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專欄|藝術眨眼睛】沙丘上的植田調(上)
Dark Light
Dark Light

【專欄|藝術眨眼睛】沙丘上的植田調(上)

孩童與家人,是植田正治照片中佔多數的主題,也是許多攝影家時常觸及的主題之一,但與紀實攝影師不同,植田的照片不以情感為主軸,他的拍攝,鬆綁了照片作為紀錄功能的包袱,置入美學設計的同時,也啟發觀者另一種觀看的方式。
植田正治,Henoheno-Moheno,1949—-©Shoji-Ueda-Office
植田正治熱愛畫畫,從小立志成為畫家,中學畢業後,已有唸讀東京美術學校的準備,但卻因為家人的反對而作罷,有趣的是,後來家人卻也因為反對植田的決定,以一台德國相機作為補償,沒想到竟促成植田未來生涯的新方向。
植田正治,Kako與花,1949 ©Shoji Ueda Office
如果說植田是一位被攝影耽誤的畫家,似乎也不為過。他的影像風格,不以照片作為記錄當下之用,而是以相片作為畫布,於其上進行線條、形體、明暗等構圖技巧的實驗。畫面上的人物及場景皆經過他的設計,形成所謂「擺拍式攝影」或稱「編導式攝影」(Staged Photography)的創作模式。
就像一位畫家選擇鍾愛的表現形式,植田的作品也有著類超現實畫派極為簡約的構圖。長長的天際線或地平線,配上乾淨無雜的背景,映襯著模特兒或遠或近的形體,當人物被放置其中,除了臉部表情,天際線地平線乾淨的背景等場景,也成為觀看照片時不可忽視的角色,這些作品有如預言一般,準備告訴我們更多時光秘密似的。
植田正治,爸爸、媽媽、與孩子們,1949 ©Shoji-Ueda-Office
或許這樣的構圖與氛圍營造,就是所謂的「植田調」吧。
有些照片在凝神觀看時,你彷彿能聽到攝影當下滿溢的聲響;植田的照片,畫面即使滿園的孩童,聽覺想像仍是笑聲剛落的空拍,或吹奏者換氣吹出下一個音符前那輕巧的靜。
植田正治,童曆,1965 ©Shoji Ueda Office
展場中的三個系列:「童曆」、「無聲的記憶」和「小傳記」,相較「沙丘上的工作室」和「家庭」兩系列,呈現植田在使用擺拍攝影技法多年後,更解放更即興自然的創作。這時的擺拍,不是—來來來你站這,手抬上來頭往那擺地這種擺拍,而是—抓住生活裡日常活動擺動的瞬間,那是攝影師更自由的鏡頭。唯一不變的是照片裡反覆出現的長線條,無論哪個創作時期,總是主要角色般登場在他的作品中。
植田正治逝世20週年回顧展
展覽時間:2020/01/18 ~ 2020/03/01
展覽地點: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西5館
小典藏專欄【藝術眨眼睛】
就如同眼睛乾澀時,眨眼睛滋潤,這個專欄也希望為偶爾乾澀的心眼,提供平和的潤澤。眨一眨,緩一緩,放空再繼續,輕巧地走讀藝術與心靈。
游文綺 ( 11篇 )
游文綺,漂鳥演劇社藝術總監。創作的路程如同漂鳥,乘著飛翔不斷探索擴展生命本體。近年在戲劇、文字、跨域藝術、田野調查之間耕耘,嘗試保持歸零的彈性,信仰自由靈思的交流,及創作來自生活的思維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