繹珠寶世家精神的重要場域,是細緻女性象徵,自然靈動精神,優雅詩意的創作,淋漓盡致。

2年後的胡茵菲轉換到海瑞.溫斯頓(Harry Winston),在該集珠寶採購管理部門任職。放眼奢華時尚市場,人氣婚戒品牌,除了蒂芙尼 (Tiffany & Co.)、卡地亞(Cartier)外,擁有「鑽石之王」美譽的海瑞.溫斯頓 (Harry Winston),更是許多人心中的第一名夢想。

 貴人相助,玉皇大帝與王母娘娘

然而,身處大集團,人彷佛被稀釋,職場上提案被退回的挫敗感,讓胡茵菲有如寒天飲冰水,冷暖自知。在職場的寶際體驗,胡茵菲更加了解現實與理想的差距,在訂定自己事情目標時,更有分寸。

正因為在大公司工作,讓她有寄人籬下的疏離及挫折感,讓她的創業之路,提前舉行,其中,認識了她生命中的兩位重要貴人,一生受益,她心存感恩。

第一位是喬爾.阿瑟.羅森塔爾(Joel Arthur’s Rosenthal),這是JAR珠寶設計大師,紐約市人,哈佛大學藝術及哲學系畢業,後來移居巴黎。他在巴黎旺多姆廣場9號的JAR珠寶,是藏家朝聖之地。羅森塔爾每年設計70件珠寶,總是充滿巧思,巧奪天工,備受全球影星、品味之士以及慧眼藏家的追捧,一件難求。

現年79歲的羅森塔爾,是少數讓胡茵菲崇拜的偶像,是她精進珠寶設計專業、了解藏家品味變化的重要窗口。另一位則是慕莎依芙(Alisa Moussaieff, 1930-)。

「MOUSSAIEFF」掌舵者Alisa Moussaieff。(ANNA HU提供)

如果說,羅森塔爾是珠寶設計界的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則非慕莎依芙莫屬,業界尊稱她為「鑽石女王」,今年已經92歲,但她耳聰目明,始終生氣蓬蓬,笑臉迎人。

「我讓神主宰我的命運,不覺得自己年事已高,還是快樂地悠遊在大海裡!」(I let God lead my destiny, I don’t feel my age and still swim in the ocean happily.)這是慕莎依芙經常對胡茵菲說得話,當一個人做她所愛,愛她所做,全力投入她醉心的領域,就不知老之將至,依照可以生龍活虎。胡茵菲崇拜至極,謹記在心。

低調又深藏不露的慕莎依芙,其實來自猶太家族,在地球上有珠寶交易,就有慕莎依芙家族,她的家族地位的重要性,有如猶太銀行家羅斯柴爾德(Rothschild)家族,已經幾代人了,都還在專業領域與財富地位上,引領風騷。

胡茵菲與慕莎依芙,相差近50歲,足足兩代人的年齡差距,但她們無所不談,慕莎依芙一心想提攜她心中勤奮又聰慧的東方小孫女,去(2021)年她們史無前例推出聯名合作,Moussaieff by Anna Hu亞洲聯合藝術珠寶首展,挑選了兩人分別設計的10件絕品,分享讚石饕客。

如果92歲是珠寶設計人的常態,有為者亦若是,胡茵菲也有近半個世紀的歲月,可以讓她一展長才,她念茲在茲的「藝術珠寶王國」,就是她人生的終極目標,她會朝向目標,全力以赴。

回首前塵,前20年,胡茵菲曾夢想著在音樂台上拉奏大提琴,以磁性琴韻,擄獲樂迷,名掦海内外。但奈天不從人願,逼她放下大提琴,重新尋找人生方向。珠寶設計與鑑定,成為她的救贖,也是扣接她父親胡俊義,亞洲鑽石盤商的身分,於是她決定走父親走過的鑽石之路,只是她認為,鑽石材料,本身是中性礦石,如果能輔以藝術創意設計,就能從父親的盤商量化,走向藝術加值,創意升級的鑽石蛻變新路。

她希望成為兼具精準,又能滿足頂級收藏群真稀缺的精緻收藏特性,於是她廣修教育推廣、產業發展以及品牌策略的研究,用心之誠,布局之深,令人嘆為觀止。中間還包括結婚生子,已經二女一兒的胡茵菲,人生路沒有絲毫的浪費。

