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奇幻掃帚揮灑出亮眼價格:艾米莉.梅.史密斯與女性主義藝術

奇幻掃帚揮灑出亮眼價格:艾米莉.梅.史密斯與女性主義藝術

The Incredible Broom Racks Up Big Sales: Emily Mae Smith and Feminist Art
關於以掃帚的形象來取代裸女的角色這點,艾米莉如此表示:「當我通過作品來探討繪畫中的女性裸體等性別內涵時,掃帚成為了一個非常好用的工具。掃帚也是裸體的,但你真的不會想到這一點。這使我能夠將她置於各種情境之中。」

1940年,華特迪士尼公司製作的一部音樂動畫片《幻想曲》(Fantasia)發行,成為家喻戶曉的經典之作,尤其在片中〈魔法師的徒弟〉這一段落裡,米老鼠與魔法掃帚之間一連串逗趣滑稽的互動更是深植人心。也正是這個魔法掃帚端著水桶的意象,啟發了一位美國當代藝術家的創作思路──掃帚的造型既像藝術家的畫筆,同時又與家務的概念相結合,而過往,這樣的家務印象又與女性緊密相連──讓艾米莉.梅.史密斯(Emily Mae Smith)希望將掃帚「從電影中幹粗活和負責生育的角色」給解放出來,於是,一幅幅以掃帚作為主角的作品取代了真實的人物形象,它們堂而皇之的出現在各種本以女性做為題材的畫作或插圖中,在怪誕又奇幻的畫面中,試圖引起觀者的反思。

秀拉《大碗島的星期天下午》。(本刊資料室)

掃帚形象與女性主義
艾米莉出生於1979年,是美國當代藝術家,年少時她深受秀拉(Georges Seurat)《大碗島的星期天下午》(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的感動而開始熱愛藝術,堅定地走向了藝術創作這條路,她畢業於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而後取得了哥倫比亞大學視覺藝術碩士學位。其創作的形式主要以油畫為主,繪畫風格充滿幻想的意象,借用了超現實主義、普普藝術的風格,並透過符號來回應性別、階級與暴力等主題。她尤其反對藝術史中以男性為中心的書寫,重視歷史修正主義,為了反諷對過去藝術史脈絡中對女性的物化與裸女描繪的傳統,她會重新再製過去的經典畫作,例如在其作品《Gleaner Odalisque》(2019)中,艾米莉借重了安格爾(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宮女》(The Grand Odalisque)一作中的畫面,她擬人化的掃帚取代了原先畫作中裸女的位置,且如同裸女一樣姿態慵懶、狀若無骨地斜躺在藍色綢緞之上,極具諷刺意味,並傳達出濃厚的女性主義觀點。

艾米莉.梅.史密斯《Gleaner Odalisque》(2019)。(本刊資料室)

關於以掃帚的形象來取代裸女的角色這點,艾米莉如此表示:「當我通過作品來探討繪畫中的女性裸體等性別內涵時,掃帚成為了一個非常好用的工具。掃帚也是裸體的,但你真的不會想到這一點。這使我能夠將她置於各種情境之中。」事實上,她筆下帶有卡通意味的掃帚不僅僅取代傳統圖像中的女性描繪,掃帚柄長長的造型與尾端草裙一般的形象,也被指出宛如男性生殖器的形象一般,影射了過去藝術史中對於女性的描繪,大抵都建立在男性的觀看視角上。1985年成立於紐約市的女性主義藝術團體游擊隊女孩,就曾經計算過:1989年大都會美術館的當代藝術公開藏品中,女性藝術家的作品低於5%;而相對之下,約有85%的裸體畫作是以女性為主題。於是乎,女性主義藝術開始蓬勃的發展,往後的世代,「結束藝術史中的性別歧視」成為一場重要的課題。作為其中的一員,艾米莉認為她的掃帚成為了一種具有潛力的圖像工具,隨著艾米莉讓它們佔據和扭曲藝術史上的經典之作,為女性主體提供了空間。

艾米莉.梅.史密斯的《掃帚人生》在富藝斯2021春季拍賣會上以1235萬港幣成交,超過拍前高估價20倍。(富藝斯提供)

上揚的市場價格
艾米莉的作品在許多畫廊空間展出,包括紐約坦尼亞.博納克達爾畫廊(Tanya Bonakdar)、白柱子空間(White Columns)、貝浩登畫廊(Galerie Perrotin)、比利時魯道夫.詹森(Rodolphe Janssen)畫廊,以及法國第戎財團美術館(Musée des beaux-arts de Dijon)等等,更獲紐約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德克薩斯州伯蘭頓美術館,以及蒙特利爾阿森納當代藝術博物館等機構收藏。在市場中的行情,則是依據尺寸和媒材的不同從600 美元到160萬美元不等。而她在倫敦與紐約近幾季的拍賣市場上表現亮眼。2020年,其畫作《異型海岸》(Alien Shores)在倫敦富藝斯以27.7萬英鎊成交,到了2021年更上一層樓,於富藝斯X保利聯合拍賣會上,作品《掃帚人生》更以超過估價20倍落槌,含佣金成交價為1235萬港幣,大為出乎眾人意料,就連其後的日間拍賣上都遠高於估價,表現極為亮眼。

隨著1971年,作為女性主義藝術的前哨──藝術史學者琳達.諾克林(Linda Nochlin)著名的文章〈為什麼沒有偉大的女性藝術家?〉(Why Have There Been No Great Women Artists? )刊載後已經過去了半個世紀,在這之中的歲月裡,各形各色的藝術家與學者們投入了女性主義的發揚與研究,且在藝術拍賣市場中,有著許多像艾米莉這樣表現優異的女性藝術家,然而當我們攤開藝術拍賣市場上的數據,仍然清楚看見女性藝術家的市場份額如今仍僅僅佔了2%左右。我們仍在期待更多優秀的女性藝術家出現──不論是藝術史的書寫或是藝術市場之中。

柯舒寧( 37篇 )

在變動很快的當代藝術市場中摸爬多年,努力將關注轉向藝術教育中。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