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簡秀枝專欄】橫山大觀展魅力無法擋:承先啟後.長龍追聖

【簡秀枝專欄】橫山大觀展魅力無法擋:承先啟後.長龍追聖

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舉辦的「誕辰150周年橫山大觀展」將於本周日(27日)落幕。(簡秀枝提供) 趕在橫山大觀(T…
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舉辦的「誕辰150周年橫山大觀展」將於本周日(27日)落幕。(簡秀枝提供)
趕在橫山大觀(TaikanYokoyama,1868-1958)展覽的末班車,見識了日本繪畫巨匠的風采,也對日本人一早排隊看藝術展覽的精神,讚嘆不已。
今(2018)年是明治維新150周年,也是橫山大觀誕生150周年。正在日本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舉行的「誕辰150周年橫山大觀展」,即將於27日謝幕。到東京參加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台灣.美Taiwan-台灣前輩畫家與新生代藝術家」開幕,空暇之餘,和美術館之友聯誼會會長劉如容伉儷,趕了一趟國立近代美術館,在人群中倉促瀏覽,感觸卻深。
「誕辰150周年橫山大觀展」於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的展出現場,觀眾爭賭其精彩的作品。(簡秀枝提供)
「誕辰150周年橫山大觀展」於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的展覽現場。(簡秀枝提供)
根據資料,橫山大觀是跨越近世日本明治、大正、昭和的三代的元老畫家,具有宏觀的繪畫思想,其作著重在畫面視覺的恢弘氣勢,作品往往具有東方浪漫文人氣質。 1889年曾受業於東京美術學校日本畫系,師從橋本雅邦(Gaho Hashimoto)等人,亦為時任校長岡倉天心(Denshin Okakura)的得意門生。1898年更與之一同創立日本美術院,推動興起新日本畫運動。而後,他遂開始重新研究日本畫傳統技法,和菱田春草(Shunso Hishida)一起發展了一種新風格,排除線條而集中於色彩組合,畫風在當時雖被貶稱為「朦朧派」或稱「縹緲體」,然而,實質的意義卻是打破了長期以來中國筆墨法則的神話,在取材與氣勢上自成一格,對於日本畫的傳統賦予了嶄新的詮釋與生命, 影響近代日本畫甚巨,也把日本畫推向了世界舞台,確立了其在明治之後不墜的大師地位。他繼承並重視傳統繪畫,同時挑戰新風格,在在為近代日本畫的發展,做出重要貢獻。
「誕辰150周年橫山大觀展」將橫山大觀(TaikanYokoyama)的經歷整理於展出現場。(簡秀枝提供)
「誕辰150周年橫山大觀展」展出一景。(簡秀枝提供)
強調誕生150周年的紀念特展,展場分為「明治」、「大正」、「昭和」三個部分,按時間順序回顧了橫山大觀的創作脈絡,同時呈現他在日本與西方文化交錯融合的時代裡,對近代日本畫的探索和發展過程。其中,最重要的展品是橫山大觀作於1923年(大正12年)的畫卷《生生流轉》,全長40.7公尺,以日本最長的畫卷篇幅來描繪「水的一生」,是橫山大觀水墨筆法的集大成之作。另外一件消失100多年後於2017年重新被發掘的畫作《白衣觀音》,創作於1908年,也是本次特展中的一大亮點。此外,還有著名的屏風畫《夜櫻》(1929年)與《紅葉》(1931年),分別是大倉集古館與足立美術館的重要收藏,此次能夠邀集在一個展覽中同時呈現,相當難能可貴。
「誕辰150周年橫山大觀展」展出一景。(簡秀枝提供)
早在4月中的開幕式上,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館長神代浩便曾再三強調,「這個畫展,從多方面介紹了橫山大觀畫作的魅力,在其誕生150周年的今日,值得我們一看再看。」本周為展期尾聲,趕著入館品覽的愛好者,果然也在展館現場拉出長長的排隊人龍。
日本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舉行的「誕辰150周年橫山大觀展」,即將於本周日(27日)落幕,欲觀賞其作的觀眾於館外大排長龍。(簡秀枝提供)
誕辰150周年橫山大觀展
展期|2018.04.13-05.27
地點|東京国立近代美術館
展期|2018.06.08-07.22
地點|京都国立近代美術館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25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