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歐文.沃姆四月來台,荒謬展覽相約在北美館
Dark Light
Dark Light

歐文.沃姆四月來台,荒謬展覽相約在北美館

今年66歲的歐文.沃姆(Erwin Wurm),出生於奧地利布魯克穆爾河畔,現工作、生活於維也納。他被公認是「荒謬」觀念藝術家,也是大膽的激浪派 (Fluxus)擁護者。今春要在臺北市立美術館(簡稱北美館)舉辦個展,心中滿是期待,真希望近距離品賞他「荒謬」性的創作。
歐文.沃姆(Erwin Wurm)經典作品《一分鐘雕塑》(One Minute Sculptures),讓人在意想不到的場景或日常的物件中擺好為時一分鐘的姿勢,讓觀眾重新思考雕塑的定義。(©Erwin Wurm)
聽到奧地利藝術家歐文.沃姆(Erwin Wurm)今春要在臺北市立美術館(簡稱北美館)舉辦個展,心中滿是期待,真希望近距離品賞他「荒謬」性的創作。據了解,沃姆也是期待滿滿,準備飛來臺北,主持他的荒謬展覽,機票飯店都訂好,只是疫情當頭,飛不飛得成,就得看老天賞機會。(相關閱讀:北美館2020年度展覽計畫
歐文.沃姆(Erwin Wurm)。(©Erwin Wurm)
今年66歲的沃姆,出生於奧地利布魯克穆爾河畔,現工作、生活於維也納。他被公認是「荒謬」觀念藝術家,也是大膽的激浪派 (Fluxus)擁護者。所謂激浪派,是指1960年代至1970年代間活躍的一個激進的國際文藝流派。他們提出了一些新的藝術主張,如迪克.希金斯(Dick Higgins)的「中介藝術」(intermediate art)、亨利.弗林特(Henry Flynt)的「觀念藝術」(Conceptual art)和白南准(Nam June Paik)和沃爾夫.福斯特爾(Wolf Vostell)的「錄像藝術」(Video Art)。他們普遍是受到美籍法藝術家馬塞爾.杜象(Marcel Duchamp)的影響,大多數激浪派藝術家以反商業和反藝術為己任,強調概念而非成品的重要性。
臺北市立美術館2020展覽「歐文.沃姆個展」( Erwin Wurm: Solo Exhibition)將呈現歐文.沃姆「荒謬」性的創作。歐文.沃姆《室內/戶外雕塑》,200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Erwin Wurm《熱狗巴士》(Hot Dog Bus),220 x 250 x 550 cm,2015。(圖片由藝術家、香港K11 藝術基金會、柏林國王畫廊(König Galerie)、立木畫廊( Lehmann Maupin)提供,攝影/Liz Ligon)
從1980年代起,沃姆開始推出他的雕塑概念,然而,在漫長的創生涯中,他不停的探討、實施並企圖讓雕塑的定義,更為寬泛,因而帶來無奇不有的創作方式與作品樣態,果真荒謬有餘。沃姆習慣將建築、影像、現成品、攝影、美術館的參觀者,整合融入到荒誕而令人耳目一新的互動雕塑中。通過各種幽默好玩的作品,以輕鬆的方式進入,不需要嚴肅看待,不需要認真考慮,這是他作品的最核心。
歐文.沃姆(Erwin Wurm)於維也納現代藝術博物館的作品 《House Attack》,2006。(©Museum Moderner Kunst)
這回,究竟給疫情肆虐的世界,帶來什麼荒謬新創意,希望沃姆來台順利,可以在北美館先賭為快。喜迎沃姆來訪的此時此刻,先找找他的舊作,預作暖身,適應他的「荒謬」感覺!
歐文.沃姆(Erwin Wurm)《Gurken》,2011。(©薩爾茲堡基金會/G. Breitegger)
歐文.沃姆(Erwin Wurm)《胖汽車》(Fat Car)。(©wikipedia)
簡秀枝 ( 196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