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藝術國家隊專題】顯露藝術世界的內在:專訪Artfacts執行長阿姆格蘭

【藝術國家隊專題】顯露藝術世界的內在:專訪Artfacts執行長阿姆格蘭

成立於2001年的數據資料庫Artfacts.net,乃是藝術界第一個嘗試排除拍賣價格,以大規模的計量方式(尤其是對展覽的計量),來衡量一位藝術家國際知名度的資料庫。懷抱著「如何以數據理解藝術世界?」的疑問,典藏編輯部特別採訪了Artfacts的執行長尤納斯.阿姆格蘭(Jonas Almgren),就我們的疑惑提出問題。
藝術史乃是由展覽建構的歷史,在當代尤然。在此概念下,成立於2001年的數據資料庫Artfacts.net(簡稱Artfacts),乃是藝術界第一個嘗試排除拍賣價格,以大規模的計量方式(尤其是對展覽的計量),來衡量一位藝術家國際知名度的資料庫。資料庫創辦人馬雷克.克拉森(Marek Claassen)早在1995年便不斷嘗試設計外於拍賣價格的資料庫,希望作為藝術界衡量沒有拍賣價格當代與新興藝術家的參考指南。Artfacts從2001年開始搜集全球展覽資料,並在2004年創建了自身獨特的藝術家排名(artist ranking)系統,透過對不同展覽與展出者、單位……的加權,以供衡量比較不同藝術家在藝術界的生產力與成功程度。迄今Artfacts共收錄了全球超過10萬筆展覽與60萬位藝術家的資料,統計的藝術家也從早期僅有現、當代藝術家,逐步擴展到印象派以前的範疇。該資料庫也成為從事藝術經濟研究的商學院,以及國際拍賣行旗下的佳士得美術學院(Christie's Education)、蘇富比藝術學院(Sotheby's Institution)等機構在進行研究時的參考資料來源。
對於不習慣以數據理解世界的我們,這樣的排序、統計行為顯得匪夷所思,甚至可能對數據所顯示的意義感到排斥。我們某部分相信「數字會說話」,但也質疑「是不是你說的那句話」。確實,統計數據時可能會受到資料輸入的多寡而產生誤差,也可能因為初始資料的歐洲中心論而產生偏誤。懷抱著「如何以數據理解藝術世界?」的疑問,典藏編輯部特別採訪了Artfacts的執行長尤納斯.阿姆格蘭(Jonas Almgren),就我們的疑惑提出問題。
Artfacts的執行長尤納斯.阿姆格蘭(Jonas Almgren)。(Artfacts提供)
《典藏.今藝術&投資》(簡稱典):可以告訴我們創建Artfacts的初衷嗎?
尤納斯.阿姆格蘭(簡稱阿姆格蘭):我們的目標是組織所有藝術界的資訊,並使其普及,同時使藝術世界更加透明和易於理解。這意味著不僅要反映當今藝術世界的發展,同時還要反映過去,這樣你才可以識別出隨著時間推移發生的趨勢和變化。我們距離收集所有藝術界訊息的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我們為我們已經收集和整理的東西感到自豪。目前,我們已經搜集了將近100萬場展覽。包含蘇富比藝術學院與佳士得美術學院都使用它來幫助他們的學生分析藝術世界。
典:在過去的20年中,您認為Artfacts的最大變化是什麼?
阿姆格蘭:最大的變化正在發生中。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危機迫使每個人都轉往線上:收藏家上網瀏覽和購買藝術品,而畫廊以驚人的速度調整適應,並且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透明,更常在網路上發布藝術品買賣的資訊,甚至公布價格。由於收藏家在購買商品前會尋找獨立的訊息資料,我們也已經看到人們對Artfacts.net市場資訊的興趣激增。藝術品購買者希望驗證他們花的錢是否明智。
典:過去,至少在臺灣,我們幾乎不認為藝術家或機構的成就和影響力可以衡量,更不用說具有一定的排名,因為我們很難判斷馬諦斯(Henri Matisse)是否比畢卡索(Pablo Picasso)好,反之亦然,排名無法準確反映我們對藝術品或藝術家的主觀標準。您為什麼認為可以對藝術家進行排名?您如何看待通過數值測量方法評估藝術家、策展人和畫廊排名的意義?
阿姆格蘭:我們衡量的是藝術家在藝術界的知名度或能見度,而不是藝術品的價格。我們認為用拍賣價格看待藝術家(特別是缺乏拍賣結果的後現代和當代藝術家)並不合適。真正文化或得以延續的價值,應該以觀察其他藝術世界的訊息,比如展覽、舉辦地點以及與同業的連結等。但要足以替代拍賣價格,我們需要同樣具體的東西,因此需要排名。而且這樣的排名具有適用於所有藝術家的優勢,而非僅適用於有拍賣結果的藝術家。
