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中國嘉德2023現當代藝術春拍戰報:四場斬獲4億4,500萬人民幣,黃宇興鉅作《九龍圖》突破2,000萬大關

中國嘉德2023現當代藝術春拍戰報:四場斬獲4億4,500萬人民幣,黃宇興鉅作《九龍圖》突破2,000萬大關

China Guardian 20th Century & Contemporary Art 2023 Spring Auctions: 4 Sales Concluded with a Combined Total of RMB$445M, “Nine "Dragons” by Huang Yuxing Sold for Over 20M

2023中國嘉德北京春拍於6月13日接連舉辦四場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拍賣,共推出逾270件拍品,成交總額共計約4億5,000萬人民幣、9件拍品逾千萬人民幣易主。三場夜間拍賣有多達120件作品上拍,於本季特別擘劃的「中國新繪畫超級夜場」亦反映出收藏市場的高度迴響與支持。

中國嘉德在今年迎來30周年慶典,於6月13日接連舉辦四場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拍賣,共推出逾270件拍品,質量可謂近幾季之最,成交總額共計約4億8,500萬人民幣、9件拍品逾千萬人民幣易主。

本季特別以「總結性的匯報」之徵件概念回應「正當年」的慶典主題,並且延續去年秋拍推出「無問西東」的大當代概念,以及近幾年陸續引薦西方藝術品的鋪墊,皆有意消弭地域與年代的隔閡。因而,在本季亦提高了西方藝術品的組成比例,透過預展現場的並置以產生更多可能的對話與參照。

中國嘉德2023春拍「當代藝術夜場(一)」現場。(本刊資料室)

是日下午率先舉槌的「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日場」,共有152件作品上拍、106件成交,成交率為66%,成交總額達3,999萬人民幣。艾軒的《十月來風》自85萬人民幣起拍,即引來多路買家競逐,最終由網路買家出至220萬人民幣勝出,以逼近高預估價雙倍之多的253萬人民幣成交價成為日間拍賣榜首。

左圖為艾軒的《十月來風》,拍出將近高預估價雙倍之多的253萬人民幣成交價。(本刊資料室)

而接著上拍的陳逸飛《朝聖路上》以低預估價160萬人民幣落槌,成交價為207萬人民幣,則為日間拍賣第二高價成交作品。

陳逸飛《朝聖路上》以207萬人民幣成交。(本刊資料室)

歐陽春的《繪畫的精神永垂不朽》以及黃宇興的《Y先生的美術館》皆以132.25萬人民幣易主,並列本場第三高價。至於擔綱日場拍賣圖錄封面的陳可《穿藍色長袍的年輕弗里達》拍出126.5萬人民幣,大幅超越拍前預估的50萬至70萬人民幣,也躍居日間拍賣第四高價之作。

左圖為陳可《穿藍色長袍的年輕弗里達》,拍出126.5萬人民幣。(本刊資料室)

而在晚間拍賣的部分,則劃分為「二十世紀藝術夜場」、「當代藝術夜場(一)」以及「當代藝術夜場(二)」等三場,共呈現逾120件拍品,合計當晚斬獲4億4,500萬人民幣成交額。

於晚間七點率先登場的「二十世紀藝術夜場」共計39件作品上拍、33件成交,成交率為85%,成交總額逾1億4,448萬人民幣,前五高價成交席次由吳冠中與趙無極包辦,共計有4件拍品逾千萬人民幣成交。

吳冠中《彩面朝天》拍出2,875萬人民幣。(中國嘉德提供)

本季推出的「天地彩色筆底濃——吳冠中專題」共匯聚7件作品,涵括70年代初至90年代末期的創作鼎盛階段,最終拍出5件。創作於1998年的《彩面朝天》,可謂吳冠中最後一次於郊外寫生的油畫作品,以抽象概念呈現野花繽紛綻放的鮮麗情景,以低預估價2,500萬人民幣落槌、成交價為2,875萬人民幣,成為「二十世紀藝術夜場」最價昂之作。《紅花宅院》以1,000萬人民幣落槌、1,150萬人民幣成交價為本場第三高價;《巴黎噴泉》則拍出1,058萬人民幣成交價,名列第四。然而,吳冠中作品當中估價最高的《乞力馬扎羅雪山》則止步於2,780萬的出價因未達底價以流拍作收;另一件焦點作品為徐悲鴻的《喜馬拉雅山全景》的競拍熱度不如預期,也未能易主。

吳冠中《巴黎噴泉》拍出1,058萬人民幣成交價,然而估價最高的《乞力馬扎羅雪山》以流拍作收。(本刊資料室)

趙無極在本場兩件作品皆以低預估價落槌,《18.6.86》以成交價2,070萬人民幣為本場亞軍,另一件《06.10.69》拍出862萬5,000人民幣,與吳冠中的《飛瀑》並列第五。

趙無極《18.6.86》以2,070萬人民幣成交。(中國嘉德提供)

至於在「二十世紀藝術夜場」打頭陣的「平淡天真、大巧若拙——關良藝術專題」,一連5件作品涵括人物、風景、靜物等各式主題,創作跨度自50年代到改革開放以後,展現關良在最受著稱的京劇題材之外,同樣融會油畫與水墨的深厚繪畫功底,開場的《新安江水電站》自70萬人民幣起拍、一路追加到130萬人民幣落槌,成交價149.5萬人民幣大幅超越拍前估價。而方君璧於1942年創作的《東方維納斯》,其題材與尺度皆在當時可謂風氣之先,更是首度現身拍場的珍罕之作,也以低預估價落槌、575萬人民幣易主。

