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Joseph Kosuth台灣首件公共藝術作品於機場捷運落成
Dark Light
Dark Light

Joseph Kosuth台灣首件公共藝術作品於機場捷運落成

全長144公尺,由172個中文字組成的《紛紛從田裡飛起,2013》(One Field to the Next…
全長144公尺,由172個中文字組成的《紛紛從田裡飛起,2013》(One Field to the Next, 2013),是國際著名觀念藝術家科史士(Joseph Kosuth)在台灣首件設置的公共藝術,也是科史士首次針對捷運公共空間進行的創作。
此作位於機場捷運A1台北車站內的車道光廊,進出口都在北平西路上。機場捷運線銜接台灣國際航班最大宗的桃園機場,A1台北車站更是全國唯一一座六鐵交會車站,匯集高鐵、台鐵、北捷(松山線/板南線/淡水線)、機場捷運和國道客運等,不僅是進出首都台北的交通樞紐,更具有國家門戶的重要意象,也成為該公共藝術案執行小組邀請科史士的主因。
為了構思此作,科史士表示他如同圖書館裡的人類學家,透過大量的資料閱讀做過許多研究,也曾思考是否以原住民為題材進行創作。在與台灣的深入接觸後,他發現「認同」對於台灣是十分重要的議題。因此,沿續科史士一貫的創作手法,藉由文本、語句的擷取,思考意義的生產及背後的可能脈絡,他選用台灣現代主義小說家郭松棻小說《奔跑的母親》的其中一段,「每當火車來而復去,鐵軌兩旁的矮屋就顯得更其矮小,蒼鬱的綠野舒展成為全部的天地。遠去的笛聲揭開了天空的奧秘。只有這時,你心甘情願做成了小孩。長腳鷺不是被驚動,而是為了迎合急駛的火車,紛紛從田裡飛起,在空中吐露了生命的寒弱。這時,即將太陽還在頭頂,只要仔細望去,雙連附近總有一團露靄在移動。凝聚了又擴散,擴散了又凝聚,從你的面前一直流蕩到圓山鐵橋。」以巨大的字體呈現於車道光廊上,並以十國譯文穿插其間,富涵流動性及詩意。
科史士(Joseph Kosuth)於機場捷運A1台北車站創作的公共藝術《紛紛從田裡飛起,2013》(One Field to the Next, 2013)。圖/台北當代藝術館
相較於《紛紛從田裡飛起,2013》位處的車道光廊屬於較為迅速、熱鬧的氛圍,科史士特意選用了小說中較為寧靜的片段,藉此表達「一位暫停腳程、遁入反思中的行旅者,在他立定深思的片刻中,經驗到對自己的來處與去向的思索,結合成一個對他所立定之處的沉思片刻。」
科史士於1960年代初選擇以「無名稱的公眾媒體」展開其創作,使用報紙、雜誌等大眾媒體質疑現存事物的意義及背後代表的權威性,也與當時興起的機制批判有所呼應。懷抱對於意義的質疑,科史士隨後展開以話語、文本為題材的觀念藝術創作,思考意義及背後的文化脈絡如何被構成。1990年代前後,他開始投入公共場域的創作,進一步思索意義與脈絡相互構成的複雜度及潛在的更多可能。科史士認為,公共藝術必須跟整體環境結合,藝術家的任務是從當地歷史文化記憶裡,尋找並創造新的意義及脈絡,而非只是場域裡一件「後加」的獨立物品。
受科史士引用文本的小說家郭松棻,其父親便是台灣著名前輩藝術家郭雪湖;而選擇郭松棻的小說,則是因為小說中傳達出「個人生命中無以迴避的存在困境」,也為此作增添更多詮釋及想像的空間。
高愷珮( 12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