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疫情衝擊下的公共性與數位化權衡難題,第15屆卡塞爾文件展或將延期一年

疫情衝擊下的公共性與數位化權衡難題,第15屆卡塞爾文件展或將延期一年

第15屆德國卡塞爾文件展(documenta 15)原定於明年6月18日至9月25日迎來五年一次的盛會,本月總監受訪時卻坦言疫情衝擊現地製作,展覽可能被迫延期一年,將於今夏做出進一步決定。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肺炎席捲全球已逾一年,各大藝文活動仍未走出疫情衝擊,持續充滿各種變數。第15屆德國卡塞爾文件展documenta 15)原定於明年(2022)6月18日至9月25日迎來五年一次的盛會,且預計與延期至2022年登場的第59屆「威尼斯國際美術雙年展」,連續兩屆碰頭,未料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本月傳出可能被迫延期一年。

卡塞爾文件展總監舒曼(Sabine Schormann)本月12日接受德國廣播電台Deutschlandfunk Kultur訪問時,談及團隊正持續審慎評估情勢,坦言展覽順利登場的可能,已較去年底愈顯悲觀,延期確實是可能選項。「倘若如某些人所預測的,完全無法旅行的現況延續至年底——意味著比如我們無法組織工作或將人員送抵現地製作,(如期舉行展覽)便不可能實現。」

卡塞爾文件展總監舒曼(Sabine Schormann)受訪坦言延期確實是可能選項。(攝影/Christian Malsch von Stockhausen,© documenta)

在疫情的衝擊下,藝術與展覽生產被迫於線上進行,雖已逐漸成為新常態,卡塞爾文件展的前期作業亦是如此,舒曼卻表示文件展的下一步準備工作,將側重於召集世界各地藝術家,長期駐地展開集體工作。這尤其是本屆策展人——印尼藝術團體ruangrupa——的核能策畫理念,以「穀倉」(印尼語:lumbung)為主題,望能以卡塞爾在地參與為本,邀請藝術家與科學家、經濟學者等,在互助協同與集體共享的的合作模式中,共商當今重要課題,於比如另類教育與新生經濟模型等層面創發革新。舒曼強調,由於文件展拒絕嘉年華式地生產大型無用的吸睛作品,或衝刺表面觀光人數,堅持扎根、回饋地方,因此,網路即時連線勢必無法完全體現這般精神。

印尼藝術團體ruangrupa以「穀倉」(lumbung)作為第15屆卡賽爾文件展策展主題。( 攝影/Gudskul, Jin Panji,© documenta)

不過,這不代表老字號的代表性藝術展並未跟隨時代腳步走向數位建置。尤其,卡賽爾文件展於2019年為歷史學家富爾達(Bernhard Fulda) 及弗里德里希(Julia Friedric)的研究披露納粹醜聞,更敦促其不得不反身審視與批判自己的歷史檔案。該研究指出,文件展創辦人之一哈夫特曼(Werner Haftmann)曾在1937至1945年參與德國納粹黨,更在納粹主辦之雜誌《國家的藝術》(Kunst der Nation)中發表過文章。這與首屆文件展不惜捍衛納粹所撻閥的現代主義藝術的歷史定位顯有二致。相較於隔年創辦人同樣深陷納粹醜聞的柏林影展(Berlinale)的快刀斬亂麻,文件展並未即時將此一新發現,納入官方歷史論述,舒曼僅表示樂見針對文件展歷史獨立、學術性與批判性的調查,將儘速責請文件展學院(documenta Institute)與文件展檔案庫(documenta archiv)展開調查。面對學者質疑學院建築尚未完工,且檔案庫既存資料有限,呼籲委外獨立研究,文件展亦未立即正面回覆。不過,藝術史學家柯爾斯(Birgitta Coers)自去年10月新上任檔案庫總監後,便宣示將積極以數位活化檔案,向國際公開透明,她與旗下的六人小組,以及學院正共同爬梳文件展歷史,以及創辦團隊爭議的納粹背景。她闡釋檔案工程也幫助策展團隊透過線上工作坊等活動,更靈活地面對疫情下的數位挑戰。不過,她也同樣期待文件展在走出疫情的限制後,可更廣泛與有效地面對公眾。

去年10月起新上任的卡塞爾文件展檔案庫總監柯爾斯(Birgitta Coers)。(攝影/Fotofabrik Stuttgart,© documenta)

面對部分評論者質疑文件展在公共性與藝術性之間的權衡,舒曼重申自己對目前合作藝術家的信心;訪談隔日(1/13),卡塞爾文件展針對延期一說,發表官方聲明稿緩頰,舒曼補充說明一切準備工作仍維持在軌道上,團隊亦充滿鬥志,此刻他們仍對疫苗深具信心,將密切衡量局勢發展,並在今年夏天綜合財務評估,做出進一步的決定。

第15屆卡塞爾文件展定於明年(2022)6月18日至9月25日迎來五年一次的盛會。(© documenta)

ARTouch編輯部( 1034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