Artfacts.net頁面。(網路截圖)
典:影響Artfacts上藝術家排名演算法的關鍵因素是什麼?
阿姆格蘭:排名根據藝術家的展覽經歷來衡量其在藝術界的地位。當藝術家參加展覽時,Artfacts會收集數據,以確定該展覽將如何影響藝術家的排名。 Artfacts的演算法會權衡以下因素:
展覽類型(聯展或個展)
機構類型(美術館或畫廊)
藝術家是否在國外展覽
展覽中的其他藝術家
特別聲明,Artfacts在其排名演算法中不會使用銷售或價格數據,只是註冊Artfacts帳戶也不會影響藝術家排名。
典:我們知道電腦不會在泰德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和非洲的一家畫廊之間產生偏見。但是我們也知道,建立演算法優先順序的基礎,乃是奠基於西方現代藝術史的範式(paradigm)。因此,任何非西方畫廊都將無法與泰特現代美術館或MoMA等機構競爭。在我們談論所謂的全球藝術史或全球排名時是否會造成偏誤?這種系統誤差是Artfacts想要克服的嗎?又要如何解決?
阿姆格蘭:排名反映了在現有藝術品市場上有優勢的地方,但是隨著藝術品市場走向全球化,我們轉往線上的趨勢也降低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排名將會反映這些變化。此外,許多雙年展和展覽場所都致力於展示少數族群的藝術家,這不僅影響了藝術家排名,同時也影響展覽場所的排名。
典:延續前述的問題,由於歷史範式是建立在西方世界的基礎上,因此對於那些非西方世界來說,在當地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著名藝術家的排名,可能遠低於同一地區年輕一代的藝術家。這算是計算上的誤差還是可接受的誤差?  
阿姆格蘭:當前的排名反映的是當前的知名度,而不是過去的重要性,過去的展覽對排名的影響,隨著時間的推移會逐漸下降。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對具有一定歷史地位的藝術家而言仍然是有意義的,他們依舊會被展出,透過排名反映出來。這也是為什麼歷史圖表很有趣的原因,你可以看到一個藝術家的排名如何隨著時間而變化。 
典:雙年展從參與的藝術家中獲得價值。如果一個機構持續邀請成功的藝術家,它的分數和排名會相應地提高嗎?另一方面,對於某些機構致力於發現和展示下個世代的藝術新星,他們既沒有知名度,也沒有重要的展覽記錄時,你們要如何排名呢?
阿姆格蘭:這個一個非常好的問題。如果他們展出的藝術家變得更加傑出,這也將對場所有相對的提升。但是我們也正在尋找方法,來凸顯那些特別擅長發現和培養新人的畫廊。由於我們已經掌握了十多年的歷史數據,因此我們對此非常了解。
典:我們是否可以說,Artfacts的基本問題與其他任何大數據演算法一樣,它可以告訴我們「已知的未知」,但無法告訴我們「未知的未知」?
阿姆格蘭:我相信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在這部分是有所幫助的,因為它可以發現業內人士因為自身經驗及偏見而看不到的趨勢和聯繫。Artfacts建立在我們對藝術界運作方式深度的理解,但我們正逐步應用更多的人工智慧來消除我們在開發原始演算法時可能有的任何偏見。
典:不難想像,疫情過後世界對全球化的態度肯定會與以前有所不同,並且也可能會更加地關注本地或區域性的藝術圈。Artfacts對疫情過後的局勢有何看法?它會影響您將來的計算方式嗎?
阿姆格蘭:我們相信,我們將看到藝術圈會變得愈來愈透明化,會有更多有助於我們優化和調整演算法的資訊。Artfacts的建立是為了提高透明度,看來藝術圈終於追上了我們。這個轉變將使我們更容易收集和組織藝術界的訊息,可在全球都可以使用和理解,這對Artfacts來說是相當興奮的時刻。
朱貽安( 56篇 )

大學學習西班牙文,後修讀中國藝術史,有感於前生應流有鬥牛士的血液,遂復研習拉丁美洲現代藝術。誤打誤撞進入藝術市場,從事當代藝術編輯工作。現為《典藏.今藝術&投資》企劃主編。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