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甘露水》的百年記憶與流轉

《甘露水》的百年記憶與流轉

“Dew”, Century-long Memories, Shifts and Changes
年底即將在北師美術館舉辦的文化協會百年紀念展,絕不僅止於《甘露水》的重新展出。由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周婉窈擔任召集人,與石婉舜、吳俊瑩、陳允元、陳慧先、蔣伯欣、劉柳書琴所組成的研究團隊,將多面向呈現出當年台灣人籌組文化協會,啟發台灣民族意識,向殖民當權爭取權利的各種面貌,連同《甘露水》的重新面世,為百年紀念留下時代的回眸。

10月14日,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北師美術館發布一則重磅消息,黃土水在入選第日本帝展的作品《甘露水》重新現身。這件黃土水所創作的大理石裸女雕像,是繼《蕃童》之後再度入選「帝國美術展覽會」的作品,在黃土水創作生涯中極具代表性,但戰後很長一段時間下落不明。《甘露水》如何「失而復得」?這大概是消息曝光以來,最引輿論好奇的地方。因此典藏團隊至北師美術館採訪展覽總策畫暨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林曼麗,替我們撥開《甘露水》身上的重重迷霧。

去年在北師美術館所舉辦的「不朽的青春」特展,黃土水致贈母校太平國小的大理石雕像《少女》胸像引起轟動,參觀展覽的洶湧人潮,以及四度加印的展覽圖錄,迄今依舊讓人印象深刻。黃土水的《少女》胸像完成於1920年,到2020年恰巧百年,如此富有紀念意義的展出時間,讓林曼麗想到黃土水隔年入選日本帝展的重要作品《甘露水》,若能在2021年展出,也有著百年的重要意義,更呼應1921年台灣文化協會的成立百年紀念,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都是千載難逢的時機點。

黃土水《甘露水》,1921,大理石,80x40x175cm,文化部典藏。(© 黃邦銓、林君昵,北師美術館提供)

然而,《甘露水》已經近半世紀未曾出現在世人眼前,如何尋覓成為一大難題。雖然學界一直流傳《甘露水》放在中部某位醫生家中,早在1990年代林曼麗擔任台北市立美術館館長時,就聽過類似的消息,但之前有意尋覓《甘露水》的企圖,最終總是鎩羽而歸。雖然心中懷抱這樣的心願,但夢想能否成真,北師美術館團隊也沒有把握。

幾經探訪下,團隊得知《甘露水》為台中張鴻標家族所有,但如何聯繫他們,仍是一大問題。後來台中地方耆老何澄祥建議,可與和張氏家族交好的台中婦產科權威李茂盛醫生聯繫。由於李茂盛醫生正是總統府資政,林曼麗便將《甘露水》的事件報告總統府,請府方轉知來意,才在茂盛醫院的貴賓室中,首次與張鴻標家的後代會面。

黃土水1919年在日本開始創作《甘露水》,於1921年完成並入選帝展,但直到他1930年逝世之後,《甘露水》才運回台灣,後由台灣教育會所收藏,一直放在台灣教育會館(現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戰後該建築由台灣省議會接管,1958年,台灣省議會搬遷至霧峰,《甘露水》也隨之南運。但不知為何《甘露水》沒有搬往霧峰,而是棄置在台中火車站附近,後來才運往張鴻標的外科診所安放。

張鴻標雖然是外科醫師,但曾在1957年至1962年間以雕塑作品數度入選台灣省美術展覽會,想必對黃土水作品有所概念,即便不知道《甘露水》曾入選帝展,也能從作品中看出其藝術價值。《甘露水》在1958年至1974年間,都放在張鴻標診所內,但隨著張鴻標身體日衰,且有感國民黨在台灣的統治壓迫日盛,《甘露水》便於1974年裝箱移放到霧峰倉庫,這一放,便是47年的星霜。

北師美術館團隊前往霧峰進行《甘露水》開箱。(© 黃邦銓、林君昵,北師美術館提供)

林曼麗原先已打定主意,為了要讓《甘露水》重新面世,即使花費鉅資也在所不惜。然而雙方見面之後,張鴻標後代對《甘露水》捐贈展出一事完全無任何條件,絲毫不要求報酬,只盼能將作品在適當的時機交付與國家。林曼麗不禁感嘆,數十年無法打開的結,如今在一秒之間解開了,這或許正是黃土水冥冥之中的安排。

數十年來張家背負的重軛終於放下了,但對北師美術館來說才正要扛起。很快北師美術館團隊跟張家議定時間,前往霧峰進行睽違47年的開箱工作。由於封存時間久遠,許多張家後代也從未得見《甘露水》的真面目,連同前去的北師美術館團隊,都懷抱興奮而緊張的心情。從現有釋出的影片來看,《甘露水》被塑膠袋與麻布袋層層包裹,外面再以木箱封裝。因為時間久遠,包裝的材料劣化嚴重,幸而《甘露水》除了髒汙之外,外觀仍維持完好。

沉睡近半世紀的黃土水作品《甘露水》。(© 黃邦銓、林君昵,北師美術館提供)

如今《甘露水》正在加緊修復當中,也於9月6日於總統府進行捐贈儀式,正式交由文化部典藏。林曼麗談到,《甘露水》雖然保存狀態尚佳,但裸女私密處的墨水痕跡卻難以盡除,不禁感慨黃土水的作品雖開台灣風氣之先,但直到1950年代,社會仍將這樣的作品視為有傷風化,甚至隨意棄置。除了《甘露水》外,當時台灣教育會還收藏有黃土水1922年的帝展入選作品《擺姿勢的女子》,但根據學者研究,該作品應是石膏翻模上色,由於石膏像相當脆弱,可能同在1958年搬遷的過程中遭到棄置損毀,難以尋獲。在時代變遷中所損失的文化資產不知凡幾,《甘露水》可以留存至今,更顯珍貴不易。

總統蔡英文見證捐贈儀式,左起張氏家族代表張士文、總統蔡英文、文化部部長李永得。(總統府提供)

不過,年底即將在北師美術館舉辦的文化協會百年紀念展,絕不僅止於《甘露水》的重新展出。由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周婉窈擔任召集人,與石婉舜、吳俊瑩、陳允元、陳慧先、蔣伯欣、劉柳書琴所組成的研究團隊,將多面向呈現出當年台灣人籌組文化協會,啟發台灣民族意識,向殖民當權爭取權利的各種面貌,連同《甘露水》的重新面世,為百年紀念留下時代的回眸。

李孟學(Li Meng-Hsueh)( 63篇 )

典藏ARTouch編輯。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