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佳士得香港春拍夜場告捷,坐收9億港元

佳士得香港春拍夜場告捷,坐收9億港元

佳士得春拍「離心力專場」(ICONOLAST)及「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夜場,兩場夜拍合計譜寫出9億1千萬港元、逾90%成交率的亮麗成績單,其中42%拍品更超過高預估價成交,共締造9位藝術家拍賣新紀錄。
5月的最後一個週六,照例迎來了佳士得香港「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春拍夜場。5月25日執槌的夜場在拍品組成上呈顯出一番新氣象,而最明顯的變革莫過於佳士得香港在本季春拍一連推出的兩檔夜場,自晚間五點半先行舉辦「離心力專場」(ICONOLAST),可謂全新概念的專場規劃,聚焦生於1969至1989年的藝術家,係因其生長的過程正歷經科技與資訊大量流通的時代,從作品中也得以探看他們如何跨出所在的地域與文化,並達到普世共通的視覺交流語彙。緊接著,就是重頭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夜場登場,兩檔夜場的拍品徵集定位不同,反映出現當代藝術的面向豐富,共推出近90組拍品;新秀、老將輪番上陣,而東方、西方藝術也得以同場輝映,從拍賣現場擠滿人潮的景況也可看出藏家對本季拍賣的高度關注。這樣的規劃也如實反映在拍賣結果上,兩場夜拍合計譜寫出9億1千萬港元、逾90%成交率的亮麗成績單,其中42%拍品更超過高預估價成交,共締造9位藝術家拍賣新紀錄。
趙無極《02.01.62》為佳士得香港夜場的奪魁之作,以1億7800萬港元易主。(本刊資料室)
而在拍賣之前,佳士得香港在預展現場除了維持一貫的高質感,在展牆顏色與燈光明暗的搭配層次製做得為加分明之外,還首度精選了12件作品結合AR(擴增實境)科技對觀者提出作品創作概念的問題,例如:欣賞趙無極的《17.01.66》時,可以思考「為什麼這是趙無極最鍾愛的畫作之一?」;在《Sleeping Less Night(Cat)》「為什麼奈良美智繪畫的小女孩都有一雙大眼睛?」;面對KAWS的《全副武裝》則是「你從畫中能找到幾個卡通人物?」;而在賈藹力的《瘋景》裡「畫中人是誰?他為何戴著面具?」等,只要透過手機掃瞄作品卡片的QR Code,即可看到專家為作品進行導覽解説的影像,不僅能讓觀眾更深刻理解藝術家的創作內涵,也大幅增添觀賞預展的討論度與趣味性。
「離心力專場」(ICONOLAST)
率先登場的「離心力專場」共呈現16位藝術家、18組拍品,價位相對好入手的合宜價位,對於年輕與新進藏家而言極具吸引力,更在拍賣官節奏明快的掌控下於半小時結束,其中僅有2件作品流拍,許多拍品都在落槌時即突破高預估價,總成交金額逾5200萬港元。
「離心力專場」由近年來話題十足的KAWS最為經典的《同伴》打頭陣,接連呈現棕色、灰色以及黑色版本等3組拍品,估價均70萬至90萬港元,旋即引來買家爭相競價,最終以162萬5千至175萬港元不等價位易主,甫開場旋即成功帶動氣氛。
佳士得拍賣預展現場,「離心力專場」作品相當吸引年輕族群拍照,左為KAWS的《同伴》系列,右為以516萬5千港元成交價的梁遠葦《無題 2013.17》,在本季締造個人拍賣紀錄。(本刊資料室)
此專場最高價成交的拍品即為拍前預估價最為價昂的賈藹力《瘋景》。拍前估價達800萬至1千萬港元,以650萬港元起拍便一路攀升至1500萬港元始落槌,成交價達1812萬5千港元,一舉刷新了在2015年香港蘇富比春拍以1100萬港元始落槌,1328萬港元成交的《早安,世界》拍賣紀錄。第二高價之作則為梁遠葦的《無題 2013.17》,此作以細密描繪的花朵推展出朦朧柔美的情境,吸引多方電話買家出價競逐,在420萬港元落槌時已突破高預估價,以516萬5千港元成交價易主也同樣創下個人拍賣紀錄新高。而王光樂的《水磨石 201207》和謝南星的《無題(牆)》成交價均為372萬5千港元,並列此專場第三位。而黃宇興的《浮沉》也以225萬港元成交價,締造個人最高價拍賣紀錄。另外,在此專場中,哈洛德‧安卡特《無題》以90萬港元起拍、250萬港元落槌的熱烈追價情況也顯見西方當代藝術受到亞洲藏家關注的趨勢與日俱增。
賈藹力《瘋景》以1812萬5千港元成交,刷新個人拍賣紀錄。(本刊資料室)
