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故宮年曆背後的兄弟情 林田富義挺倪再沁圓遺願

故宮年曆背後的兄弟情 林田富義挺倪再沁圓遺願

收到「2018年故宮文物日曆」了嗎?包含「故宮書畫三寶」、郎世寧「十駿犬圖」的文物年曆,精選故宮國寶,珍貴實用…
收到「2018年故宮文物日曆」了嗎?包含「故宮書畫三寶」、郎世寧「十駿犬圖」的文物年曆,精選故宮國寶,珍貴實用,被視為最具精神性的狗年賀節禮。日前印製完成,陸續上架,許多人收到年曆書後,驚喜不已,不但印工精細,背後365個圖版典故多元,饒富趣味,為狗年的到來,拉出好彩頭,更為故宮院長林正儀落實故宮美學生活化,作出具體回應。
然而,超越故宮文物典故,更蘊含了現代感人肺腑、仁義相挺的兄弟情誼。這套年曆,印著「台灣時代文化藝術基金會」字樣,若沒特別注意,看不出什麼特殊性,但翻開附錄版權頁,發行人是林田富,敏感的人腦中馬上會跳出另一個藝文界熟悉的老名字:「倪再沁」。
是的,「2018年故宮文物日曆」是倪再沁遺願的復活。林田富克服萬難,向故宮提案爭取授權出版的目的,除了緬懷倪再沁生前潛心中國經典書畫的去章除印,還原真面目的創作大工程外,還希望利用年曆銷售利潤,推動台灣流行音樂興辦學堂、成立博物館的「倪氏大夢」。這個「倪氏大夢」,許多人都以為隨著倪再沁的逝世灰飛煙滅,但是林田富把它扛上肩,結合創意、迂迴前進、循線落實。
倪再沁(1955-2015)是台灣著名水墨畫家、文字書寫評論家、大學教授。曾擔任合併前後的國立(省立)台灣美術館館長、並任教於東海、靜宜大學,自封為「台灣流行音樂博物館長」。可惜天嫉英才,兩年前倪再沁因為肝病復發,過世於高醫,得年60歲。
倪再沁於2013年個展時資料照。
而「台灣時代文化藝術基金會」正是倪再沁為促進台灣流行音樂發展,所成立的基金會,申請之初,選擇登記在宜蘭縣。生前,他不惜出售畫作,籌措資金,敦聘人才,寄望在鋪天蓋地的網路雲端時代中,成立「台灣流行音樂」平台,有系統、用策略,推廣台灣流行音樂。夢想的緣起,是1990年代,倪再沁獲美國國務院之邀,赴美訪問一個月。初入美國電子媒體的蓬勃發展,對美國流行音樂中心的規模與影響力印象深刻,也深受感動與啓發。返國後,他當仁不讓,立即思考如何著手引進流行音樂中心概念,成立流行音樂學院,以及流行音樂博物館,藉以爬梳流行音樂文獻,加速培養流行音樂創作、行政人才。
一開始,他逢人就談他的倪氏大夢,甚至於帶著企劃案,求見朝野,一一向資源分配者打躬作揖,尋求協助,包括前台北市文化局副局長倪重華和宜蘭縣長林聰賢。時任宜蘭縣長的林聰賢曾口頭表示支持,說可以考慮在宜蘭中興文創園區,籌建流行音樂相關館社。倪再沁便馬上在宜蘭登記「台灣時代文化藝術基金會」,積極展開籌備工作。怎奈,宜蘭的流行音樂構想,只是說說,縣長口頭的承諾,也朝令夕改,因此一波三折。而帶著滿腔音樂熱忱的倪再沁,不敵病魔折騰,撒手人寰,整個重擔落在與倪再沁情勝手足的林田富肩上。
林田富畢業於海大法律研究所,擔任過靜宜大學法律系教授、通識中心及藝文中心主任,後來受彰化縣長卓伯源之邀,擔任彰化縣政府公職,輾轉出任過局長、副縣長。後來卓伯源淡出公職,林田富也離開政壇,回鍋學界。他受邀到亞洲大學教授繼續任教。
倪再沁生前曾公開說:「我最得意的,就是把林田富從法律圈拉到藝文圈來。」也不只一次地強調,「我與林田富的關係,比我對自己的大哥還親,還有話說。」林田富對倪再沁這些話,也珍惜不已,甚至在倪再沁過世後,把他未竟的餘願,逐步尋找落實的可能性。12月21日林田富捧著兩本剛出爐的「故宮文物日曆」來送我,他悲喜交集,在典藏長安咖啡店,分享新年曆出版的喜悅,卻也難掩對老友倪再沁的懷念與不捨,說:「希望再沁看到這本年曆。」
林田富捧著剛出爐的「2018年故宮文物日曆」。
林田富回憶,2014年12月24日,他正式卸下彰化副縣長公職時,來不及喘口氣,25日清晨,倪再沁二姐倪晨(倪祚沁)急電召他南下。頂著晨嵐,林田富衝到高醫加護病房,面見瘦骨嶙峋的倪再沁,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倪再沁赴大陸接受斷食療法,結果失敗而奄奄一息,枯黑五官,瞳孔凹陷,見到林田富的到來,泛著淚光,激動不已:「田富,我已經不行了,還有許多計劃,沒有做完,一切拜託你了!」