已經在珠寶設計界站穩腳步的胡茵菲,在胡媽媽眼中,滿滿的不捨,但女兒珠寶設計發展,完全超過他們夫妻的經驗與視野,滿是驕傲。呂惠琴形容女兒是「天公仔女」,自然產、又提前臨盆,小女嬰自己挑選農曆初九「天公生」的那一天和天公爺爺一起過生日,「天公仔女」的霸氣,彷彿與生俱來。積極主動、精準專注、追求完美,從小就要求自己什麼都要「第一名」、「100分」。

Anna Hu與知名攝影藝術家Cindy Sherman 2010年合影。(ANNA HU提供)

從小的音樂訓練,對她人格形塑非常關鍵,學音樂的必須專注、精確,而且要吃苦耐勞,在枯燥乏味中,反覆練習,以熟悉技術。後來的藝術史課程,也讓她了更完整的思考體系,以及美學養分,這些過程,都內化為她的底蘊,隨著年紀增長,接觸的人脈擴大,引發更多的觸類旁通,這是她的有機能量,越久越醇厚,是她創意源源不絕的關鍵。頂級珠寶設計,一顆顆寶石就像音樂作曲家手中的音符一樣,如何排列組合,如何突破自己,永遠沒有止境。

有女繼承鑽石衣鉢,又以藝術加值、創意設計,層次大幅提升,遠遠超出他們當年在生意上的境界,名利雙收,胡俊義與呂惠琴共感窩心。他們十分習慣女兒獨立果斷,自己決定自己方向,目前他們只是扮演被告知與分享成果的角色而已,對女兒決定的一切,都是無條件支持,每次看著女兒回娘家,都是來去匆匆,心疼女兒的勞心勞力之情,溢於言表。

而面對一天工作18小時、手不釋卷的女兒,他們的電話交談,兩老永遠是叮嚀女兒「不要太累,要吃好睡飽⋯」。

自創品牌紐約展店,次貸風暴有驚無險

2007年胡茵菲在寸土寸金、競爭最激烈的紐約,自創了品牌,她以中法頂級珠寶「ANNA HU HAUTE JOAILEERIE」的品牌問世。第二年便成立首間精品店,而且由於空間設計,極富特色,展現低調奢華氛圍,因而榮獲該年度奢侈品建築設計獎」傳頌一時。

ANNA HU藝術珠寶鑑賞會所。(ANNA HU提供)

如果大家還有記憶,2008年正發生了美國次貸風暴,許多行業應聲倒閉。民眾每天面對電視新聞上的國際局勢變化,人在台灣的胡俊義與呂惠琴夫婦,不斷地打電話過去,要求胡茵菲少賠為嬴,趕快撤資走人。

也許是初生之犢不畏虎,胡茵菲認為,品牌珠寶的客群,是頂級客層,他們的財富基礎穩固,多元藏富,不是次貸對象,她推測,只要渡過短暫的風暴與觀望期,頂級客人就會恢復品賞、採買珠寶活動,因此堅持以不變應萬變。

果然風暴在證券資本市場,產生骨牌效應,連聲倒地的行業不在少數,但胡茵菲的核心客群,似乎影響有限。2007、2008年危機在胡茵菲小心謹慎、步步為營中,撐了過去,胡茵菲更加理解產業與景氣的連動關係,而多元投資是克服恐懼的必要作法。

果然胡茵菲撐過了開業前兩年的調適期,既然沒有被風暴吹倒,可見其堅韌程度,之後就漸入佳境,也屢見奇蹟。

以「ANNA HU」品牌的珠寶設計,屢次成為社會賢達與明星所喜愛,經常在佩戴後出席重要場合。例如,瑪丹娜佩戴「ANNA HU」雪絨花十字架項鍊,出席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時尚慶典。好萊塢明星茱爾芭蒂摩在艾美獎典禮上佩戴「ANNA HU」頂級訂製珠寶。脫口秀女王歐普拉在《The Oprah Magazine》雜誌12月封面佩戴「ANNA HU」頂級定製珠寶。華爾街日報紐約專題報導稱讚她是「鑽石特區的藝術家」。同時,胡茵菲與服裝設計師吳季剛(Jason Wu)於紐約合作「2010高級時裝秀」。

胡茵菲不斷突破疆界,提升自己。她成為重要珠寶產業的推廣者,例如,她應哈佛商業學校邀請,以「藝術與高級珠寶產業」為題擔任講座講師。她擔任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中國商業論壇」與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貝克零售中心客座講者,成為大家重視的產業分析專家。