至於在預展現場裡最吸睛的作品之一,當屬觀念藝術家何翔宇的《坦克計劃》,藉由手工縫製皮革組成的坦克,因材料的轉換使重達兩噸的龐然大物癱圮在大眾面前,儘管削弱其象徵的軍事能量卻仍暗喻著權力與消費的欲望,然而,這件發人省思的作品卻止步於300萬港元的出價而惜以流拍作收。
預展現場中何翔宇的《坦克計畫》極受關注,最終惜以流拍收場。(本刊資料室)
「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春拍夜場
緊接在晚間6點登場的「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春拍夜場,成交額高達8億5800萬港元,69件拍品中有多達63件順利易主。本場拍賣以60年代抽象藝術小專場揭開序幕,在佳士得香港經年推出的趙無極、朱德群精品領銜的基礎之上,拓展綜覽亞洲乃至歐洲的抽象藝術發展全貌,而在西方抽象藝術部分則徵集到封塔納(Lucio Fantana)、卡爾普(Anish Kapoor)、李希特(Gerhard Richter)等名家之作,增加藏家的國際收藏視野與跨度。
擔任開路先鋒的作品為具體派藝術家白髮一雄作於1962年的《無題》,此作尺幅僅有45乘53公分,卻自100萬港元起拍時便引發多方買家追價最終以50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達612萬5千港元為高預估價3倍之多,顯見他作為具體派之中身價最高的藝術家之魅力。
「二十世紀和當代藝術」中的抽象藝術小專場中可同時對映東西方藝術家的創作。而白髮一雄《無題》(圖左)與李希特《抽象畫作》(圖右)分別拍出612萬港元以及1932萬5千港元的亮眼成交價。(本刊資料室)
其中,可特別關注的是首度躋身拍賣夜場的東方畫會藝術家朱為白,出身裁縫世家的他在1960年代中期發展出以刀剪為創作工具,以布料裁切拼縫建構出東方空間,甫在4月的香港蘇富比春拍以17萬5千港元創下個人拍賣紀錄《剖視》。本次在佳士得香港夜場上拍的《突出》一作估價即達35萬至55萬港元,自28萬港元起拍就引來現場宇電話買家的拉鋸,最終由另一名新加入戰局的電話買家攔截成功,以81萬2500萬港元成交價再次翻新個人拍賣紀錄。對照以割開畫布進行空間深化為聲名大噪的義大利藝術家封塔納,朱為白曾自評道:「封塔納的作品強調「空間主義純粹性的信念」。我的作品透過異度空間表現中國哲學性的生命訴求。」而封塔納的《空間概念,等待》以260萬港元起拍,由現場一名女性買家以552萬5千港元成交價拍得。然而,自2017年在拍賣市場崛起、迭創高價的林壽宇以冷抽象聞名藝壇,本季夜場上拍的《畫作1964年1月》先前曾於2015年10月的香港邦瀚斯拍出184萬港元成交價,在本次拍前估價已達300萬至400萬港元,但在拍場中卻僅出價至280萬港元而以流拍作收。
首度進入夜場的朱為白的《突出》一作以81萬2500萬港元拍賣價格,創造個人拍賣紀錄。(本刊資料室)
綜覽本季夜場高價之作依舊是趙無極的作品,只不過奪冠之作並非拍前所預期的《02.01.65》,而由先行登場的《三聯作 1987-1988》起而代之。長度近5米的作品以7500萬港元起拍就迅速跨入億元大關,最後演變成一名現場買家力抗兩方電話買家的對峙局面,當現場買家思索後出價至1億5400萬港元時便引來觀眾一陣掌聲,不過最後仍由佳士得全球副主席李昕代表的電話買家多出一口價的1億5500萬港元勝出,寫下1億7800萬港元的成交價則排入個人拍賣紀錄第5高。然而,本季夜場的最大遺珠,也正是拍前估價待詢、呼聲最高的趙無極《02.01.65》,此作自7000萬港元起拍卻未能見買家熱烈追價的情況,出價停滯在9000萬港元而宣告流拍。而另一件《17.01.66》則由佳士得亞洲區主席魏蔚為電話買家以9855萬港元成交價競得,成為本場第二高價拍品。而接著登場的是朱德群3件作品,最高價之作為《第二二九號》自2千萬港元起拍,由電話買家以3839萬5千港元成交價拿下。
拍前即受注目的趙無極《02.01.65》,出價僅止於9千萬港元而流拍作收。(本刊資料室)
在中國現代藝術方面,林風眠的2件「戲劇系列」均由同一位現場買家奪下,《戲劇系列:宇宙鋒》在現場也引發2名買家較勁,自320萬港元起拍一路互咬至850萬元落槌才分出高下,最終成交價達1068萬港元。潘玉良的《裸女及面具》也引來一陣追價直到喊至980萬港元才落槌,成交價高達1188萬5千港元,為她再添一筆千萬港元交易紀錄,不過隨之在後上拍的《黃菊瓶花》,買家反映未若前件作品熱切而以流拍收場。
