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2019愛知三年展」特展「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緊急閉展後,藝術家連署聲明表達抗議

「2019愛知三年展」特展「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緊急閉展後,藝術家連署聲明表達抗議

「2019愛知三年展」於8月1日正式開幕。然而,其中特展「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卻因為來自右翼分子的恐嚇與政治人物的打壓後,在開幕後三日緊急閉展。當藝術家的創作揭露、批判了過去隱而不見的歷史,面對審查機制下的表現性與所謂的自由,到底是什麼?
今年邁入第四屆的「2019愛知三年展」(あいちトリエンナーレ2019,Aichi Triennale 2019)於8月1日正式開幕。然而,其中的特展「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表現の不自由展・その後)在開幕後旋即引發熱烈的討論,甚至登上日本Google Trends熱搜第十位,政治人物紛紛表態抵制,主辦單位在開幕後收到來自民眾的抗議郵件與電話,甚至還收到「要帶瓦斯罐去會場叨擾」的恐嚇信(該人士已遭日本警方逮捕)。在一連串情勢之下,由擔任國際藝術節執行委員會會長、愛知縣知事大村秀章(Hideaki Omura)於8月3日緊急宣布終止該特展。而其餘的展覽與相關活動仍將持續展出至原定的10月14日。
「2019愛知三年展」(あいちトリエンナーレ2019,Aichi Triennale 2019)主視覺。(© Aichi Triennale)
成立於2010年的「愛知三年展」是日本最重要的國際當代藝術展會之一,而本屆愛知三年展以「情の時代」(Taming Y/Our Passion)為題,匯集了世界各地逾80位/組藝術家與團體展出。今年邁入第四屆的「2019愛知三年展」由曾任記者的津田大介(Tsuda Daisuke)擔任藝術總監,會場橫跨愛知縣的名古屋市和豊田市的愛知藝術文化中心、名古屋市立美術館、Toyota市美術館,以及名古屋市區及周邊衛星展,號稱是日本國內最大型的國際藝術祭。
特展「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表現の不自由展・その後)網站主視覺。(© Aichi Triennale)
這次備受爭議而緊急閉展的「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以展出過去被公部門藝文機構或單位視為禁忌的作品為主軸,策展人津田大介試圖藉此讓觀眾重新思考創作上「不自由」的表現,是否仍能依彼時的方式論斷,審查、自我審查之間的關係以及緣由是否隨著時代與意識形態遞嬗而有所轉變,並透過這樣的想法規劃出此次特展。展場以過去曾因審查機制而禁止展出的作品為主,於作品旁輔以說明牌,解釋當時該作被禁展的原因,藉此觸發參觀者產生思辨,也期待能藉由這次的展出讓被掩蓋的事實能夠重新被予以省思。
「2019愛知三年展」由津田大介(Tsuda Daisuke)擔任藝術總監。(Photo by Ito Tetsuo, © Aichi Triennale)
然而,在基於這樣的出發點之下,該特展卻諷刺地被以「傷害日本國民的情感」等各式理由,在一連串過激、失控的發展下,因安全考量而緊急閉展。「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中共計展出16件備受爭議的作品,如嶋田美子(Shimada Yoshiko)的版畫作品《那幅應該被燒毀的畫像》(A Picture to be Burned),畫面約有1/3被燒毀,但觀者還是能從餘下的部分推斷出畫面中的人物就是昭和天皇,藉此觸碰了戰犯罪責的歸屬議題。中垣克久(Nakagaki Katsuhisa)的作品時代的肖像-瀕危物種 idiot JAPONICA-圓形塚》(Portrait of the Period -Endangered Species idiot JAPONICA -Round barrow),作品上呈現《日本國憲法》第九條(亦稱《和平憲法》)內文,規範日本必須放棄戰爭、禁制維持武力、不得擁有宣戰權等的相關內容,該作直指安倍政府的統治下,右翼勢力抬頭的現象。
嶋田美子(Shimada Yoshiko)的版畫作品《那幅應該被燒毀的畫像》(A Picture to be Burned)。(© artist and Aichi Triennale.)
中垣克久(Nakagaki Katsuhisa)的作品《時代的肖像-瀕危物種 idiot JAPONICA-圓形塚》(Portrait of the Period -Endangered Species idiot JAPONICA -Round barrow)。(© artist and Aichi Triennale.)
但是,在所有作品中,引發最大爭議的作品當屬韓國藝術家金曙炅(Kim So-Kyung)和金運成(Kim Eun-Sung)夫婦的《和平少女像》(Statue of Peace,2011),作品以「Statue of Peace」而非慰安婦(Comfort Women)為名,亦常被稱作「少女像」,描述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軍慰安婦的受難歷史。該塑像最早出現於韓國首爾的日本駐大韓民國大使館大門門口,由韓國民間推動、作為要求日本政府對慰安婦歷史道歉的抗爭行動,爾後也向各國的日本使館擴散。而佇立於韓國日本使館門前的塑像正是由金曙炅和金運成夫婦製作,短髮少女身著韓服赤古里裙,雙拳緊握地坐在椅子上靜靜凝視,是藝術家欲藉此紀念慰安婦受難者的塑像。而這一行動,也引發了日方的高度不滿,直至這次的展出再次爆發。
金曙炅(Kim So-Kyung)和金運成(Kim Eun-Sung)夫婦的《和平少女像》(Statue of Peace,2011)。(© artists and Aichi Triennale)
《和平少女像》與日本駐大韓民國大使館。(by Sakaori (talk) , CC BY-SA 3.0)
在開展的第二日,名古屋市市長河村隆之(Takashi Kawamura)在參觀完「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特展後表示,希望愛知縣知事大村秀章能立刻撤掉《和平的少女像》。河村隆之認為「2019愛知三年展」的經費由愛知縣與名古屋市共同出資,再加上中央政府的補助款,看起來就是一個官方活動,為何能這樣踐踏日本國民的心,並認為來自民眾的抗議電話,也是一種表現的自由。爾後,亦陸續有來自日本政治人物對該特展提出不滿的聲音,任內閣官房長官的菅義偉(Yoshihide Suga)甚至發出希望能夠削減「愛知三年展」補助經費的發言。
《和平少女像》,2017。(by Garam, © wikipedia)
然而,在來自政壇與右翼分子的威脅和抗議下、歷經幾日的波折後,本屆的參展藝術家們(共計83位)連署發出共同聲明,表達對於特展「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閉展的抗議。藝術家們認為該特展應該繼續向公眾展示,也認為來自極端的威脅打壓了藝術實踐與自由思考的可能性。希望公眾能以更為寬容的心態,包納不同的立場和意見,讓開放性討論場域得以再次開啟,並不屈於暴力威脅與政治壓力之下。
參展的83位藝術家對於「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緊急閉展連署抗議聲明,中文版本由葉佳蓉翻譯。
參展的83位藝術家對於「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緊急閉展連署抗議聲明,中文版本由葉佳蓉翻譯。
當創作者的表現自由揭露、批判了過去隱而不見的歷史,面對審查機制下的表現性與所謂的自由,到底是什麼?在當下的日韓正如火如荼地進行相互貿易抵制措施之際,這次特展的爭議與戲劇性的事件發展,甚至更加彰顯「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特展的初衷,也提醒了我們轉型正義的重要性。面對歷史的難以直視,不僅不會消弭傷痕,甚至可能因恐懼或忽視而加劇,該如何才能撫平而非掩蓋,也透過這個仍在進行的爭議事件,讓我們得以進一步思索。

