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小典藏繪本】專訪《喬納斯與海》作者 瑪爾里絲・凡・德・威爾

【小典藏繪本】專訪《喬納斯與海》作者 瑪爾里絲・凡・德・威爾

瑪爾里絲・凡・德・威爾身上有股海的氣息,她來自一座形狀跟台灣幾乎一模一樣的島嶼。

來自荷蘭的動畫導演及繪本作者瑪爾里絲現身了!
小典藏雜誌專訪<喬納斯與海>作者 瑪爾里絲・凡・德・威爾
瑪爾里絲・凡・德・威爾身上有股海的氣息,她來自一座形狀跟台灣幾乎一模一樣的島嶼。
來自荷蘭的動畫導演及繪本作者瑪爾里絲現身了!
白色長袖上衣,白色帆布鞋,黑色老爺褲,頸間點綴一條桃紅字小愛心項鍊。
她剛幫大家簽完書,緊接著進門接受訪談,還在擔心她是否該先休息一會兒,看見桌上的餅乾鳳梨酥的她,馬上眼睛一亮興奮的耶耶耶。嘿!是的,沒錯了,我已瞥見一抹孩子般的神情!
接下來的訪談,瑪爾里絲(以下簡稱瑪)活潑靈動,與我暢談了許多動畫和繪本製作的細節發想。因為這是第一次喬納斯與海的繪本與動畫作品同時在一起露出,她好興奮,我也是。
小典藏雜誌專訪<喬納斯與海>作者 瑪爾里絲・凡・德・威爾
以下是精選的訪談段落:
綺:繪本 《喬納斯與海》改寫自妳創作的同名短片動畫,動畫中以音樂與音效結合圖像說故事,但轉化成繪本時,文字取代了音效及音樂,對你來說有什麼挑戰嗎?
瑪:為了繪本,我其實又重新編寫了劇情,這的確是一個很有趣的經驗,當初製作動畫時,首先得有文字大綱的輔助,我也為此寫了故事線,等到開始製作動畫後,我們反而得丟棄文字,改以圖像來思考。到了繪本創作階段,我又重新回到文字說故事了。因為希望故事線能更簡潔,所以寫出了相對於動畫中謎語般時空交錯的場景,更易懂的情節。到最後,我甚至覺得想拍一部以繪本版的動畫呢!
綺:荷蘭的動畫名稱叫Zeezhut,(這時只見訪問者我支支唔唔唸出不標準荷文)和英文及中文名不同。Zeezhut的意思是?
瑪:Zee在荷文中是指海,(我仔細學著荷文發音,Zee透過舌頭,帶來一種海水波動的感覺!)Zhut則是願望,想望的意思。荷文中其實沒有zeezhut這個字詞,Zeezhut是我為了作品特別創造出來的字。把兩個字結合在一起,代表「想要與海同在」的意義。
綺:(哇!原來如此!)太棒了!那翻譯後,為什麼選擇把人名放進故事名稱呢?是因為當初在海邊收集材料時,遇見一位名叫喬納斯的老人嗎?
瑪:(瑪開心地笑著說沒有啦!)荷文的Zeezhut傳達出故事的主題核心。當故事名稱翻成英文後(動畫片名),我們希望找到一個更直接響亮的標題,有別於詩意的荷文書名。當初我在寫動畫大綱時,角色就叫喬納斯,所以就把喬納斯放進標題!而喬納斯的名字其實是從Jonah and the Whale這故事來的。
綺:做為一位欣賞者,我是先讀了繪本,再看動畫作品。在這當中,我發現閱讀繪本時,我比較容易被書本中的場景,例如海岸線的變化,大海裡的魚群所吸引;看動畫時,我卻非常在乎角色喬納斯的一舉一動。
瑪:這是很有趣的發現。我想,這應該是因為書本和影片是兩種很不同的創作媒介,在創作影片時,你必須想辦法讓觀眾對角色有感情,所以我花了很多功夫在動作節奏,服飾,臉部表情等等的處理。但其實我很喜歡書中幾頁大篇幅的場景裡人物只有小小的一點,類似這樣的畫面,只是這樣的效果在影片中,就很難讓觀眾對角色保持興趣
小典藏雜誌專訪<喬納斯與海>作者 瑪爾里絲・凡・德・威爾
綺:繪本中圓形、方形、滿幅等不同形狀在書頁上的呈現,也創造了類似影片的音樂感呢!
