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真金不怕火煉,緩升中更見實力!

真金不怕火煉,緩升中更見實力!

2018年近現代書畫十大高價品,春拍略勝秋拍一席,十大中占得六位,由北京保利之傅抱石〈琵琶行詩意〉率先突破人民幣億元(以下未標示幣值者皆為人民幣),提振市場精神,南方拍賣行亦隨之捎來暖意,打破過往幾乎由北京拍賣行獨占高價的局面;秋拍時轉由中國嘉德一枝獨秀,在經營25週年「成長.元年」的品牌力效應中,重量級精品強勢扛鼎,「大觀.近現代書畫之夜」推出的「四大金剛」悉數進榜,尤以潘天壽〈無限風光〉以2億8,750萬元奪魁,站上巔峰,刷新個人畫價紀錄,榮登衛冕者寶座,成為年度桂冠。
億元拍品共有四件,由潘天壽、傅抱石、李可染三雄囊括。近現代書畫高價常客,齊白石、張大千、徐悲鴻、黃賓虹緊跟在後。令人驚豔的是,陸儼少睽違十年,再次奮起,於2009年後再度躋身十大高價排行榜,〈羅浮新顏〉以7,130萬元刷新2004年北京翰海春拍〈杜甫詩意冊〉百開6,930萬元的紀錄,締造其個人畫價最高紀錄。博物館級別的高端精品堅實,巨畫創造巨價,李可染〈秋山圖〉尺幅雖小但為畫家藝術生涯經典「萬山紅遍」脈絡之生貨,經半小時漫長競奪,直逼億元。(李可染第一、二高價皆為破億之〈萬山紅遍〉)隨著市場調整期的持續深化,拍品縮量增質、合理估價的策略已成為必要舉措,名家生貨挖掘不易,畫家經典特色題材獲得青睞,高價品價格攀升腳步放緩,若估價或底價偏高,在資金緊縮與理性交織的氛圍中,不少遭逢未能成交的命運,下一品級的中高端拍品相對遇冷平淡,值此景況,或可謂高端精品的下手良機,重要藝術品既能高價突圍且破紀錄者則愈顯難得,更見實力。
1. 潘天壽1963 年作〈無限風光〉
中國嘉德.人民幣2億8,750萬元潘天壽〈無限風光〉,年度近現代書畫最「大」焦點。該幅為潘天壽1963年所創作,358.5×150公分,尺幅巨大,氣勢撼人,為目前可知其最大豎幅作品,亦是平生最大的指墨巨作,市場首見,已知出版紀錄達54條、著錄九種。創作契機為毛澤東〈七絕.為李進同志題所攝廬山仙人洞照〉「暮色蒼茫看勁松,亂雲飛渡仍從容。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此詩創作於1961年,至1963年最早發表於人民文學出版社《毛主席詩詞》。隔年,1964年7月《人民日報》上即登載著潘天壽此畫。
巨石自畫面右側斜欹,蒼松老幹向左下斜出,若單鞭下勢,然蒼松如虬龍騰勢而起。運指處雖峻峭卻無刻露之弊,凌厲中飽含渾厚古雅。創作如此大畫,甚至無法看到完整畫幅,然整幅作品在畫家運指如筆下騰挪造境,奇絕霸悍,氣象縱橫自如。估價待詢,起拍價2億元,以2 億5,000萬元落槌,加佣金成交價2億8,750萬元,打破了2015年中國嘉德春拍潘天壽〈鷹石山花圖〉的2億7,945萬元紀錄,再創潘天壽個人最高畫價,奪2018年近現代書畫桂冠,無限風光。潘天壽已有四件過億拍品,除上述二件,另為2017年中國嘉德春拍〈耕罷〉1億5,893萬元,2015年上海嘉禾秋拍〈鷹石圖〉1億1,500萬元。
潘天壽1963年作〈無限風光〉,中國嘉德秋拍「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近現代」,拍品號355,成交價為2億8,750萬元人民幣。
2. 傅抱石1958 年作〈蝶戀花〉
中國嘉德.人民幣1億3,340萬元1957年8月,傅抱石率中國美術家代表團訪問東歐回國暫居北京,受邀至陳毅家做客,席間聽陳毅誦讀毛澤東〈蝶戀花.贈李淑一〉「我失驕楊君失柳,楊柳輕颺直上重霄九。問訊吳剛何所有,吳剛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廣袖,萬里長空且為忠魂舞。忽報人間曾伏虎,淚飛頓作傾盆雨。」傅抱石開始醞釀創作。在1958年4月時,為應參加莫斯科第一屆「社會主義國家造型藝術展覽會」的創作任務,傅抱石選定以此詞意為創作。在7月1日舉行的草圖觀摩會上,江蘇省文聯領導就創作中的若干細節提出意見,此作現藏於南京博物院。在8月時創作第二幅,也就是本幅拍品,他在建議下特意「把下部的山勢擴展了,紅旗加多了,因而整個的氣氛,就不再是『天上』(浪漫)為主而是『地上』(現實)為主了。」此幅也入選上述展覽會。1959年,傅抱石於《中國畫》發表〈我怎樣畫《蝶戀花》〉詳述創作過程。被譽為傅抱石「筆下最美的嫦娥」的革命浪漫主義巨作〈蝶戀花〉1987年現身香港蘇富比春拍,成交價66萬港元。睽違多年,2018現身中國嘉德秋拍,估價待詢,自8,800萬元起拍,最終以1億3,340萬元成交,為傅抱石畫作再添一筆億元紀錄。
傅抱石1958年作〈蝶戀花〉,中國嘉德秋拍「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近現代」,拍品號333,成交價為1億3,340萬元人民幣。
3. 李可染1978年作〈千巖競秀萬壑爭流圖〉
中國嘉德.人民幣1億2,650萬元「千巖競秀萬壑爭流」句出《世說新語》,為晉顧愷之答客問,稱會稽之山川秀美處。1956年,李可染八省寫生之旅,在浙江會稽境內,過山陰道中,偶然遇雨,見茂林蔥鬱,聽奔流如管弦,再讀前賢名句,遂有感而發,日後成就「千巖萬壑」圖。1978年初,李可染以此題材寫就兩幅巨作,皆近六尺整幅大中堂,堪稱「千巖萬壑」入畫之始,成為繼「萬山紅遍」後,又一李家山水圖式之經典。
本幅署「一九七八年一月」,將前人句意與胸中山水經提煉重現筆端,「崇山茂林,蔥鬱華滋」寫主峰堂堂,峻嶺蜿蜒,山高林茂;「奔流急湍,如鳴管弦」,溪水依山勢貫流成瀑,銀練飛流直下。整幅色墨交融,氣勢渾然,雄強之外得渾厚華滋,堪稱是李可染盛年時期山水畫之代表作。此前,另幅署「一九七八年歲始」之〈千巖競秀萬壑爭流圖〉於2017年香港蘇富比秋拍競得1億2,216萬2,500港元。本幅「一九七八年一月」作,於2018年中國嘉德春拍,估價待詢,自7,200萬元起拍,1億1,000萬元落槌,成交價1億2,650萬元,再增李可染億元紀錄,奪得年度春拍近現代書畫之冠,截至目前,李可染畫作已有八次億元紀錄。
李可染1978年作〈千巖競秀萬壑爭流圖〉,中國嘉德春拍「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近現代」,拍品號376,成交價為1億2,650萬元人民幣。
更多內容請見《2019書畫拍賣大典》
藍玉琦( 167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