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如光的行者  藤村真

如光的行者  藤村真

加山又造和琳派 藤村真,這位謙和溫儉的藝術家不僅僅只是位藝術家,更曾擔任美國國藝會委員;除此之外,他也創辦藝術…
加山又造和琳派
藤村真,這位謙和溫儉的藝術家不僅僅只是位藝術家,更曾擔任美國國藝會委員;除此之外,他也創辦藝術組織、在各地演講、著書立作,言談之中無不充盈對自己的藝術、信仰乃至整個社會價值的深刻認知。在他的藝術中,似乎有著這樣的影子─那是在日本二戰後,整個社會氛圍處處充滿沮喪與混亂時,宛如救贖之光的三位長者身影:身為聲學研究科學家的父親、恩師加山又造以及文學大師遠藤周作。
出生於美國的藤村真,在大學畢業後取得獎學金返回東京藝術大學學習日本畫,師事琳派(日本畫的一支)大師加山又造,並一路取得博士學位。憶起影響至深的恩師,藤村真笑著說,加山又造總是讓他想起父親:「他們年齡差不多大,也總是充滿好奇心的去發掘外在的事物。加山大師常常不通知學生們就到畫室,毫不在意學生們穿著邋遢或是畫室滿地狼籍,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學生們自我認知到自己是誰、正在做什麼。」藤村真從加山又造的身上學習到最重要的一點,即是要做,就要用上最好的;琳派的特色,便是使用金銀箔為基底進行創作。關於這點,藤村真表示當時並不是沒有掙扎,純金高昂的價格,對一位學生來說無疑是件沉重的負擔,更何況當時他與太太已經有了兒子。
藤村真《恩典時刻》.天然礦物顏料、黃金、雲肌紙、畫布.153×123 cm.1999。「恩典」哲學深深影響藤村真的創作,他於1996年開始恩典系列創作,並於1997年在紐約展出以此為名的個展。
某天,當藤村真的同學們爭論著究竟要使用純金或較為便宜的混合金時,加山大師將兩種金箔拿起,貼在窗上。較為便宜的金箔摻和了許多銀的成分,有如一道晦澀的陰影,然而純金卻被流瀉直下的陽光穿透,曳曳生華。當時的藤村真,正開始接受基督教的洗禮;當他讀到《新約聖經》最終章的〈啟示錄〉,內容提及一個新的耶路撒冷的出現,用純金而鑄,莊嚴華美;這個意象,與被陽光穿透的金箔就這麼連結起來了。這,堅定了他用最好、最昂貴的媒材創作的決心。藤村真如此表示:「對我來說,這些純的金子就像是液體一樣,是有生命的、會有不同轉變的。金子代表了神的象徵,神的城市,就是自然與人結合在一起。作為一個藝術家,我永遠就是要做重新結合破碎自然與人文的橋樑。」使用珍貴的媒材來進行創作,不只讓藤村真的生命和信仰有了結合,更讓他意識到他的傳承─德川幕府時代的琳派,在當時政權高壓、社會緊繃的環境下,用自己的聲音,吐露出的光輝與璀璨。
藤村真《奇蹟樹》.天然礦物顏料、墨、銀、黃金、雲肌紙、畫布.153×115 cm.2014。為藤村真創作生涯邁入下一階段之新作。
遠藤周作與沉默
十七世紀的日本畫發展輝煌,琳派,便是成長茁壯於這個時期。琳派之父俵屋宗達、水墨畫家長谷川等伯,是藤村真認為當時最重要的兩位藝術家;加上茶道藝術家千利休等等,各式各樣的藝術有如百家爭鳴,將日本美學的種子播下,然而,受限於幕府專權的控制而始終不能自由的伸展開來。也就是在這個時期,西方傳教士開始進入日本。遠藤周作最富爭議與盛名的作品《沉默》根據這個背景,描述了十七世紀時葡萄牙耶穌會教士洛特裡哥,在德川幕府禁教時,偷渡至日本,暗查恩師因遭受酷刑而棄教一事:「大局已定!為了教化日本人和主的榮光,今天我們總算來到東方。今後的行程,可能遭遇到的困難和危險,恐怕不是從非洲到印度的船旅所能比擬的吧!」洛特裡哥原本懷抱著帶有帝國主義色彩的堅定信仰來到日本,然在遭遇一連串打擊,懷疑、質問、沮喪,看似失去了一切信念,卻在最終,信仰轉化成更為深刻的全新體悟。