猶如託孤,林田富心如刀割,擒著淚水北上,他心亂如麻,惆悵難安。等不到他回應接手企劃書,隔年2月1日,倪再沁含屈帶倦,無奈逝別。林田富痛不欲生,心碎送亡友,含悲隱痛好長一段時間,他默默與倪家人,收拾倪再沁的遺物與遺願,遺留的畫作,經家屬挑選整理,除了少數留作紀念,大部分捐送北中南三所公立美術館收藏,而登記成案的「台灣時代文化藝術基金會」,繼續存留,林田富接任基金會董事長,穩住工作團隊,落實倪再沁遺願大業。
倪再沁曾在東海大學講授中國美術史與台灣美術史,提及中國美術史重要書畫作品,畫上密密麻麻蓋了太多圖章,對於高遠、平遠、深遠的解說,十分不易,因此透過電腦作業,去除不必要的印章,還以作品真面目,作品來源,除了兩岸故宮博物院外,甚至追蹤到大都會博物館等海外機構。就因為這個想法,果然讓倪再沁在還原古書畫上,作出成果,一直到他病重,總共完成了一百多幅,亦曾有北京大學教授引薦他去做原畫展覽,為古畫「淨身」教學,開出一扇窗。
為了基金會開銷,林田富絞盡腦汁,最早希望把倪再沁去除印章後的原畫,印製年曆,或其他文創商品。但原畫總數才一百多幅,不夠年曆設計需要的365圖。因此退而求其次,延伸倪再沁對故宮的長期關注,公開向故宮提出授權申請,折騰了大半年,包含365張圖的2018年精彩年曆,果真成功付梓。這本年曆,承戴著林田富對倪再沁殷殷思念,一直抱著不放棄的精神,不但要把夢想落實,還要盡可能追求完美。
在浩蕩歷史長河中,故宮文物承載著文化、歷史、傳統、思想等中華文明的精粹。該年曆封面、書脊上採歐陽詢集字,日期、節氣、傳統節日則是兼用碑帖墨拓與歷代名跡集字而成。郎世寧「十駿犬」的金翅獫抬腿搔癢最具動感,選作封面。澄黃底色、紅色字體,柔和中帶醒目。書衣一打開,是清朝沈振麟《畫狗》的輸出圖片,精美細緻,一經裱褙,就可以是幅小品畫作,栩栩如生。書衣內頁,印有故宮台北總館及嘉義南院的照片,既美觀又實用。尤其還有2萬本的限量條碼。
至於年曆內容,用心編排,含蓋面極廣。第一季,取名「長春貞祥」,一月貞吉祥瑞、二月貞犬迎春、三月貞女吉服;第二季,是「國之重寶」,四月玉製禮器、五月青銅禮器、六月官窯瓷器;第三季,燕居清賞,七月強調飲茶文化、八月文房清翫、九月宮廷珍翫;第四季錦囊玉軸、十一月筆力萬鈞、十二月彩繪丹青。該年曆採取「一面古物,一面日曆」的概念,讓日曆作為故宮與民眾的橋樑,除了具備日常實用性之外,更融入藝術生活化的概念,為大家開啓了解宮廷文化、認識古代寶藏的一扇窗口。所以,該書不單單是本日曆書,也是文化與歷史的入門書,更把現任故宮博物院長林正儀「故宮文物走入生活與歷史」的理念,發揮得淋漓盡致。
提起最早故宮文物日曆,是在國民政府時期的1933年到38年。連續出版5年,後因戰爭停擺。1971年,台北故宮又由第一出版社印了3年,後又因故作罷。反而北京故宮雄心壯志,從2010年開始,複刻1933年版本,以大紅色呈現,一口氣印了2萬本,初期訂價60元人民幣,現在被視為限量收藏品,市場流通價每本要2千元人民幣,民眾戲稱為「最貴的紅磚頭」。今年出版的2018年新版,早在9月預訂,就超過300萬本,成為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進平打奢後,平價又富文氣的年節禮物,老少咸宜、皆大歡喜,又兼具收藏投資價值。台北故宮2018年版,算是承先啓後,第一刷2萬本,澄黃色調,有如金磚,對應大陸紅磚,好像略顯高貴。近400頁沈甸甸的年曆,有如故宮沈甸甸的歷史流盪與飄泊,更是倪再沁對傳統文物書畫的赤膽火熱情。
日曆書出版,林田富初圓老友遺願第一步。然而,睹物思故人,故人念茲在茲的是台灣流行音樂的「倪氏大夢」,「流行音樂學院」也好,「流行音樂博物館」也罷,都是宏偉艱辛的文化大工程,林田富沒有退卻,但忐忑不安。捧著燙熱新書,打住對倪再沁天不假年、壯志未酬的悠悠思念,兄弟一場,彷彿是天意,林田富不斷提醒自己,「化思念為行動」,堅忍孜矻,繼續「圓夢」。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89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