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明年開展,竹田光幸豐富麗寶集團收藏

明年開展,竹田光幸豐富麗寶集團收藏

「我是否霸凌了木頭?」 「我是否給作品最好的身份與結構?!」 日本知名雕塑家竹田光幸(Mitsuyuki Ta…
「我是否霸凌了木頭?」
「我是否給作品最好的身份與結構?!」
日本知名雕塑家竹田光幸(Mitsuyuki Takeda,1943-)謙和分享他的創作觀,娓娓訴說中展現他對藝術創作的堅定信仰以及日本工匠精準技藝的落實,令人驚嘆喝采。他曾表示:「如果有來世,我還要當雕刻家。經過一世人的摸索,想必在來世作雕刻時,會給木材更多溫柔與空間。」現年74歲的竹田光幸從事木雕半個世紀,花了超過30年的時間,聚焦在「手」的主題上。雕刻刀下的手不僅僅只是人類活動的四肢,而更是有身線、有靈魂及有個性的手。男人的手、女人的手、粗獷的手、婉約的手、亭立的手、臥躺的手、暴怒的手、顫抖的手、傷心的手及感恩的手等,這些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日本知名雕塑家竹田光幸。
竹田光幸創作男女之手,果然有別。他形容男手比較動態,彷彿一直在奔跑,有跑百米的衝勁,是動態動作;反觀女手是靜態動作,尤其是東洋女性的手,是沈穩安靜,氣質內斂的。每當靜默在作品前,其創作內涵的強烈能量與精神力道,實是氣吞山河,讓人震懾。雖然沒有在國際藝術拍賣市場上發光發亮,但竹田光幸不忮不求。他遠離市場紛擾,只顧著平靜單純地從事創作,作品也是想度有緣人而已。然而雕塑界對他的藝術成就,評價積極正面,識貨內行人還是絡繹走訪位於東京的「竹田光幸美術館」。
藝術家化粗獷原木為巧妙創作。
2018年4月26日將在麗寶基金會邀請下,首度來台舉辦個展,將挑選各時期精品,分享台灣藝術同好。據指出,該展覽將從展廳室內延伸到戶外雕塑公園,預計挑選木、銅雕刻大小作品30件左右。由於竹田光幸作育英才無數,相關著作也豐富,在雕刻藝術界舉足輕重,深受台灣藝術界的尊重與期待。本月19日竹田光幸受邀來台勘察展覽場地,輕車簡從,昨晚在麗寶基金會安排的餐宴上,分享他的藝術感悟與創作心得。
竹田光幸曾三度來台擔任三義木雕展評審,他原任教於日本多摩美術大學,擔任該校學部長多年,數年前退休後就把重心放在雕塑上。他的生活步調放得更慢,生活要求更簡單。竹田光幸有個圓滿家庭,獨子是工業博士,不僅早已成家立業,四個孫子也讓他充份享受含貽弄孫的天倫之樂。藝術家妻子竹田智美則是他簡單生活中的好伴侶。原以為這趟要隨丈夫來台,禮數周到的太太馬上去買了禮物,然而最後卻未同行。正當晚宴賓客不禁為竹田夫人叫屈,竹田光幸卻搖搖頭說:「我單獨來台,可憐的是我,不是她!」平日身為藝術家的竹田光幸安於妻子體貼地打理,「(我)不會做的她都會,落單時,我比較可憐!」這話逗得大家莞薾一笑。
竹田光幸退休後把重心放在雕塑上。
竹田光幸十分肯定台灣的雕塑生態,他舉例自己老師輩的日本雕塑家,他與黃木水都是同時代人,兩方作品相比,他認為台日雕刻創作語彙是接近的,文化底蘊也非常神似。
竹田光幸最為人熟知與推崇的創作是以手為題,天然木頭為材料。透過他的神乎其技,化粗獷原木為巧妙創作。刻意擬人化性勾勒下,不只環肥燕瘦,栩栩如生,更在線條的寫意鋪陳中,承載無數欲語還休的哲理意涵,耐人尋味。尤其他利用木材「榫接」技巧,讓作品可以化整為零,可以被拆解收納,榫接出的作品有如神來之物,成為他獨特標籤,受到雕塑界肯定與讚賞。
曾經赴日參觀竹田光幸美術館的台藝大宋璽德老師和將赴四川美院講學的楊北辰老師,都對竹田光幸雕刻上的精準度與深邃內涵推崇備至,因而輾轉撮合了這回竹田光幸跨國來台展覽與作品被購藏的因緣。留學日本多年的宋璽德老師,一邊翻譯,一邊在餐宴中推介竹田光幸作品樣貌的獨樹一格:「不只是形體結構的變化,更重要,是情感承載的差異。」楊北辰老師也建議大家,走一趟日本,去竹田光幸美術館親炙原作,體驗那份榫接張力與感動。
竹田光幸自詡為勇敢的藝術家,在超過半世紀創作中,他探索嘗試不同樹種與媒材,「櫸木強悍,檜木溫柔」,因此信手拈來。在形體捏拿打造上則手到擒來,心神合一。「年紀越大,技巧越好,刀功越犀利,但是對手,倍加敬畏。讀手、雕手的心情,反而顯得駑頓猶豫起來,彷彿千斤萬斤重。」歲月挪移中,竹田光幸難掩感慨,也越來越嚴謹對待他的創作。他解釋以手為創作形態,取其意涵與結構。而手非手,其實是人的展現,是心靈的傳達。
年輕時鏗鏘使力,強勢在木頭中,他跳脫展藝,遊刃自如。現在的他自認為該挑戰的是「老人的手」、「歲月之手」。為此他極力覓尋一種「新的雕塑哲學觀」。果然歲月悠悠,藝術家的心情轉變下呈現出的斧痕藝跡,是遲暮之年期待言說的蒼穹之魂、人性之愛,以及宇宙萬物的眷綣留連。甚至他在作品中不斷回望、探問自己,這半世紀中怎麼走過來,對蒼生、對萬物、對人性的面對、體悟、詮釋,昇華了多少。
被問起榫接雕刻手作品的起源,竹田光幸隨手畫了張速寫,示意榫接意念的啓蒙是來自富山縣新湊市節慶組裝的神轎。這來自孩提的印象刻骨銘心,牢牢牽引著他的雕塑歲月。沒有成名大師咄咄逼人的盛氣,他溫潤祥和,像是滿富哲思的鄰家長者,隨緣自在。但說起雕刻藝術毫不留情,深探死究、使命感十足,給人精準、專業、純粹的藝術家形象。
孩提印象中的神轎速寫。
今晚翻閱起竹田光幸贈送的畫冊,細細品覽,那手雕像,是婀娜的女體、是憤怒的男身。不管呢喃或嘶吼,不折不扣就是昇華中的魂與魄,令人神往不已!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86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