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四大拍行春拍預展,聯手炒熱台北藝術周末

四大拍行春拍預展,聯手炒熱台北藝術周末

這個周末,藝術品眾星雲集!3月16日至17日,香港蘇富比、保利香港、嘉德香港、富藝斯拍賣四大拍賣行帶來西方到東方的藝術精品,展開春拍預展熱身。
這個周末,藝術品眾星雲集!3月16日至17日,藝術愛好者可以連跑四間國際拍賣行的預展,近距離的一享從西方到東方的藝術精品。香港蘇富比、保利香港、嘉德香港、富藝斯拍賣,不約而同攜帶各自的春拍精品來台進行熱身預展。
羅斯科作品亮相華南金控展廳
在現當代藝術精品上,蘇富比第一次帶馬克.羅斯科(Mark Rothko)的作品來到台北預展!羅斯科這位抽象表現主義大師,更在「色面繪畫」(Color Field Painting)領域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本次亮相的作品《無題》(1960)來到台北,讓觀眾能近距離感受羅斯科透過顏色創造出的空間變化。站在畫前,每人感受殊異。而這幅《無題》,估價3,600萬至5,000萬美元,是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SFMOMA)釋出,將於5月的紐約蘇富比進行拍賣,拍賣所得回撥博物館購藏基金。
馬克.羅斯科(Mark Rothko)《無題(1960)》。(蘇富比提供)
而香港蘇富比3月31日的現代藝術晚間拍賣,還有朱沅芷精彩的作品上拍,包括《田中奏折,日本帝國主義者之夢》、《自由之路》和《亞當與夏娃》等作。
1932年,朱沅芷創作《田中奏折,日本帝國主義者之夢》,道破日本軍國主義的政治侵略野心,堪稱預告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先知。他在1944年未公開發表之手稿「東西方在巴黎邂逅」中曾說:「每一個真心創作的畫家,都應該試圖充分表達其所處的時代,表現人們對事物的看法,和人們所觀察的內容。」在朱沅芷看來,藝術作品需要「入世」,換言之,藝術家需要全情投入周圍社會、政治、藝術環境,將不同視界融合為一,進以回應和反思社會現實,傳遞社會意識。15年後,日軍投降宣告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兩年,藝術家旋即創作出本幅《自由之路》。彼時,人類社會正努力從戰亂廢墟中重建文明,全球政治經濟版圖正在被重寫,在這位美籍華裔藝術家看來,世間一切均被不確定的陰霾所籠罩。在此茫然之時,作出《自由之路》,可說是朱沅芷對國家、對世界未來走向的願景。
1939年,法國及英國向德國宣戰,宣告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爆發。朱沅芷也因此被迫從巴黎返回紐約,而那些在巴黎的日子,在朱沅芷的藝術生涯留下了深遠影響。巴黎這座城市,不僅是西方藝術新潮之鮮沃土壤,更是西方古典藝術和美學傳統之珍奇寶藏。《自由之路》滿載西方古典象徵符號,是朱沅芷超越時空藩籬重返古典主題之作。
朱沅芷的《自由之路》。(蘇富比提供)
保利香港
而保利香港春拍台北預展,本次首度移至誠品信義店六樓舉行。以推出吳冠中精品著稱的保利,本次亦有吳老佳作。《池塘人家(故鄉)》一作,表現吳冠中成功地將西方繪畫的塊面構成,轉介至對江南水鄉的東方情思描寫,以西方現代主義對於物象的分析和解構,轉化為作者主觀情感與自然的相互交融。《池塘人家(故鄉)》簡化了風景的寫實細節,「其中白牆、黑瓦、黑門窗之間各式各樣的、疏密相間的黑白幾何形,構成了具有迷人魅力的形式美。」吳冠中逐漸脫離物象外觀的刻畫,轉向反映構成美的內在因素與條件,突出風景蘊藏的幾何抽象美感,注意畫面韻律、意境、精神感悟,體現中國的傳統山水畫強調藝術家的自我主觀,以寫意的自然景緻,反射藝術家情感粹鍊後的凝聚,在對於自然景觀的客觀重現下,注入東方山水寫意情境,體現1990年代吳冠中穿梭於油畫與水墨兩種媒材,在西方與中國兩種美學體系互相牽引與追尋,是「水陸兼程」的絕佳範例。
