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典藏 |BOOKS】攝影作品的價值從何而來?

【典藏 |BOOKS】攝影作品的價值從何而來?

1972年,大衛.希爾(David Octavius Hill)和羅伯特.亞當森(Robert Adamson)在1843至1846年間,搭檔合作創作攝影,二人所製作的三本攝影集成為「世上最昂貴的攝影作品」。 我們可能會問「這是為什麼?」,但更好的問題應該是:「這是怎麼辦到的?」
當向一名在攝影市場中,將攝影作品作為藝術品交易的專家詢問這個問題時,我們可能會期待其答案能分析某些可以量化的元素,例如攝影師的名氣、影像的代表性──以及不論照片是否為陳年或近期──其尺寸、狀態和稀有性。我們可能會想像專家們針對這些元素有一套價值標準,依此標準所取得的平均分數則能幫助我們決定一張照片是否為好的投資標的,雖然這的確是可能的,這類價值判準卻都是相對而非絕對的,而剛進場的新手可能會因為未曾看過某幅影像更出色的版本,而過於單純的以此為基礎做出評判。除了沒有固定而簡易的規則,這市場中還有各種例外,舉例來說,儘管稀有性是決定大多數藝術攝影作品價值的重要因素,仍有些照片是出了名的並非特別稀少,卻又賣的出奇的好,也可說是好的投資標的。
象徵價值在決定經濟價值上有明顯影響,反之亦然,接下來所討論的案例分析可以證明這個論點。1972年,大衛.希爾(David Octavius Hill)和羅伯特.亞當森(Robert Adamson)在1843至1846年間,搭檔合作創作攝影,二人所製作的三本攝影集成為「世上最昂貴的攝影作品」。 我們可能會問「這是為什麼?」,但更好的問題應該是:「這是怎麼辦到的?」
大衛.希爾(David Octavius Hill,1802-1870),蘇格蘭畫家,與羅伯特.亞當森(Robert Adamson)合作創作的三本攝影集被稱為「世上最昂貴的攝影作品」。圖片取自Wikimedia。
亞當森在1848年早逝後,希爾辛勤地讓他們的攝影作品──當代評論家讚譽其作品在模特兒姿態和明暗對比上,與古典攝影大師作品相似 ──獲得藝術及文化上的重要性。在1851年時,他將500幅「卡羅版」(calotype,是一種在紙質負片上運用威廉.塔爾博特 William Henry Fox Talbot 申請專利的方法所創作的紙質相片)分別製成四本攝影集,贈予蘇格蘭皇家學院(Royal Scottish Academy),希望藉此協助成立藝術攝影的國家典藏。在世紀交替之際,畫意攝影主義者認為希爾和亞當森是藝術攝影最早的先鋒。例如:在查爾斯.荷姆斯(Charles Holms)的《攝影中的藝術》(Art in Photography,1905)中,最先出現的二幅作品便是希爾和亞當森的創作,而這個模式在後來的書籍及展覽中也經常重複出現。其他例子還有阿爾弗雷德.史蒂格利茲(Alfred Stieglitz)在1906年4月,於他個人的291畫廊展覽中展出二人作品,更將他們創作的六幅影像,收錄於他精心編輯的藝術雜誌《攝影作品》(Camera Work)第28期(1909),後來又在第38期收錄了九幅(1912)。1931年時,希爾成為單本專書的討論主題,是第二位擁有個人專書的攝影師(首位是茱莉亞.卡麥隆 Julia Margaret Cameron),撰寫者為維也納策展人海恩里希.史瓦茲(Heinrich Schwarz),此書呼應了班雅明同年於德國文學期刊出版的文章〈攝影簡史〉(A Short History of Photography)。根據班雅明的分析,擺脫傳統藝術「自大的愚鈍」, 希爾和亞當森的攝影習作,如紐哈芬的「賣魚婦」伊莉沙白.強斯頓(Elizabeth Johnston),都帶有「此時此地那偶然微小火花」所留下的「烙印」。
大衛.希爾與羅伯特.亞當森(David Octavius Hill and Robert Adamson), 《紐哈芬的賣魚婦》(Newhaven Fishwife ),1843-6, 紙質負片印製之銀鹽相紙沖印,19.5 × 14.7 公分,大都會博物館收藏。
