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賈德、桑德貝克、麥克拉肯、弗萊文—— 極簡主義家聯展

賈德、桑德貝克、麥克拉肯、弗萊文—— 極簡主義家聯展

藝術家們一般都不大喜歡被組成群,此次4位與20世紀後期「極簡主義」(Minimalism)藝術運動有著相當密切關係的美國藝術家,如何挪用我們生活常見的原料來創作,使成品橫跨時間就算放諸21世紀,卻一點都不感到過時?
展覽一景,弗萊文作品《無題》。(香港卓納畫廊提供)
卓納畫廊由即日起至本月21日於香港空間帶來4位與20世紀後期「極簡主義」(Minimalism)藝術運動有著相當密切關係的美國藝術家,分別是唐納德.賈德(Donald Judd)、弗瑞德.桑德貝克(Fred Sandback)、約翰.麥克拉肯(John McCracken)和丹.弗萊文(Dan Flavin)。佈局上別具深思,先在樓上介紹來自東岸的賈德及桑德貝克,賈德以層層堆疊的矩形塊,強調具體實物的形象。然而在隔壁展覽的桑德貝克,則只以幾條紗線在偌大的空間規劃、切割並重組起來。在樓下展廳兩位同來自西岸的麥克拉肯和弗萊文,也一樣是先以有具體物件的麥克拉肯來劃分,接著再展示弗萊文含抽象意識形態的螢光燈。卓納畫廊高級合夥人克里斯托弗.迪阿梅里奥(Christopher D'Amelio)解釋說:「以實際物件及抽象意念這樣並排相間的展示方法,來介紹這組於上世紀60年代闖出名堂的極簡藝術家。我們期待了許久最終能把他們帶來亞洲,畢竟要展示他們是需要較為穩定長久的空間,不是說幾日內的藝博會展期能帶給大家。他們的作品強調與牆壁間的互動,暫時搭建出來的板間似乎未能營造理想的效果。其實藝術家們一般都不大喜歡被組成群,畢竟他們位位皆深具前瞻性。他們改變了當時大眾對雕塑的固有成見,認為雕像必然要放在台座上,讓觀眾可以圍繞著欣賞注視。然而他們認為就算不擺在台上,直接鑲在牆上,或只是斜斜地倚著牆擱著,作品還是件塑像,它本身就是件藝術品這事實沒有改變。有別於西岸的藝術家對其作品的詮釋能接納較多的解釋和分辨,東岸的賈德及桑德貝克則較強烈地主張其作品無容置疑就是藝術,直接接受它的根本,不必追問這究竟是什麼,又為何要這樣創作。其實他們的創作理念與當時橫空出世的普普藝術皆是拒絕在其作品內容包含強烈的情感,故普普藝術不斷地複印觀眾在日常生活裡的影像,而極簡藝術家們則用上最普通、常見的村料如紗線或光管,或工業用原料如不鏽鋼、耐候鋼及電鍍鋁。」
展覽一景。(香港卓納畫廊提供)
確實賈德棄用大理石或銅來創作,他著迷於原料的運用,無論是其形狀、大細厚薄或顏色,他都花心思來配搭。這許是因為他最初也是位畫家,後來才成為雕塑家,故對色彩極其敏感。他把方塊堆疊起來,它們之間的空隙或離地板幾多距離皆有明確的規定,這無疑確立牆壁的重要性。牆身彷彿融匯成作品的一部分,絕對是不可或缺。和掛上平面畫作的展廳不同,展牆是被隔離,強調畫框內的才是藝術品。然而他主張方塊間的隙縫也是藝術的一份子,可見縱然他是多麼的強調材料,但其創作劃破的卻是空間。說到區分空間,沒有人比桑德貝克更徹底、歇斯底里,因為他甚至不是用硬淨的原料。他只是拉起幾根線,彷彿在空氣中畫起立體幾何圖案。紗線時而拉得緊緊猶如竪琴裏的線直立著,或對角斜線般連繫兩幅牆。被緊崩拉直的線無形地表示了藝術家的決心,認為就算只用幾根線也已足夠去表達,絕不需用聚光燈或畫框來引人注目。在這太虛的環境之中,其創作雖然充滿革命性,但他依然滿抱信心。和賈德一樣醉心利用令人意想不到的材料,來擺脫只有銅製才是雕塑的舊有觀念。迪阿梅里奥同意著說:「挪用我們生活常見的原料來創作,使成品橫跨時間就算放諸21世紀,也一點都不過時。要是碰上不太熟悉的訪客,還以為是新晉藝術家呢!可以想像要是『極簡主義』從未出現過,那當代裝置或概念藝術家該有多興奮!作品能夠橫越時間和地域,無疑印證了其質素。極簡藝術可能在日本和韓國得到較多的注意,在新加坡、中國大陸及台灣相對不為普羅大眾所熟悉,所以在今年1月當香港的空間成立之後,已迫不及待著手籌備是次群展。」
展覽一景。(香港卓納畫廊提供)
麥克拉肯和賈德關係相當友好,可能大家同是由繪畫轉型至雕塑。麥克拉肯標誌性的膠合板就這樣斜倚著牆,看似隨意之感油然而生。許他是來自加州,驟眼看像極了一塊塊正在曬乾的滑水板。唯他在板面上作亮身處理,單一顏色的表面光滑無瑕。厚實的體積好比一股神秘的力量默默地釋放,尤其是在獨立小房間內展出1974年創作的亮黑色金字塔《無題》,其不可告人的吸引力驅使觀眾踏前一探究竟。他對作品胸有成竹,絕不需要多餘的墊座來告訴大家這是件藝術品。他深信就算長方體的形狀是多麼的普遍,又採取這麼含蓄矜持的還原狀態,其奧秘也會推倒界限和規管著什麼才是藝術的天花。最後和賈德關係更為親密的弗萊文,賈德便是以他的名字來為其兒子命名。弗萊文致力用最基本的光管,在規模及顏色的調控下呈現極簡藝術的本質。現場展出1974年創作的《無題》,一組長達19米的兩層螢光燈橫斜在大展廳內,粉紅色的光管搶眼亮麗。在地板上更有倒影映照出來,迷幻模糊,整個空間都是令人不能直視的螢光粉紅。迪阿梅里奥打趣說「有說弗萊文在睡房內放著自家作品,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入睡。說句實話,當初極簡藝術在1960年代展出之時,策展的方向及佈置其實都是由藝術家們一手主導。他們支配著該如何擺放,這無疑證實了空出來的間隔,也是藝術品當中的一員。從用料到展示一切看似簡單,但正是這最純粹的手法,使作品超越了時空為後世留下如此精彩、又具爭議的裝置藝術。」
展覽一景。(香港卓納畫廊提供)

弗萊文、賈德、麥克拉肯、桑德貝克

展期:2018.11.15-12.21
地點:香港卓納畫廊

 

林琬娸( 46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