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9月起開徵15%進口關稅如何因應?專訪藍理捷,談中美貿易戰下的市場現況及策略

9月起開徵15%進口關稅如何因應?專訪藍理捷,談中美貿易戰下的市場現況及策略

川普政府公布今(2019)年9月1日起徵收15%關稅的物品名單,總價值高達3千億美元,世界局勢早已變化劇烈。我們該如何面對?獨家披露「典藏」團隊與紐約名古董商藍理捷(J. J. Lally)聯繫之後,他所回覆的市場現況及因應策略。
美國總統川普和中國間的貿易戰擴及至藝術市場,早已不是新聞。
2018年8月,美國政府丟出震撼彈,預計針對中國藝術品課徵25%的進口關稅,內容涵蓋中國繪畫、雕塑、收藏品以及超過百年以上的古董。影響範圍極廣,凡是「中國」藝術品、古董進口至美國,都必須要在物件出處「國家或來源」欄位申報「中國」,繳交25%關稅。美國拍賣公司及古董業者起身抗議,紐約名古董商藍理捷(J. J. Lally)更積極連署,反對關稅提案通過。在博物館、藏家的委託下,代表律師彼得.湯帕(Peter Tompa)成功說服美國貿易官員,他表示中國禁止國內藝術品出口外銷,因而若對進口美國的中國藝術品徵稅,只是重傷本地業者、博物館及藏家且讓中國受益。
然而這週卻有意外發展,川普政府公布今年9月1日起徵收15%關稅的物品名單,總價值高達3千億美元(折合台幣約9兆3千億元),其中包含「百年以上的繪畫素描、雕刻塑像……具動物學、植物學、礦物學、解剖學、考古及歷史價值之收藏品」。美方講得斬釘截鐵,然而中國不甘示弱,雙方陷入緊張關係。川普公開表示美中貿易協商前提,必須要「人道」處理香港示威抗議,而這又為雙方談判增添變因。是否有轉圜餘地,仍待後續觀察。
中美貿易戰影響擴及中國藝術市場,預計將衝擊美國古董業者及拍賣公司。圖為2018年佳士得(Christie’s)香港春拍現場。(攝影/藍玉琦)
世界局勢早已變化劇烈。我們該如何面對?獨家披露「典藏」團隊與紐約名古董商藍理捷(J. J. Lally)聯繫之後,他所回覆的市場現況及因應策略。(本文將刊載於《典藏古美術》九月號,更多相關訪談討論請見紙本。)