吳冠中在本次夜場共有3件作品上拍並均順利易主,其中《竹林春筍》曾在2004年佳士得推出的「重要二十世紀繪畫─國巨基金會藏品專拍」現身,當時以398萬港元成交,本次自650萬港元起拍由現場買家出價至1700萬港元逼退多方電話買家,最終成交價達2052萬5千港元。而另一件《巴黎蒙馬特(五)》也曾在2005年5月拍出303萬港元,本次上拍則以1632萬5千港元拍賣價易主,此兩作價格的驚人增幅為吳冠中作品行情不可同日而語的情況作了極佳應證。
吳冠中的作品表現強勁,《竹林春筍》(圖左)成交價達2052萬5千港元,《巴黎蒙馬特(五)》(圖右)也以1632萬5千港元拍賣價易主。(本刊資料室)
安排在夜場後半段的中國當代藝術為拍場氣氛的熱度持續烘托,其中以周春芽《石頭系列—與石頭聯接的樹》自1300萬港元起拍,最終成交價達3252萬5千港元的價格最高。而在買家追價的反應上則以劉野的作品最為強勁,劉野筆下的米菲兔(Miffy)係藝術家轉化為自我形象投射的圖像,《畫家與模特》整體灰色調的沉斂充滿自省意味,在落槌時已突破高預估價,成交價達1032萬5千萬港元;而另一件《戰艦的肖像》先前在2010年香港蘇富比秋拍以600萬港元落槌、720萬港元成交價易主,本次上拍吸引現場與電話藏家一來一往競價,最終由電話買家出價至165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達1992萬5千港元。而幾件大型作品,如:曾梵志的《面具》、張曉剛的《血緣系列:大家庭 第10號》、周春芽《盈盈含笑》的成交價均落在預估價中,表現平穩。至於也在本季首度進入夜拍舞台的刁德謙也以《雙龍》一作拍出的125萬港元成交價,寫下個人拍賣紀錄新猷。
劉野《戰艦的肖像》拍出1992萬5千港元成交價。(本刊資料室)
張曉剛《血緣系列:大家庭 第10號》以1272萬5千港元易主,而葛姆雷的鑄鐵雕塑《2×Splice》拍出852萬5千港元。(本刊資料室)
引領日本當代藝壇的草間彌生和奈良美智依然是市場競逐的寵兒,草間彌生在本次上拍的《無限之網》(TWHOQ)長度逼近4米,也是市面上罕見的三聯作形式,以2300萬港元落槌、2772萬5千港元順利易主。此外,草間彌生經典的《南瓜》雕塑在本場拍出1452萬5千港元的成交價也為其締造雕塑的新高紀錄。無獨有偶,奈良美智也同樣在本場刷新拍賣紀錄,兩件女孩頭像作品都在落槌時就超過高預估價,而《Sleepless Night(Cat)》自1400萬港元起拍、由兩名藏家來回逾10回合的拉鋸,最後由290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3492萬5千港元超越了藝術家於2015年紐約佳士得拍出《The Little Star Dweller》的314萬美元拍賣紀錄,而《Sleepless Night(Cat)》的尺幅更僅有《The Little Star Dweller》的四分之一。
草間彌生《南瓜》以1452萬5千港元成交價改寫雕塑拍賣新紀錄,右後方牆面為周春芽《盈盈含笑》,以432萬5千港元成交價易主。(本刊資料室)
奈良美智的《Sleepless Night(Cat)》(圖左)以3492萬5千港元成交價打破個人拍賣紀錄。(本刊資料室)
而在西方當代藝術方面,陣容囊括當前風頭正健的喬治‧康多(George Condo)、KAWS、葛姆雷(Antony Gormley)等藝術家,也都傳出捷報。康多的《漢普頓人》在追價至380萬元之際由一名勢在必得的電話買家直接喊出500萬港元成功搶得,以成交價612萬5千港元拿下。至於葛姆雷的一對鑄鐵雕塑《2×Splice》也以高預估價70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為852萬5千港元。而延續稍早在「離心力」專場的競逐熱度,KAWS在夜場磅然呈現長達5米的壓克力畫作《啟動警報器》自900萬港元起拍,最終以200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達2412萬5千港元。
KAWS的大型畫作《啟動警報器》以2千萬港元落槌、成交價達2412萬5千港元。(本刊資料室)
透過本季佳士得香港「二十世紀和當代藝術」春拍成績,顯示了創新的拍賣策展思維與徵件定位,確實符合藏家拓展收藏標的面向之需求,並成功帶動起新進收藏族群的參與與投入,這不僅是不同世代藝術家的接軌,更是不同區域藝術品味的交流。
楊椀茹( 97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