藤村真《寂靜.光之香氣》.天然礦物顏料、黃金、畫布.天然礦物顏料、黃金、畫布.347.98×208.28 cm.2015。藤村真受邀擔任馬丁史柯西斯最新電影《沉默》劇本顧問期間,深受啟發而開始創作以《沉默》為主題之作品,近期內將出版同名新書。
與藤村真相似,身為日本人的遠藤周作是位天主教徒。孩提時代即是教徒的遠藤,有如十七世紀在日本的基督徒,受盡人們質疑的眼光。國際知名導演馬丁.史柯西注意到了《沉默》這個故事中蘊含的省思,欲將其搬上大銀幕,籌措了三十年的經費,在今年1月底的時候來到台灣取景,並邀請了藤村真擔任顧問。將遠藤周作著作反覆咀嚼的藤村真說道:「我正在寫一本關於遠藤的書,讀了他所有的小說,去經歷了所有他在書中形容的創傷。但讀他的書愈多,我就愈明白他所做的事,真的就好像是在黑暗中會看到的曙光,我們可以從創傷中再成長。」
回顧藤村真過去的作品,會看到他對許多災難與苦痛做了回應,但如今,遠藤周作的著作讓他用更為深刻的角度去思考創作:「遠藤寫這些書的用意,在於讓我們不用再去經歷一次這樣的事,所以我們可以跳脫創傷進到一個相反的境界,一個豐富的盛宴。當所有的傷痛都恢復了,我們就可以歡欣鼓舞。」藤村真從創傷轉變到豐盛時期的全新創作《奇蹟之樹》,以礦物顏料和墨在金銀箔上勾勒出樹的形體,彷彿對萬物勃發的詠嘆,更為謀合了琳派藝術和恩師加山又造的精神─不論社會的壓抑,不論局勢的動盪,永遠要從歡欣慶宴的角度來創作,帶給人們希望與光輝。
藤村真《獨白.悅》.天然礦物顏料、黃金、比利時亞麻布.203×163 cm.2009。 2009年藤村真受邀與現代藝術大師喬治.魯奧(Georges Rouault)跨時空聯展,他開始與魯奧對話,感受其內在炙熱的情感,因過度狂熱而最終與世隔離之孤寂,於是藤村真開始創作獨白系列,呼應也是對大師致敬。
父親與聲音
除了創作時的核心思想,另一方面,畫與音樂,往往有深刻的連結。表現主義大師康丁斯基即因早年學習鋼琴和大提琴,其後常常在畫布上表現出流動的音樂性。藤村真表示,近來深深地感覺和音樂的連結性比他想像的還要深;由於父親是位傑出的聲學研究科學家,透過父親的研究,讓他在聲音與語言的領域特別感興趣。「音符和樂譜是個有限制的東西,卻能夠創造出無限的可能。」藤村真與打擊樂手兼作曲家Susie Ibarra曾有過合作, Ibarra是一位菲律賓籍的美國人,常運用菲律賓傳統的音樂,融合進現代的爵士樂裡,這使得Ibarra的音樂不像是傳統線性的西方音樂,而帶有一種循環性;這一點,深深的吸引了藤村真。「我自己的作品也很多是循環性的,所以為什麼我們能夠配合的很好,我覺得很大的可能是她的音樂是很隨機性的,我能夠適時做出回應。」他笑著表示:「其實在Susie之後,我也有嘗試與其他的音樂家合作過,但都不甚成功。如果能夠的話,我計畫邀請她來台北再度合作,但現在還沒有辦法敲定。」
有人這麼稱呼藤村真:「一位文化形塑者。」他所作所為,遠遠超乎一位單純的藝術家,他溫和而又堅定地行走在傳播美的道路上。
藤村真堅持以金箔、銀箔、天然礦物、古墨、雲肌紙等珍貴材料進行創作,是他對日本技法傳統工藝的珍視。