在國際珠寶拍賣會上,胡菲茵始終是閃亮新星,戰果豐碩。

比如說,2013年佳士得香港拍賣會上,ANNA HU的《古玉竪琴戒》,創下當代華人珠寶藝術家最高拍賣價、最高倍底標,同時也是最年輕珠寶藝術家紀錄。又如,同年佳士得日內瓦拍賣會上,ANNA HU的《海之頌胸針》拍下456.8萬美元天價,創下當代珠寶藝術家最高拍賣紀錄,同時也創下緬甸藍寶拍賣史上最高單價紀錄。

ANNA HU 2013年佳士得拍賣作品《古玉豎琴翡翠戒》。(ANNA HU提供)
ANNA HU 於2013年佳士得拍賣作品《海之頌胸針》拍下456.8萬美元天價。(ANNA HU提供)

2018年ANNA HU的經典藝術作品《中國紅喜鵲胸針》獲得莫斯科國家歷史博物館列入永久館藏,成為第一位藝術作品的被俄羅斯國家博物館收藏的亞洲當代珠寶藝術家。2020年蘇富比香港拍賣會《敦煌琵琶黃鑽項鍊》創下578萬美元,打破全球華人珠寶藝術家單件作品最高成交紀錄。

2018年ANNA HU的經典藝術作品《中國紅喜鵲胸針》獲得莫斯科國家歷史博物館列入永久館藏。(ANNA HU提供)
ANNA HU 於2020年蘇富比拍賣作品《敦煌琵琶黃鑽項鍊》。(ANNA HU提供)

回首來時路,儘管苦樂參半,目前胡茵菲年僅「45歲」之齡,但已經創下的亮眼成績單,是同儕難望其項背,也是台灣藝術產業國家隊,最具爆發力的成員之一,令人衷心佩服。以下是胡茵菲登峰造極的獨特紀錄:

  1. 唯一擁有古典音樂與藝術史背景,來自台灣的中法品牌珠寶藝術家。
  2. 2008年美國次貸風暴中,首位敢在紐約開設旗艦店的華裔珠寶設計師。
  3. 在珠寶國際拍賣市場,作品屢創拍賣新高的華裔當代珠寶藝術家。
  4. 以「ANNA HU」為設計品牌的《Cote d’Azur海之頌胸針》成交價,創下拍賣史上「緬甸藍寶」最高單價紀錄。
  5. 史上最年輕,也是唯一在巴黎羅浮宮,舉辦個展的藝術珠寶設計師,也是受邀參加巴黎大皇宮古董雙年展,最年輕的華裔珠寶藝術家。
  6. 美國著名華美協進社 (China Institute)頒發年度「藝術遠見大獎」中,唯一的珠寶藝術家。(前位獲獎人是爆破藝術家蔡國強)
  7. 獲得ELLE雜誌頒發中國風尚大獎「國際珠寶設計師大獎」的華裔珠寶設計師。
  8. 華爾街日報唯一以首頁封面故事專訪的華裔珠寶藝術家。
  9. 不丹皇室御用珠寶設計師—新婚的不丹皇后委託設計,於日本皇室參訪時,特別配戴。
  10. 國際電影明星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被冠名佩戴。如納塔麗波曼(Natalie Portman,1981-)、葛妮絲帕特洛(Gwyneth Paltrow,1972-)、史卡莉喬涵森(Scarlett Ingrid Johansson,1984-)、娜歐蜜華滋(Naomi Ellen Watts,1968-)與希拉里史旺(Hilary Swank,1974 -)等。
  11. 首位亞洲珠寶藝術家受俄羅斯莫斯科國家歷史博物館展覽,並收藏作品。
  12. 首位華裔珠寶設計師設計作品獲美國影像藝術家欣蒂.雪曼(Cindy Sherman,1954-)靑睞,並即將捐贈巴黎羅浮宮裝飾藝術博物館(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

疫情始終無法擺脫,胡茵菲心繫著今年中荷蘭馬斯垂克藝博會(TEFAF Maastricht)展覽,這座歐洲重要的藝術市集,涵蓋了古典藝術、古董、設計、高級珠寶、當代藝術等八大領域,其中高級珠寶總是吸引頂級藏家的親炙,「ANNA HU」品牌的藝術創意與細膩工法,一直是業界口碑,帶著分享的心情,以及成就藝術珠寶帝國的人生終極大目標,胡茵菲化整為零,做好每一次的呈現,只要疫情許可,她與藏家相約在荷蘭,就在今年6月!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50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