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不可抹滅的多樣「複奇性」── 2018關渡雙年展「給亞洲的七個提問」

不可抹滅的多樣「複奇性」── 2018關渡雙年展「給亞洲的七個提問」

作為諸問題(或總是再問題化)的力量結點,亞洲正伴隨全球政治、文化與經濟複雜力量快速重組與變形,未來的某一日亞洲…
作為諸問題(或總是再問題化)的力量結點,亞洲正伴隨全球政治、文化與經濟複雜力量快速重組與變形,未來的某一日亞洲是否可能不再是一種提問的必要方式(或方法)。
──關渡雙年展「給亞洲的七個提問」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關渡美術館(以下簡稱關美館),此次邀請到7位策展人,與14組藝術家,以「給亞洲的七個提問」為展名與策展方法,在提問中,與藝術家共同完成「給亞洲的七個提問」一展。這些提問在質疑既有的現況之外,亦給出了幾種思考「亞洲」的渠道;包含「我們如何藉由重新連結『地方』來塑造『亞托邦』?」、「口音、方言和語言是否劃分了亞洲內部不同的社會階層?」、「自由,究竟為何?」、「亞洲能否經由多樣性產生普遍性?」、「測繪(亞洲)的可能性」等等…。「亞洲」(Asia)做為關渡雙年展的關鍵字,旋即產生歧異的觀點與辯證,無論呼應著地理意義上的位置,歷史版圖中的消長,或是殖民與離散之間的拉鋸,都朝向非單一的「亞洲」(Asias)思維。
本次展覽策展人分別是阿里.阿凱(Ali Akay)、芭拉斯.塔爾(Bala Starr)、翰克.斯勞格(Henk Slager)、楊凱麟、潘律、羅秀芝、烏特.梅塔.鮑爾(Ute Meta Bauer),聯合了14組藝術家,包括:AHA! (Archive for Human Activities)、阿里.卡茲瑪(Ali Kazma)、克里斯多夫.德雷格&海德恩.霍茲芬德(Christoph Draeger and Heidrun Holzfeind)、費奧納.譚(Fiona Tan)、何子彥、朋琵萊.明瑪萊&紀拉德.明瑪萊(JIANDYIN (Pornpilai and Jiradej Meemalai))、馬然(Ma Ran)、成田圭祐、崔元準、魏延年、薩拉.范.德.海德(Sara van der Heide)、瑟颯.帕克(Seza Paker)、劉衛、鄒肇與陳飛豪等共同參與,呈現不同世代、族群、區域等對多元化的亞洲進行思辨,進一步反思全球及亞洲的現況、想像、未來與可能性。
藝術家組合克里斯多夫.德雷格&海德恩.霍茲芬德作品。圖|關渡美術館
在「論述性及藝術研究的雙年展」的總體展覽要旨中,由「問題意識貫穿全展進而驅動知識性生產」是此展獨具的特色,參展者來自不同國家,展覽立基在衝突、國際關係與歷史的危機之中的7個提問;兼容提問與回應,讓被忽略及不可見變得重新可見,展覽並非尋求同一的認同,而是使一種多樣性的亞洲成為可能:如同總策展論述中所述,試圖開顯不可抹滅的「複奇性」(singularities);「亞洲」在藝術家與策展人的對話之間,勾勒出更多的邊界與限制。
策展人之一的楊凱麟,最終以「亞洲解域,問題終結後的問題」為題,試圖引導更多亞洲的問題,在於經歷全球性遷移、轉化與聚合之後,亞洲將以何種樣貌展現於當前,「給亞洲的七個提問」一展在當代藝術的思潮脈絡中,也扣問了當代藝術家在今日的位置與重要性。

2018 關渡雙年展:給亞洲的七個提問

展期:2018.10.05-2019.01.06
地點:關渡美術館
地址:台北市北投區學園路一號

 

陳飛豪( 115篇 )

陳飛豪,生於1985 年。文字寫作上期冀將台灣史與本土想像融入藝術品的詮釋。藝術創作上則運用觀念式的攝影與動態影像詮釋歷史文化與社會變遷所衍生出的各種議題,也將影像與各種媒介如裝置、錄像與文學作品等等結合,目前以寫作與創作並行的形式在藝術的世界中打轉。曾參與2016年台北雙年展,2019年台灣當代藝術實驗場之「妖氣都市:鬼怪文學與當代藝術特展」、2021年國家攝影文化中心的「舉起鏡子迎上他的凝視—臺灣攝影首篇(1869-1949)」以及2020/2021東京雙年展。著有《史詩與絕歌:以藝術為途徑的日治台灣文史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