紐約資深古董商藍理捷(J.-J.-Lally)。(藍理捷提供)
目前中國藝術市場慢了下來,拍賣目錄中的拍品量減少,市場交易步調放慢,但是這些現象早在美中貿易戰之前就已經發生了。
當然,近一年多來,中國藝術品與古董的進口關稅是否實施的不確定因素確實引起收藏家、研究策展人和古董商們的憂慮,但大致上我認為貿易戰的衝擊依各自的情況差異性很大,不同人對其的態度也差異很大。有些人可能趕在美國關稅可能改變之前加速完成一項購買或者銷售;而有些人可能決定不再繼續交易,因為擔心萬一美國對中國藝術品實施關稅會造成問題,不過絕大多數人在此時是抱持「且走且看」的觀望態度。
9月起開徵15%進口關稅,美國市場受抑制
如今,美國將於2019年9月1日起對中國藝術品及古董課徵15%的關稅。美國進口關稅將施行於來自世界各地的中國藝術品,並不僅限於從中國進口的中國藝術品而已,無論是來自香港、倫敦、或巴黎,凡是在進口時都得申報「原產地」為「中國」且皆要課稅。美國進口關稅對於從國際市場上購買中國藝術品的美國藏家、策展人與古董商而言,形同課徵賦稅一般。我預估這將會造成美國居民在國際市場上更加嚴格篩選他們的購藏標的物,並且變得比較不活躍。對於美國境外的古董商,當考慮參與美國藝術博覽會或拍賣會時,進口美國的關稅自然會添加了複雜度及成本。
在美國營運的國際拍賣公司很可能會勸說美國境外的賣方不要將他們的中國藝術品送往紐約拍賣,美國居民也可能不希望將中國藝術品送到境外去拍賣,因為流拍的拍品在送回美國時將遭課徵進口關稅。目前沒有簡易的補救方法可以緩和美國進口關稅所造成的混亂、複雜度及額外成本。每一位藏家、策展人或藝術經銷商將必須依個案或單項物件的情況來做決策。
沒人能說美中貿易戰對中國藝術市場有正面的影響,但是認為中國藝術市場的改變是因美中貿易戰所造成是錯誤的。事實上,許多中國藝術市場的變化在美中貿易戰浮上檯面之前就已經出現,譬如近年中國政府金流管制和多年來中國買家拖欠款項造成大眾對市場的不信任,這些變化在其他非中國藝術的市場區塊中也都能看到,而美中貿易戰對這些藝術市場並無威脅。
市場變化起因於中國經濟下行與限制金流措施
中國藝術市場在過去25到30年間,拍賣量體與價格奇蹟般地持續攀升,鮮少有衰退的跡象。歷史上前所未見的,中國藝術市場規模擴張和全球化的幅度持續加速,較其他藝術市場區塊價格上漲得更高、持續地更久。這個非凡的表現與國際藝術市場的持續拓展、繁榮同步,正是當時世界經濟中資金流動性最高的時候。中國藝術市場穩健攀升最重要的驅動力是,中國買家在中國藝術各項類別、上下各個層次熱烈地投入,並且在參與的人數上持續成長。
在過去幾年,中國藝術市場冷卻了下來,可以歸咎為中國經濟開始慢行以及中國政府的一些動作,尤其是嚴格限制資金流出中國的政策被強制執行,然而我們持續看到品相和出處皆良好、最稀有和最好的中國藝術品被高價購藏。
拍賣公司持續地在中國藝術所有品類和每個價格帶彼此激烈競爭,但是基於政治和金融面向的雙重因素,中國和世界各地的買家們都抱持著更加謹慎小心、更加嚴格篩選的態度。如此造成品質較差、或者受損、或者一般性物件的拍賣價格降低,流拍物件的比例增高,但是傑出的藝術品仍然拍出很高的價錢,甚至創造了新的拍賣成交紀錄。
買家變謹慎,頂尖拍品不受影響
在今日即時通訊和國際旅行如此便捷的年代,對於重要藝術品的市場來說世界各地差異不大,並無地區性市場的差別與限制。中國藝術已經是一個國際性的市場——認真的紐約或東京收藏家們會參與香港的市場,而認真的中國收藏家們也會參與紐約、香港和東京的市場。
藝術界有句古諺:「最好的藝術品常握在最強勁的手裡。」這是說傑出的藝術品通常由不需要將之銷售變現的富有藏家所持有,而當市場情況因為政治和金融問題變得不確定時,這些有「強勁雙手」的藏家並不會試圖賣出藏品,因而導致市場交易步調放慢、釋出一種負面的情緒,從而強化市場的負面氛圍,直到出現一場拍品新鮮且品質優良的拍賣,拍出非常強勁的價格,才會改變現有的市場態度。
全世界沒有一個藝術市場區塊能夠避免政治和金融上的影響,現今的情況我並無良策,但是很顯然每個人自然變得謹慎小心以對。如此導致市場活躍度稍作縮減,如同我們所見到的今日中國藝術市場,然而我們持續看到品相良好、擁有良好出處的最高品質、無可抗拒的物件拍出非常高的價錢。
購藏法則不變,不利因素是暫時
我並無特別的洞見,可以對未來中國藝術品的市場提供任何可靠的預測。但是回顧過去這麼多年來,我們可以說是曾克服遭遇過中國藝術市場上更嚴峻的挑戰,故我非常有信心目前的情況是暫時的。當政治和經濟情況改善,中國藝術品的市場將會一如既往地成長和繁榮。
對於藏家們,我能給予最好的建議似乎簡明易行,即便它同時也非常困難實踐:專注購藏你負擔範圍內最好的藝術品,把重點放在它們的品質和稀有性,並且遵循長期的規劃來建立一個獨特的收藏。(採訪整理/鄭又嘉)
ARTouch編輯部( 1034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