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廣島三年展作品遭遇意識形態審查?

廣島三年展作品遭遇意識形態審查?

將於今年9月於日本廣島縣東部三原、尾道、福山三地舉辦的「廣島三年展」(Hiroshima Triennale),由縣政府決議在執行委員會之外,將另外設置獨立委員會,決定作品是否適合展出。當地方政府當局欲以確保三年展順利舉辦為由,介入作品選件時,不免會有政治審查的疑慮。日本當代藝術的創作空間,是否會因為一次次的政治介入而發生寒蟬效應,值得進一步的關注。
將於今年9月於日本廣島縣東部三原、尾道、福山三地舉辦的「廣島三年展」(Hiroshima Triennale),由縣政府決議在執行委員會之外,將另外設置獨立委員會,決定作品是否適合展出。廣島縣商工勞動局長提到「新設委員會將包含觀光、地區發展、藝術各領域的專業人士,為了達到舉辦目標,來決定其展示內容。」亦即當地政府試圖以公權力介入的方式,對廣島三年展預定展出的作品進行審查。
「百代之過客」網頁視覺(©2019 ART BASE MOMOSHIMA)
事緣去年在廣島縣尾道市所舉辦的廣島三年展行前展「百代之過客」(Travelers Through a Hundred Age)中,展出了大浦信行(Nobuyuki Oura, 1949-)一系列的版畫作品,引起輿論的反彈。大浦信行在去年極具爭議的愛知三年展(Aichi Triennale 2019)「表現不自由.在那之後」中,展出他在1980年代所創作的四幅系列作品「懷抱遠近」。該作品使用現成圖像,以拼貼版的方式創作。其中爭議之處在於,大浦信行使用了昭和天皇的肖像,與其它圖像交錯排列在一起,抗議者認為這樣的圖像配置是對天皇的不敬。此外,大浦信行此系列作品,曾在1986年富山縣立美術館展出過,但因為受到右翼團體強烈的抗議,該次展覽圖錄從此不再公開,並將剩下的畫冊燒掉。大浦信行將燒掉圖錄的過程拍成影片,也在愛知三年展當中放映,但這樣的影像被抗議者視為是燒毀天皇肖像的冒犯行為。
大浦信行,《懷抱遠近》,1982-1983。(© artists and Aichi Triennale)
雖然大浦的作品並非2019愛知三年展爭議爆發的核心,但在時間上相去不遠的尾道市「百代之過客」展,再度展出大浦的作品,敏感的時機點下同樣招致抗議的聲浪。反對者認為,廣島三年展在振興地方、促進發展的前提下,以公款與地方募款來籌辦的藝術節活動,卻展出帶有「反日宣傳」色彩的作品,執行委員會的選件過程亦不透明,因而對此抗議。尾道市的展覽雖然不像愛知三年展嚴重到需要緊急閉展,但由於愛知三年展爭議的餘波不斷,影響所及,廣島縣府或許為了避免再次捲入類似的爭議當中,便試圖以公權力介入的方式,重新檢視今年廣島三年展預定展出的作品。
然而,當地方政府當局欲以確保三年展順利舉辦為由,介入作品選件時,也不免會有政治審查的疑慮。讓展覽以服務地方觀光發展等經濟上的需求,迴避日本社會長期以來存在的政治爭議,也讓藝術家想藉由作品所傳達出的理念,被特定的政治立場所掩蓋。日本當代藝術的創作空間,是否會因為一次次的政治介入而發生寒蟬效應,也值得進一步的關注。
ARTouch編輯部( 1004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