而藤村真也正是這麼期許著自己:「我希望我所做所為都是能為這世界帶來美的香氣,能夠幫助人們經歷生活的每一天,就好像沙漠中的一盆花,讓我們所有的感官都可以甦醒,不管生命中經歷什麼樣的挑戰,都可以幫助人們去面對。在聖經裡面有一段故事:當耶穌正與他的門徒們最後一次進入耶路撒冷時,已經知道他即將要被釘上十字架,但是當時沒有人明白,所以耶穌召集他的門徒,要讓他們了解即將要經歷到的事情。這時,一位女士衝進了人群裡,把她儲蓄了很久,為了婚禮所買的香油瓶砸碎,霎時,香氣滿溢。門徒都以為耶穌會斥責這位女士,然而事情的發生卻完全相反。耶穌說:『你們不要去打擾她,她為我做了一件美麗的事,不管到任何地方,不管如何去述說我的事就是福音,她的所作所為將會成為福音。』以我的理解,這位女士的所做的是一件非常奢華、無用的事,卻剛好是耶穌那天所需要的。因為耶穌正要去面對的就是迫害與放逐,是人生最慘痛的經歷;他是因為愛我們而去承受這些,想要把我們從創傷和黑暗中拯救出來,這位女士明白耶穌將要經歷的事,所以將最好的獻上。我也希望我的作品就像那個香油一樣,為這個世界帶來芳香的氣息。當耶穌全身赤裸的被釘上十字架;他唯一穿戴著的,就是這個香氣;當士兵將刀刺在耶穌身上時,聞到的也是這個香氣,死亡的味道已經跟生命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了。那時候在耶穌身邊的人一定會很好奇:『這是哪裡的婚禮?』我的信仰就像是一個生命的婚禮,這樣講不只是為了基督徒,每一個人都可以在這個故事中找到他們的自由。」
遠藤周作於1996年逝世,遺囑裡面吩咐家屬將《沉默》以及他最後一本同樣享譽國際的著作《深河》放入棺木中陪伴他長眠。《深河》藉由印度母親「恆河」的形象來闡述一種更博大的救贖與愛:「河流包容他們,依舊流呀流地。人間之河,人間深河的悲哀,我也在其中。」就像遠藤所形容的,這片人世間悲哀,像深河不住滾滾流動。然而總是有這麼一群人,就像十七世紀在政治壓抑下不停創作的日本藝術家、在戰後重現琳派輝煌精神的加山又造、赤裸剖析創傷並寄寓希望的遠藤周作、欲將《沉默》價值用另一種藝術語彙呈現的馬丁.史柯西,以及將前人走過的路皆銘記於心的藤村真;他們以自己的力量,包容世間一切的傷痛和苦難,讓藝術有如生命之光,流淌在每個人心中。
2015年2月的初始,一時間占據了國際間各大媒體版面的,是ISIS已殺害第二名日本人質後藤健二的消息。北半球的隆冬已近尾聲,世界卻未染上春日欲展生機的歡騰氣息,依然冰雪寒封。連年不斷地天災人禍以及高漲的不滿情緒,致使極端思想在全球蔓延,對照著現今的藝術文化環境:人人爭奪著話語權,像是征戰一樣的捍衛自我思想、擴大著心中的黑暗創口,卻失去了一種能夠「帶領人們回家的文化表達方式」。今年5月,美國的Dillon畫廊即將插旗台灣之際,引介了有著多重文化身分的日裔美籍藝術家藤村真(MAKOTO FUJIMURA)的作品,這些以金銀等珍貴素材為媒介,時而歡欣,時而沉靜;時而流動,時而靜止的一幅幅抽象畫面,沒有醜陋,沒有私慾,彷若一道洩入黑暗中的流光,如夢如歌,輕撫人們心口的傷痛。
藤村真《奇蹟水樹》.天然礦物顏料、雲肌紙.152.4×114.3 cm.2014。藤村真奇蹟樹系列之最新作品。
柯舒寧( 41篇 )

在變動很快的當代藝術市場中摸爬多年,努力將關注轉向藝術教育中。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