【藝術家聲明】關於愛知三年展2019「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展區的關閉
(中文版本由葉佳蓉翻譯)
我們是以下署名,來自世界各地參與愛知三年展2019的藝術家們。在此我們希望針對集結曾被日本各地美術館撤除展出的作品的「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展區被關閉的事情發表意見。
愛知三年展2019的藝術總監津田大介選擇用「情的時代」作為本屆概念,並在論述中提到:「現在這個世界共有一些焦慮。頻繁的恐怖攻擊、國內勞工的減少雇用、對治安或生活困境的不安等。歐美對難民或移民的負面觀感來到史上新高,2016年英國公投脫歐。美國選出了將自家利益最優先的川普總統、在日本這幾年也不斷出現毫不掩飾排外主義的演說。這些情況都源自於不安。對前方的未知感到不安。安全遭到威脅、擔心自己是否暴露於危險之中的不安。」(津田大介『情的時代』展覽概念)
我們多數人面對日本現在所爆發的情感波動,懷抱不安。我們所參加的展覽被政治介入、甚至遭受威脅—即便這是針對單一作品也好,針對一個展區也好—發生的事情讓人深感憂慮。彷彿要讓人想起7月18日發生的京都動畫公司縱火事件般預告要帶瓦斯罐去展場、或是主辦單位收到的大量威脅電話和信件,這些事情我們都知道。對於展覽期間到場參觀的觀眾可能會遭受危險,我們非常擔心,並強烈抗議這種恐怖攻擊的預告和威脅行為。守護著我們作品的相關工作人員以及觀眾的身心安全需要受到保護,這是絕對首要的條件。
在此前提下,我們認為「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應該要繼續展示。展覽應該是向大眾敞開的公共場域,將展示關閉起來不僅剝奪了這些作品被觀眾看見的機會,也封閉了這些議題被熱烈討論的空間,對作品提出憤怒、悲傷等各種情緒的不同解讀看法也喪失了。因為部分政治人物對展覽、播映或公演的暴力介入,讓展場不得不做出緊急處置而關閉的這些威脅和恐嚇,我們強烈反對並提出抗議。
我們不會接受打壓或切割,反而希望透過各種不同的手段,超越地理的、政治信念的隔閡,相信自由思考的可能性,持續進行藝術實踐至今。對我們藝術家來說,在資訊不透明的狀況下想盡辦法,不論是透過立體裝置、透過文字、透過繪畫、透過表演、透過演奏、透過影像、透過媒體科技、透過共同合作、透過Psicomagia(潛意識心理治療)、透過迂迴的表達方法等,即便只是暫時性的,也要從各種各樣的方法中,在藝術展覽中創造一個能包含人類所有愛、悲傷、憤怒與體貼,有時甚至是惡意也能透過想像力扭轉的場所。
我們所希求的是與暴力介入完全相反,給予充分時間的解讀與深刻的理解的路徑。我們想要的是尊重每個意見和不同立場、接納所有人的開放性討論、為了實踐這種光景而產生的藝術展。我們在此要求讓自由的藝術展覽不屈就政治壓力或暴力威脅恢復展出,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創造一個能自由敞開的討論空間。我們不會放棄透過攜手共同思考,一起尋求一個新的解答。
2019年8月6日
愛知三年展2019之83位參展藝術家
artiststatementaichi2019@gmail.com

參展的83位藝術家對於「表現不自由展・在那之後」緊急閉展連署抗議聲明。
ARTouch編輯部( 981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