1936年,希爾和亞當森的作品在羅浮宮展覽「當代攝影國際展」(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of Contemporary Photography)展出,據說這次展出將希爾的地位提升至與納達爾( Nadar,即法國攝影師加斯帕.菲利斯.杜納雄Gaspard-Félix Tournachon)相同,獲讚為「先鋒天才再世」。當代現代主義攝影師們稱二人的人像攝影為街頭攝影的凱旋勝利。隔年,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典藏希爾和亞當森二本卡羅版攝影集,一共272張照片。這次機構的典藏無疑地擴增了二人作品的市場:1939年,巴黎「瑪格斯兄弟」(Maggs Bros)出版的銷售目錄,即收錄二人的作品。1941年時,他們的作品也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攝影部門的首展「六十張照片:攝影美學展」(Sixty Photographs: A Survey of Camera Aesthetics) 中展出;史瓦茲本人即是二人作品的收藏家之一,1952年在紐約拍賣其收藏的阿爾弗雷德.馬歇爾(Alfred E. Marshall)也是。
1972年,為籌措另一項計劃的資金,倫敦皇家藝術學院(Royal Academy of Arts)決定出售希爾在世時捐贈的三本攝影集。這場拍賣會在倫敦的蘇富比拍賣行舉行,先前已有判決明令某些歷史照片必須受到出口的限制,也就是實際上,這些照片應被視為國寶。國家肖像美術館(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於是啓動募款,希望從皇家藝術學院手上購入這批作品。當時這批攝影集的標價為32,178.5英鎊(換算為今日幣值約為40萬英鎊),使其成為策展人柯林.福特(Colin Ford)口中「全世界最昂貴的攝影作品」,他也是國家肖像美術館這項典藏行動的主要推手7。最後有一名贊助人全額贊助這次典藏,讓攝影集成為美術館館藏的一部分,在購入六週後,以展覽及專書形示呈現給大眾。希爾和亞當森現在也是1970年代攝影潮(見第十章)中的象徵人物,代表早期藝術攝影在現代獲得的高文化地位和價值。
羅伯特.亞當森(Robert Adamson,1821-1848),蘇格蘭化學家,與大衛.希爾(David Octavius Hill)合作創作攝影,因罹患肺結核英年早逝。圖片取自Wikimedia。
自1840年代,一幅影像所積累而生的象徵價值,特別是那些已被稱為「經典」的影像,可能大於近期才成為經典的作品,不過判斷二者潛在價值的參考指標,則大多相去不遠。想像一下你去看一位陌生藝術家的展覽,想要對內容多了解一點,你可能會詢問其展覽經歷和出版品,這些通常可在藝術家個人的網站上查到,也可能在經紀這位藝術家的單位網站上找到。了解藝術家的作品曾獲哪些機構典藏,基本上,你所會獲得的資訊即是一份清單,記載截至目前為止有哪些組織活動認可這名藝術家的創作,以此評估展出過的美術館、畫廊、經紀、博覽會、藝術機構和出版商的威望(或受歡迎程度),對此藝術家背景有個概念,知道他是新生代、在事業早期或中期的藝術家,或已是相當成熟、成功的藝術家。
無論評估任何一個時期的攝影影像,該問的問題大致都相同,唯一的差異大概只在問題的時態:藝術家(歷史)背景為何?這幅影像在什麼(歷史)展覽中出現過?它在什麼書籍中被討論過?是否為封面圖片?有沒有哪一個公共或私人收藏(曾)持有/購入這件沖印,或(曾)有同樣影像的沖印?這件作品(曾)在哪間畫廊展出?哪間畫廊(曾)代表這位藝術家?該作品在初級市場(如畫廊等)銷售的價格區間(曾)為何?它是否有二級市場(依拍賣會紀錄可證明的轉售市場)?如果有,這些市場體質是否健全?
因此,「一張照片的價值從何而來?」的答案是:其價值來自這張照片隨時間累積的象徵和經濟(如果有的話)地位,及基於它現在的狀態和在藝術界產生的「話題性」,在未來能累積的地位(象徵和經濟地位皆包含在內)。如本書第二部分所呈現,藝術系統中沒有任何一個單獨的組織活動,能獨自決定作品的象徵或實際價值,價值的產生來自一種累積的過程。
( 前文摘錄自《藝術市場上的攝影──從交易到收藏的操作與演變》一書 )
典藏叢書( 45篇 )

典藏,是一個擁抱藝術,進而分享藝術的媒介。 期望每一個人都可以因為藝術,而對生命有更多的尊敬與愛。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