吳冠中的《池塘人家(故鄉)》。(保利香港提供)
日本藝術家藤田嗣治(Léonard Tsuguharu Foujita),亦是近些年愈來愈受藏家喜愛的藝術家,他在1920年代尤其喜愛描繪裸女,並且專注於描繪人體的肌理和質感,創作於1927年的《側躺的少女》就創作於這個時期。畫中裸女肖像處於極簡的空間之下,藝術家有意不對空間進行過多的細節描繪,而是利用不同層次的白色和灰色打造出一個如夢似幻的場景。將畫中女子置於這樣一個空間,使畫面的主體顯得更為突出。畫中女子慵懶的臥在鬆軟的枕頭上,佔據著畫布的大部分,立體而鮮明,構圖上極大的借鑒了西方古典肖像畫的創作。
藤田嗣治(Léonard Tsuguharu Foujita)的《側躺的少女》。(保利香港提供)
嘉德香港
嘉德(香港)春季的亞洲20世紀及當代藝術專場,本季由二大專題「抽象——靈魂的共振」與「時代熔爐下的光華——旅美華人藝術家」領銜,呈現逾145件作品。而首現拍場、無境時期精品的趙無極《01.03.99》巨作、接近兩公尺的朱德群磅礡之作《擴張》和潘玉良珍稀作品《坐姿裸女》,都來到台北,與藏家面對面。
在台北富邦國際會議中心預展現場,展出的趙無極《01.03.99》,為藝術家「無境時期」的精品代表。他將過去逾60年的繪畫生涯中,由東西方文化傳統之根源、血脈中,琢磨提煉的精華,融合其個人所得,與爐火純青的功力盡數將觀者展現。有別於該時期作品中常用的中空型的結構、高度水墨暈染意蘊。在《01.03.99》宏大的畫幅裡,他罕見的以鏗鏘、濃烈飽和的青藍與桔黃兩種對比色,配合開闔有力的筆刷定調,大面積的橙橘營造出偌大地的母體,帶有溫暖孕生萬物的力量,為趙無極作品中罕見。黃澄色彩自宋代亦帶有「權貴」與「富麗」的象徵暗藏其中,如宋朝趙匡胤以「黃袍加身」而稱帝,此帶有中國美學意蘊。而當中墨黑濃烈的線條逡巡遊走,延續了1950年代甲骨文時期的線條「猶抱琵琶半遮面」躍動的特色,也傾訴了和中國書法美學的關聯。
趙無極的《01.03.99》。(嘉德香港提供)
完成於1940年代《坐姿裸女》為潘玉良黃金創作期的力作表徵,在畫中可見其取法東西藝術之精髓,並加入了自我個性化與前衛的表達,從古人中求我,且獨步中西。此作為近十年來二級市場所出現最大尺幅的彩墨精品,珍罕絕倫。偌大的畫幅中,潘玉良以其熟稔的中國白描技法,在中心勾勒出一坐在花布上,溫婉婀娜的女子,從其身姿可見畫家對西方解剖學與從雕塑所習得立體感之形塑的高度掌握,以及與中國書法的內在聯繫。藝術家開創式的融合西方後印象派的點描法,別出心裁地施以大小與深淺不一的膚色色點構繪人物肌膚,將其豐腴的肉感與骨感同時精到呈現。與潘玉良筆下人物的面容常見的哀愁與倨傲不同,由《坐姿裸女》中主角溫婉的笑靨,與爽朗大方的身姿見潘玉良賦予了畫中人主動的性格,也體現藝術家自我身處巴黎只為藝術的追求而生的自由、自信的人生狀態,使作品超越了單純的裸女繪畫,而帶有「自傳」意味,呈現「人生真諦追尋」的精神新高度。
潘玉良的《坐姿裸女》。(嘉德香港提供)
富藝斯
富藝斯拍賣行與Bellavita寶麗廣塲於3月16日至3月24日在台北聯合舉辦「班克斯:叛逆有理」作品展覽,展出這位當今最受關注之街頭藝術家一系列的作品。展覽將推出逾20件班克斯(Banksy,另譯班克西)作品,包含各時期及不同媒介、題材之作。此外,3月17日下午,將於展覽現場舉行街頭藝術論壇,邀請台灣藝壇名人共襄盛舉,分享他們對潮流與街頭藝術的獨到見解。
班克西(Banksy)的《拿氣球的女孩》。(富藝斯提供)
策展人、富藝斯國際私人洽購部主管暨副主席梅提.海登(Miety Heiden)說:「班克斯是具前瞻眼光的先驅街頭藝術家,從1990年代起開始創作,致力挑戰社會對精緻藝術和街頭藝術的看法。本次展出的作品完整呈現班克斯過去20年來的藝術成就,包括《微笑的警察》、《蘇維埃擲花者》等經典之作。」
班克西(Banksy)的《微笑的警察》。(富藝斯提供)
相關閱讀:
●〈陣容鼎盛,強強聯手:兩大專題引領香港嘉德「亞洲20世紀及當代藝術」專場〉
 
ARTouch編輯部( 983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