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一場由校園發起的藝術活動其實驗性與迴響——2019年青年藝術家典藏徵件展
Dark Light
Dark Light

一場由校園發起的藝術活動其實驗性與迴響——2019年青年藝術家典藏徵件展

一所科技大學為什麼需要典藏?2019年青年藝術家典藏徵件展從對象設定、活動名稱,都可以呼應了一所大學的教育使命,以鼓勵性質為重,從青年出發,企圖以大學之力為青年開闢舞台,挖掘更多潛力青年共同展開對話。
2019青年藝術家典藏徵件比賽頒獎典禮合影。(國立高雄科技大學提供)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簡稱為高科大)現正於建工校區展出2019年青年藝術家典藏徵件展,日前剛公布徵件結果並舉行頒獎典禮。在繁多的展演訊息中,這一場由科技大學首創舉辦的典藏展,卻是充滿著討論的趣味。
 
首先關於青年藝術家。雖然是一場藝術典藏徵件活動,但從對象設定、活動名稱,都可以呼應了一所大學的教育使命,以鼓勵性質為重,從青年出發,企圖以大學之力為青年開闢舞台,挖掘更多潛力青年共同展開對話。一場不限主題、不限媒材的徵件,從投件作品中可以看出新世代的取材轉變(與不變)。科技大學辦理藝術活動,其實是當前教育重視開放、跨領域的一種反射,高階、專業人力的培養,不是我們最大的挑戰,而是人才的人文素養與氣質薰陶,這種複雜的、沒有標準模式的文化氣質,被視為創意與跨域整合能力的軟實力來源。
 
再者,是關於一所科技大學為什麼需要典藏?收藏是一種古老的習慣,透過擁有創作來做立場的表達,如此正可凸顯高雄科技大學將提升校園藝文風氣、提升學生人文素養之企圖,透過實質舉辦藝術性活動、參與藝術界活動,使高科大成為藝文圈的一分子。
金獎作品:巫宇庭《野餐》。(國立高雄科技大學提供)
就如同推展科普知識一樣,幫助藝術貼近大眾生活就是做藝術推廣的一種作法,典藏藝術作品也就是一個相當合理的嘗試了,不過在一所科技大學內做藝術典藏,還是要點遠見與勇氣,畢竟觀念的改變是改變成真最大的挑戰。
高科大舉行青年藝術家藝術典藏徵件活動,獲得國立臺南大學博物館館長高實珩相當多的顧問協助,而看過本次投件作品,高實珩館長也相當激賞,不只因為科技大學首辦藝術徵件活動收到質量俱優的作品,更是因為青年創作的內容、媒材的選用和技法,在在展現出青年創作的蓬勃生命力。
本次徵件唯一一件獲典藏的玻璃類創作:鄭銘梵《流光之器9號》。(國立高雄科技大學提供)
備受鼓舞的高科大校長楊慶煜感動地回應:「其實提升青年軟實力的議題已經很久,人文藝術面的薰陶會是人才培育工作中很重要的一環,事實上高科大絕非國內第一所重視通識、博雅、人文教育的學校,不過我們的確比較積極、也做比較多開創性的嘗試」。楊慶煜校長所說的開創性嘗試,除了辦藝術典藏活動外,也包含與大型劇場的合作,甚至將高科大旅德、奧的傑出校友、古典芭蕾舞蹈家余能盛邀請回到高雄籌演大型芭蕾舞劇。
連一所科技大學,都有校友人生軌跡大轉成為古典芭蕾界的國際級編舞家,那麼舉辦一場藝術典藏展就獲得單一校友允諾贊助支持,也不讓人意外,畢竟最後所有歷經人生課題、人生挑戰的前輩,都會認同原來人文藝術涵養可以是人生的精神寄託,和專業技術一樣重要。典藏展贊助企業盈正豫順電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許文致詞時,笑稱楊校長把他從商人的身分提升到藝術贊助者的角色,他還要反過來感謝校長。
本屆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青年藝術家典藏展單一贊助廠商盈正豫順電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許文(右)親自到場祝賀獲獎青年藝術家。(國立高雄科技大學提供)
高科大辦完典藏展徵件,就在自家藝術展覽場域舉辦餐會,親身實踐藝術與生活零界線,相信接下來,典藏品的再創作,或許會是值得期待的另一種嘗試,我們誰也說不定,讓我們期待高科大還會有多少跳脫刻板觀念的創舉呢?
*本文為高科大廣告
本次徵件收到不少已開始在藝術界展露頭角的青年藝術家作品。圖為張驊,國內第二位獲選赴英國查爾斯王子傳統藝術學校就讀,今年暑假剛完成學業歸國。(國立高雄科技大學提供)

2019典藏青年藝術家展覽

展期:2019.11.27-12.31
地點:國立高雄科技大學 建工校區藝文中心
地址:高雄市三民區建工路415號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 ( 1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0 Artouch