方君璧《東方維納斯》拍出575萬人民幣成交價。(中國嘉德提供)

接著登場的「當代藝術夜場(一)」則有23件作品上拍、17件成交,成交率為74%,成交總額達1億3,823人民幣,同樣也有4件拍品突破千萬人民幣易主。拍前備受注目的陳逸飛《長笛手之二》創作於1991年,可謂1987年所繪的《長笛手》姐妹作。與前作相比,《長笛手之二》省去樂譜架的描繪,將視點完全聚焦在女音樂家主體,並透過光影的烘托反映出新古典主義的永恆與理想之美。此作自2,000萬人民幣起拍、於低預估價2,500萬人民幣落槌,以2,875萬人民幣成交價為本場冠軍。而另一件創作於1989年的《彈吉他的少女》亦以低預估價落槌,成交價為437萬人民幣。

陳逸飛《長笛手之二》(左圖)以2,875萬人民幣成交;《彈吉他的少女》則拍出437萬人民幣。(本刊資料室)

周春芽的《像玉一樣的太湖石》係為參展1999年「20世纪天府百年繪畫大展」所繪製,以沈鬱的色調反映出中國人對於理想的性格與精神的想像,拍出2,530萬人民幣為本場第二高價。

左為周春芽《像玉一樣的太湖石》,拍出2,530萬人民幣成交價;右為張曉剛《血緣系列—大家庭第十三號》,以1,840萬人民幣成交。(中國嘉德提供)

劉野的《蒙德里安、迪克布魯納和我》創作於2003年,此作除了體現出藝術家在早期創作經常以紅、黃、藍三原色為基礎,與蒙德里安常用的顏色產生連結之外,更是首件出現米菲兔(Miffy)的油畫作品而頗具指標意義,以1,800萬人民幣落槌、成交價2,070萬人民幣為第三名。本場第四高價之作則為張曉剛的《血緣系列——大家庭第十三號》,以1,840萬人民幣易主。而何多苓的《冬日的男孩》拍出920萬人民幣成交價,為本場第五高價。

右為劉野《蒙德里安、迪克布魯納和我》拍出2,070萬人民幣;左為何多苓《冬日的男孩》,拍出920萬人民幣。(本刊資料室)

壓軸的「當代藝術夜場(二)」有59件作品上拍、52件成交,成交率為88%,成交總額達1億2,200萬人民幣。儘管開拍時已逾晚間9點半,然而甫開場一系列估價平實的拍品仍成功帶動起熱絡的競價氣氛,整場喊價熱度不墜。

黃宇興《九龍圖》拍出2,070萬人民幣成交價。(中國嘉德提供)

黃宇興可謂本場黑馬,耗時四年完成的鉅製油畫《九龍圖》寬幅逾4米,靈感源於依附在歷史建築的九龍壁之權力象徵,以及自身三次參觀不同地點的九龍壁之感知,揉合出此件帶有中國古典、西方色彩兼具東方意蘊的「大山水」系列的扛鼎之作。拍前估價為550萬至850萬人民幣,以480萬人民幣起拍即引來多方買家積極喊價,最後由電話委託買家喊出1,800萬人民幣落槌,計入佣金為2,070萬人民幣成交價,一舉躍居本場冠軍。

王興偉的《無題(賣拐)》以戲劇小品「賣拐」為基礎,採用巨大尺幅呈現如舞台般的場景,並以戲謔的形式將人物簡化為幾何造型,拍出943萬人民幣成交價為本場第二高價。

王興偉《無題(賣拐)》拍出943萬人民幣。(本刊資料室)

格奧爾格・巴塞利茲(Georg Baselitz)的《紅色,橙色,黃色的反面》以低預估價800萬人民幣落槌、成交價920萬人民幣,排名本場第三名,也是本季最高價成交的西方藝術作品。而拍前估價上看900萬至1,000萬人民幣的喬治・莫蘭迪(Giorgio Morandi)《靜物》則未易主。

格奧爾格.巴塞利茲《紅色,橙色,黃色的反面》以920萬人民幣成交。(中國嘉德提供)

仇曉飛的《透視》以低預估價落槌、成交價598萬人民幣為第四高價;張恩利的《盒子》自180萬起拍、一路追加到440萬才落槌,以人民幣506萬成交價排名本場第五。

仇曉飛《透視》(右圖)以598萬人民幣成交;劉曉輝的三聯作《無題—三個勞動的動作》成交價為253萬人民幣。(本刊資料室)

而中國嘉德在本季特別擘劃的「中國新繪畫超級夜場」,梳理千禧年以後當代繪畫的階段性成果與展望趨勢,集結十餘位70、80後的藝術家陣容,諸如:王興偉、張恩利、黃宇興、仇曉飛、歐陽春、陳可等名單,皆在本季獲得高度迴響與支持。像是歐陽春在「當代藝術夜場(二)」上拍三件作品,皆引來多路買家積極出價而超出拍前估價數倍,本季最高價作品為《夕照吞拿灣》,以322萬人民幣成交。而劉曉輝的《無題—三個勞動的動作》則以高預估價之兩倍落槌,成交價達253萬人民幣。

左圖為歐陽春《夕照吞拿灣》,以322萬人民幣成交。(本刊資料室)
ARTouch編輯部( 1599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