瑪:沒錯沒錯,就是這樣。因為這是我的第一本書,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去發現這些效果,也很享受這些過程。製作動畫時我大概畫了兩千四百多張的圖像,這些都有一定的規格,要轉成繪本的圖畫後,為了符合書本的規格,挑選出適合的畫面後,需要再加工處理,補上細節。我很開心出版社看了動畫之後,邀請我出書。當初做影片時,還被朋友笑說為了動畫,做了那麼多張圖疊製,影片只出現一兩秒就不見了。
綺:現在有了書,就可以捧在掌心細細看,還可以看很久!
瑪:對!這是我覺得書本很有魅力的地方!
綺:我也很喜歡書中的幾個黑色幽默的安排。例如那個魚缸的設計,男孩喬納斯頭戴魚缸,想藉此更接近海洋;魚船上的男孩,手拿魚缸,卻只為了捕魚、阻止魚兒跳回海洋。
瑪:我很高興你看到這些呀!我分享一個製作花絮。書中有一隻跟雨傘綁在一起的鞋子。那隻鞋是當時我們在海邊的一座拾荒博物館發現的!拾荒博物館裡展覽著幾百年來從海洋沖刷上岸的漂流物,館員是三位資深的拾荒老人,其中一位跟我們說:「看呀!那隻鞋是我的,我找到的!」
(我們聽了一起哈哈大笑)
小典藏雜誌專訪<喬納斯與海>作者 瑪爾里絲・凡・德・威爾
我在構思這本書的文字時,一個人跑到一座島待了好長一陣子,那時候我天天到海邊散步。有幾幕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很多人到了海邊,他們眼裡看著海的同時,嘴裡卻是吃著海產,彷彿看海就是為了等待更多海鮮從海中出現一樣。那模樣讓我覺得很有意思。我也希望在這本書中去談談,現代社會中一直被認可甚至被誇大的消費文化,還有這些消費文化跟環境的關係。
綺:書中出現很多體型較大,穿著黑衣帶著黑帽的角色。跟我們聊聊這些形象吧?
瑪:我希望這作品裡面的男男女女大人小孩都有著一定的像制服一樣固定的外貌;相對而言,我選擇讓喬納斯這個角色更孤獨也更突出,來帶出他和這群穿制服的人所追求的事物是不同的。我覺得這樣的孤獨有種美感在裡頭。
小典藏雜誌專訪<喬納斯與海>作者 瑪爾里絲・凡・德・威爾
綺:做為一個舞台劇的編導,在看繪本及欣賞動畫時,我深深被喬納斯的那片海洋啟發。喬納斯想要親近的海洋,有時也像那個自己想創造的世界一樣。
瑪:我也跟你有一模一樣的想法。作品就像是一個世界。很多人會問我說,最後喬納斯住在海裡了,所以你也想住在海裡嗎?我說不是的,我不是想要住在海裡(笑),而是這海洋代表某種我嚮往的世界,比如說我所創造的動畫的世界,我想講的故事。我覺得「海洋」是個很棒的隱喻,它能代表任何事物,任何你所喜愛的事物。
瑪爾里絲・凡・德・威爾,花了五年的時間,籌劃製作了喬納斯與海的動畫及繪本。四萬三千多的小時,凝結在動畫與書頁的每個畫面中。
你看過書中喬納斯建造的那艘大魚造型的潛水船了嗎?裡頭層層疊疊有許多細節等待我們發現,如同這本繪本一樣。再翻一次書吧,翻它一遍一遍再一遍!
訪談就這樣愉快地畫上句點。但我和瑪爾里絲,好像可以就這樣一直不停地聊下去!她說她會繼續寫故事。期待下一本美麗的書誕生。
游文綺( 15篇 )

游文綺,漂鳥演劇社藝術總監。創作路程如同飛鳥,乘著飛翔不斷探索奇異的遠方。這幾年在戲劇創作與戲劇教育、跨域藝術和文史田野調查之間耕耘,保持歸零的彈性,相信創作源自於生活,信仰善意與交流。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