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簡秀枝專欄】大茅屋畫室重展風情,浪蕩子常玉經典再現

【簡秀枝專欄】大茅屋畫室重展風情,浪蕩子常玉經典再現

再一次參加常玉遺作開幕展,又更為這位墮入花都的浪蕩才子、在功名塵土間沉浮的旅法華人藝術家,掬一把辛酸淚。 這檔…
再一次參加常玉遺作開幕展,又更為這位墮入花都的浪蕩才子、在功名塵土間沉浮的旅法華人藝術家,掬一把辛酸淚。
這檔展覽在位於內湖的耿畫廊舉行,展名為「藏枒入華:常玉與浪蕩子美學」。這是繼誠品畫廊「細看常玉」後,以另一個視角探討常玉,甚至也被解讀為「衣淑凡」與「耿桂英」之間,爭取常玉正統話語權下的別苗頭之舉。前者強調常玉迷你小畫的細細品賞,燈光打得幽微,文獻做得細緻,甚至在史料研究上,提出新發現,有如巴黎沙龍的溫馨斗室,細細與常玉交心、與作品對話。
左起:富邦藝術基金會展覽組組長陳緯倫、總幹事熊傳慧、耿畫廊負責人耿桂英、策展人許峰瑞。(耿畫廊提供)
而耿桂英的「藏枒入華」,除了請1980年代的年輕策展人許峰瑞,以當代語彙進行跨世代的並置與詮釋,並且把常玉隱喻為浪蕩才子,策劃的層次確實很入味。其次,耿桂英在藏家圈的好人緣更是展露無遺,元大集團馬維建、馬維辰兄弟出借《貓與雀》、《含華吐瑞》兩幅經典好畫;富邦集團蔡明興、翁美慧夫婦出借《粉紅雙豔》、《白裙女子》與《入浴》三幅大作,其中《粉紅雙豔》自購入迄今一直懸在蔡明興辦公室,從沒外借過,當天卸下時,牆上甚至尚留著畫痕,這也讓耿桂英感動不已,而《入浴》一作與去年於史博館的「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的裸女作品,似乎是同一系列,應該可以並置成套作解讀,可惜此次策展人並未有提供額外補充;清翫雅集成員詹忠志的50號作品《紅色百合花》,勾起拍賣會上激烈搶標的回憶;另外,《孤獨的象》也在展場現身,據說是常玉發生瓦斯中毒意外前的最後一幅作品,令人觀畫思故人,心頭唏噓不已。
常玉 粉紅雙豔 油彩.畫布 90x58cm(耿畫廊提供)
常玉 貓與雀 油彩纖維板 154x77cm(耿畫廊提供)
常玉 白裙女子 油彩纖維板 128x72cm(耿畫廊提供)
常玉 入浴 油彩纖維板 127.5x79cm(耿畫廊提供)
已是第七次舉辦常玉的展覽,耿桂英謙稱自己已江郎才盡,但這麼漫長的考掘與推廣,結識許多常玉收藏群與愛好者,皆讓她點滴在心頭且感念不已。這回有20多位藏家共襄盛舉,其中還包括一位從不曾出借畫作的低調藏家欣然義助。
值得一提的是,耿畫廊這回用心打造「大茅屋畫室」,觀者彷彿能身歷其境,回到1920年代的有著陳舊木地板,並夾雜油彩與模特兒身上的胭脂水粉氣味的畫室裡。走進其中,欣賞牆上懸掛的水彩、炭筆、水墨與素描作品,遙想與常玉共處大茅屋畫室的那群巴黎畫派巨匠,如何互相切磋琢磨,彼此照應,又如何劍拔弩張,互槓才華。
往事,果然並不如煙,當年墮入花都的浪蕩才子——常玉,再次用他的作品將那個年代,瀰漫著濃濃鄕愁的巴黎,盡顯於我們眼前。
左起典藏藝術家庭社長簡秀枝、耿畫廊負責人耿桂英,富邦藝術基金會總幹事熊傳慧、策展人許峰瑞。(秦雅君提供)
耿畫廊負責人耿桂英導覽作品。(耿畫廊提供)
策展人許峰瑞導覽作品。(簡秀枝提供)
耿畫廊負責人耿桂英與女兒吳悅宇。(簡秀枝提供)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25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